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达曼:公共学校制有助应对社会不平等

订户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针对“对抗社会不平等:反思政策减缓发达经济中的社会不平等”的会议主题演讲。(取自网络)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针对“对抗社会不平等:反思政策减缓发达经济中的社会不平等”的会议主题演讲。(取自网络)

字体大小:

公共学校制度能更有效地拉平国家整体的教育水平,私人学校制则可能导致学校素质参差不齐,国际学生能力评估中名列前茅的国家都采用公共学校制。

国务资政兼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星期五(10月18日)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举办的研讨会上,针对“对抗社会不平等:反思政策减缓发达经济中的社会不平等”的会议主题演讲。

他指出,社会上持续出现因社会背景不同,导致教育成果两极化的问题。但教育仍可在应对社会不平等方面,发挥巨大作用,公共学校体制更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

在国际学生能力评估(PISA)中,名列前茅的国家全都采用公共学校制,这些国家都取得较高的平均分数,当中包括新加坡。

尚达曼举瑞典为例解释,在私人学校制度中,市场竞争和家长的选择权无法提升整体的教育水平。

瑞典1992年起允许家长使用“通用券”,为孩子选择到任何公立或私立学校上学。瑞士2000年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成绩远高于平均水平,但到了2012年却远低于平均水平。个别学校中,一些成绩特别好,一些则特别差。这是参与国际学生能力评估系统的国家中,成绩下滑幅度大的个案。

尚达曼认为,公共学校制有三大优点。它能更平均地分布人力资本,以统一的方式培养师资;有效地推广良好的创新措施;并且更好地协助表现不佳的学生。

他说:“只有当你把学校视为一个体制,才能针对性地为表现不佳的学生提供援助。这需要联邦和州政府的支持,也得有鼓励性措施推动社区和学校合作。”

但他强调,并不是所有的公共学校体制都能取得良好成效。“如果管理、运作或资助方式不当,公共学校制是一场灾难。”

政府也应该谨慎思考平等的定义,若一味地要求形式上的平等,要求每个人上一样的课程、通过一样的考试,最终可能带来不平等的结果,吃亏的往往是来自弱势家庭的学生。

尚达曼说:“真正的平等需要有所区别。途径上有所区别,不是用固化的格式把人区分开来,而是在途径、学习方式、专长方面根据个人的能力而区分,并协助他们在一年一年取得进步时提高自信心。极为重要的一点是,有流动性的区别必须是公共学校体制中的一环。”

随着全球迎来技术变革,政府也必须通过教育协助年轻人为新时代做好准备。尚达曼指出,这不是全球首次面对技术变革,但从前的变革,大多把员工推向生产力更高的工作;这一轮的变革,却把员工从生产力相对高的制造业,推向生产力较低的服务业。尚达曼认为,“这是个新的现象,我们应该密切关注。”

员工的能力和市场需求不匹配,政府得调整高等教育,把侧重点转向蓝领工友。

他说:“我们已经把高等教育过度学术化。博雅教育(Liberal Arts)有很强的吸引力,但不是培养软技能的唯一方式……我们必须严正地看待如何通过应用式教育培养软技能和硬技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