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被指对反对党选区建无障碍设施有双重标准 蔡荣良指毕丹星想转移官司裁决注意力

毕丹星指败选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担任基层组织顾问,负责批准社区项目翻新拨款,妨碍反对党议员推行翻新计划。这个位于勿洛水池路第108座组屋的无障碍坡道用七年才完成。(取自毕丹星面簿)

字体大小: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发出“英雄帖”,建议让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的公民咨询委员会(简称CCC)及两个选区的反对党议员,一起讨论如何处理反对党选区内的CIPC项目,确保纳税人的钱获得公平且有效的分配。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日前指区内一条无障碍坡道耗时七年才落成,批评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简称CIPC)批准反对党选区的项目有双重标准后,该区基层组织顾问蔡荣良昨天在面簿回应,指毕丹星只是想利用坡道转移近期官司裁决的注意力,引发他与毕丹星的隔空“交战”。

阿裕尼集选区议员毕丹星发出“英雄帖”,建议让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公民咨询委员会(简称CCC)及两个选区的反对党议员,一起讨论如何处理反对党选区内的CIPC项目,确保纳税人的钱获公平且有效的分配。

“CCC每月开一次会,将这列为议程,我乐得成为解决方案的一分子。”

毕丹星五天前(16日)在个人面簿上批评由败选的人民行动党候选人担任基层组织顾问,负责批准社区项目翻新的拨款,是“大选前先拉票”。

他举勿洛水池路第108座组屋的无障碍坡道用七年才完成为例,指上述作法妨碍反对党议员推行翻新计划。

他说,尽管政府每年拨款约4000万元给各市镇理事会,用于社区翻新项目,但所有议员须通过基层组织顾问批准项目,而反对党选区的基层组织顾问是败选的行动党候选人。

他认为,这些人由于被安插为基层组织领袖,有权批准数目庞大的纳税人资金,因此得以和居民保持联系,可说是“在大选以前就在拉票”。

他说,大选逼近,第四代领导班子越来越多地提及社会分化、政治失灵的危险。“但第四代领导人是否敢于检视,行动党在政治上采取分化的做法,或许才是“房里的大象”(指显而易见却一直被忽视的问题),使新加坡成为政治分化的社会?”

蔡荣良指毕丹星做出毫无根据的评论,表明坡道只是两个选区里多个项目中的一个。

他吁请居民看看2015年大选后CCC所完成的多个项目,包括两个位于后港1道和10道、被毕丹星“顺势忽略”的有盖走道。

他指出,毕丹星提及的坡道也同时被友诺士CCC提出,又为何会被后者延误?

不论是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或友诺士CCC提出的项目,友诺士CCC和人协都会确保项目获批准后顺利完成。“任何指坡道因为是反对党提出的项目而被延误的影射是不合理的。”

他指该坡道是在2016年9月获得拨款,去年12月动工,本月完工并移交市镇会。当中承包商有要求延长时间,但坡道是在合理时间内完成。

他也提到为了居民的利益,该区CCC继续倾力展开不同项目,“指议员提出的建议常被忽略算是政治恶意”,并强调不论是人协、任何CCC或反对党议员,在服务居民时都不应有所区分。

他指要谈坡道和问责的课题,应谨记问责制应该是全面贯彻的,并提到法庭裁定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违反受托责任后,他就接获许多居民有关过去市镇会八年所做之事的询问。

他促请大家记得应优先考虑新加坡人,要负起问责职务,“而不是去辩论一个已完成的坡道,这完全是‘红鲱鱼’(red herring,混淆视听之意)。”

毕丹星回应说,他现在知道第108座组屋的坡道是“同时被提”的项目,质疑为何拨款需要三四年才得到批准,而且既然已在2016年批下,为何还会延误?

他说,蔡荣良所谓的“红鲱鱼”是错误的,这是有关CIPC对反对党选区拨款有双重标准的强有力暗喻。

他指多年来发出的电邮、要求答复都石沉大海,所以很高兴看到CCC的答复,虽然是在事件公开之后。

针对法庭案件,他表明还处在司法程序,所以不愿置评。

他邀请蔡荣良到阿裕尼集选区走走,向居民汇报CCC过去八年来为他们做了什么,“他得承认跟住在其他选区里没什么两样,本来就该这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