要当豆干厂“股东” 4阿嫲失两万五

订户
阿嫲“投资”豆干厂或借款时,老板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以及字据。
阿嫲“投资”豆干厂或借款时,老板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以及字据。

字体大小:

四名阿嫲共拿出2万5000元的棺材本投资豆干厂,以为自己就是豆干厂的“股东”,接下来一辈子都可获得固定“分红”,谁知才拿了半年的回酬就没有下文,投资金血本无归,当股东的梦想也破灭。

一名陈姓的女读者(67岁)向本报申诉,她于2016年3月14日看到一家豆干厂刊登寻找投资者的广告,于是联络对方后并投资了1万元。

不愿透露名字的陈女士说:“当时豆干厂老板说要找投资人注资拓展生意,开发新包装,如果投资1万元,每个月就能拿到500元回酬,而且没有期限,所以我都把积蓄拿出来投资。”

她也指出,由于自己年纪大,认为这样的投资等于当了豆干厂股东,每月就能靠“分红”养老,所以她就向友人梁女士(71岁)推荐这项投资。梁女士得知有此“好康”后,投资了5000元,每月能拿250元回酬,她和陈女士下来半年都定期收到酬金。

洪女士(76岁)从两人处得知这消息,就自己找上豆干厂老板,当时对方说因家里要分家产,所以需要新资金来重新运营生意。

洪女士过后和她妹妹于2017年2月28日一起合资给了对方1万元,满心欢喜以为下个月可拿到回酬,但苦苦等待仍没有下文,连她的友人陈女士和梁女士也开始收不到回酬。

除了她们四人,陈女士一名来自中国的朋友周雅云(74岁),当时经介绍后觉得豆干厂老板为人忠实,觉得可将患病和需要人来照顾的女儿托付给他,因此视对方为准女婿,也答应他要求借出1400元,却至今拿不回借款。

这五人声称,一开始她们联系豆干厂老板时,他说多一两个月就能拿到回酬,但过后他又说资金周转不灵,接下来连电话也不接听,上门也找不到人。直到最近用别人手机联系他,他才肯听电话称自己已经破产,让她们无可奈何。

陈女士说,这些钱都是她们辛苦赚来的毕生积蓄,没想到如今当“股东”的梦想破灭,也不敢告诉孩子,只能省吃俭用过日子。

两姐妹靠救济金过日子

两姐妹拿出积蓄投资1万元,结果分文都没收到,如今只靠200元的救济金过活,连棺材本都赔光了。

洪女士当初与妹妹两人分别出资5000元,向豆干厂投资1万元,没想到分文未收,如今血本无归。

“我们两姐妹都单身,妹妹的膝盖有问题,走路也不方便,如今都不能工作赚钱。”

她说两人现在没了积蓄,仅靠着每人每个月200元的救济金生活,日子过得非常辛苦。

老板:两月前破产没法还债

豆干厂老板声称,为了还母亲医药费和生意债务,两个月前已经被判破产,如今想要还债也没办法了。

不愿具名的豆干厂老板(54岁)告诉记者,工厂原本是由母亲经营,已经有30多年了。后来母亲生病,交由他打理,但由于生意资金周转不灵,他才在2016年刊登广告,为豆干厂寻找投资者。

他说:“当时有向投资者解释豆干厂的情况,他们都是在知道工厂资金周转不灵的情况下投资,也有写了简单的书面文件做为投资证明。”

他指出,为了偿还母亲的医药费和生意债务,他已经负债累累,并在今年8月1日被判破破产。“我现在想还钱也无能为力,我没有逃避,也有和她们解释我现在的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