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使孙子陈锡福:只希望祖父贡献不被遗忘

订户

字体大小:

南洋理工大学校园内“陈六使径”的命名,对前南洋大学创办人陈六使,是否是迟来的肯定,陈六使的孙子陈锡福认为,这见仁见智。“我们只希望陈六使的贡献不被遗忘。”

陈六使家族38成员出席揭牌仪式

陈六使家族昨天(10月19日)有38名成员出席于南大举办的“新加坡福建会馆楼”和“陈六使径”揭牌仪式。

代表家族成员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陈锡福说,祖父对社会的贡献是广泛而多元的,他不仅在新加坡兴学办校,当年也资助马来亚及中国的学府,同时也踊跃捐助庙宇和医院等。

“祖父信奉取诸社会,用诸社会的道理。他是一名思想超前的人,倡办南洋大学是为了让各阶层人士的子女有升学渠道,而前南大不仅开放给华族学生,也开放给其他种族学生报读。”

对于有人认为“陈六使径”的命名是迟来的肯定,陈锡福说:“这份肯定来得早或迟,是相对的。看你问谁,肯定有不同答案。我们只希望他的贡献不被遗忘。”

林任君:总算还了陈六使一个公道

昨天出席仪式的宾客,多数认为陈六使获得应有的肯定。

也是前南大校友的《联合早报》前总编辑林任君说:“新加坡总算还了陈六使一个公道,这是迟来的公道,来得太迟了,但迟来总好过没来。我们亏欠他太多了,不只是南大的儿女,也是整个社会。他所代表的那种民间自动自发、由下而上,众志成城的精神,已成为那个时代的传奇,历史的印记,永远留存在人们的心中。”

曾撰写有关陈六使研究的南大中文系创系主任李元瑾博士,1971年毕业于前南大历史系。

她说,陈六使当年创办南洋大学,面对不少阻力,而从陈六使铜像在2003年搬到华裔馆大堂,到如今“陈六使径”的命名,有一段曲折的过程。

她说:“这段曲曲折折的历史本来就是新加坡建国至今重要的一部分,这么做不仅在某种程度上还陈六使公道,也可向新加坡人,特别是对年轻人展示国家对待历史的态度。”

南大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刘宏教授说,不管是福建会馆楼或陈六使径的命名,皆反映出南大对本地华社重视教育和人才培育的一个感激,同时让南大建立一种同华社的联系。

“对于历史的传承,及对文化教育的重视,南洋理工大学同福建会馆及前南洋大学是一脉相承的。”

刘宏也是南大陈六使讲席教授。

福建会馆前会长蔡天宝表示,命名仪式具有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意义,希望下一代能够谨记我国社群万众齐心、共同致力教育的事迹,继续为新加坡未来的和谐进步与创新发展贡献力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