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HTC国会动议不止一回  四年前他们说过这些话

字体大小: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引起的长寿辩论,今天(11月5日)预计将在国会上再次引起朝野双方的激辩。

被视为未来总理人选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这次挑起主攻的大梁,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这不是第一个针对工人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的动议。2015年2月12日,当时担任国家发展部长的许文远,也曾经就总审计署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的审计报告提出动议,呼吁所有市镇会在会计、信息披露和机构监管方面维持高水平,从而保障居民的利益。

相关争辩延烧了两天。在最终的动议表决中,85名议员,包括所有10名反对党当选及非选区议员,以记名投票的方式表示支持动议。

朝野双方当时针对哪些重点展开唇枪舌剑,各方又有哪些说辞?zaobao.sg带你回顾。

许文远

  • 抨击工人党议员“躲躲闪闪、不回应、发表误导性言论”:缺乏透明度、进行关联交易、超额支付管理代理费用、未能及时处理杂费等项目管理
  • 呼吁AHPETC不要摆出“政治受害者”的姿态
  • 指AHPETC“非但不准备担当并解决问题,反而一直找借口,为疏漏找说辞并尝试使问题看起来没这么严重”
  • FMSS浑水摸鱼:收了很多钱,却无法提供有效、可靠的账目管理系统,使FMSS的财务疏漏不容易被发现
  • “我们不能允许FMSS因为无能而牟利,这损害了居民的利益,况且涉及的是公款。就算这没有违法,道德上也难辞其咎。刘程强不应该苟同这种行为。他必须要他的管理代理负责,并对非常无能的FMSS采取行动。”
  • 宣布政府将修改市镇会法令,制定一套更有力的执法和惩罚机制,强化监管市镇会的法律框架。
  • 指出原市镇会监管框架的不足之处。根据市镇会法令,国家发展部没有要求市镇会遵守条例的执法权,也无权调查违反市镇会法令的行为,或要求市镇会提供财务报告以外的信息。
  • 国家发展部也暂停向AHPETC发放杂费津贴。

尚穆根

  • 提出对AHPETC三大质疑
    • 关联交易:自市镇会法令推出以来,25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市镇会的秘书、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同时也是管理代理公司的老板,AHPETC是唯一的例外。
    • 市镇会管理代理费:AHPETC每年支付给FMSS的管理代理费比其他市镇会多160万元,自2011年以来四年多付了640万元。他质疑,AHPETC是以支付比市价更高的管理代理费,来让FMSS获益。
    • 市镇会理事失责,工人党有违他们的受托责任
      • 问刘程强:卢仲明和侯文芳都是你的朋友。他们因为是你的朋友而获得合同。刘先生,你的角色和责任是什么?你允许这些事发生?身为工人党秘书长,你会承担责任吗?
      • 问林瑞莲:身为主席和一名律师,你必定一开始就知道卢仲明、侯文芳和杨顺扉是FMSS和FMSI的老板,而你批准这个体系的设立。你也为那些支票签名,为他们的行为盖上橡皮印章。另外,你却似乎没有确保所有市镇会理事都知道所有相关事实。这些严重的财政冲突如何处理,居民的钱如何受到保障,完全没有讨论。你必定知道这样的行为严重违反法律和受托责任。这么做是不合法的,但你却纵容,而市镇会也无法向你们自己的审计师和普华古柏会计师事务所(PwC)提呈相关文件和信息。那个无可避开的问题是: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 回应“不得已才撤换管理代理”:不要再打“受害者”牌。工人党2011年5月8日接手ATC时,市镇会当时同CPG设施管理公司的合约还有两年才到期,且在市镇会法令下,CPGFM无权终止合约,决定权在工人党手上。工人党“让FMSS接手是预先策划好的”。

王瑞杰

  • 工人党议员回避及不坦然回应有关AHPETC财务状况的询问,AHPETC已严重腐化
  • 工人党议员屡次展现“受害者”姿态,总是逃避问题,简直像是在国会上“演大戏”(wayang)
  • 工人党说一套做一套,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信任,导致居民利益受损
    • 工人党在上届大选以“第一世界国会”为竞选口号,提出反对党必须制衡与监督政府,但是它在管理市镇理事会时却没有执行有效监督
    • 选举期间向选民承诺有信心管理好市镇会,但审计总长的报告显示他们在管理上,“连最基本的账目都无法打理好”
    • “你能对国会和所有新加坡人解释,你们的信念和价值观是什么吗?还是你们没有任何信念,只是为了当选而在不同时候说不同的话,甚至向新加坡人撒谎?说一套,却做一套,难道不是不诚实的行为吗?我们似乎看到工人党有很多面貌,我们要相信哪一面……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工人党?”
  • 对刘程强不同意反对党须能管理好市镇会的制度,感到讶异:“你们是在AHPETC出问题后,突然改变立场吗?还是不曾相信自己所说过的?难道严燕松、李丽连与林瑞莲之前在讲话中欺骗选民,工人党从来都不打算要实现它在选举中许下的承诺?”

刘程强

  • 呼吁让政党接替过程去政治化,披露CPG不愿继续提供服务,工人党因时间紧迫才未经公开招标就聘用FMSS。“那些管理人民行动党市镇的代理管理公司似乎不愿意为反对党市镇会服务,与其说是出于专业考量,更像是受政治原因驱使。”
  • 因缺少现成代理管理,刚当选的工人党议员不得不“从零开始”建立市镇管理机制。
  • “根据现有体制,任何反对党如果想在集选区当选,首先得自行组建管理团队,培训数百名工作人员,再采购现成财务软件。如果反对党想要接管政府,它可能就得先建立庞大的公务员团队。”
  • “如果把居民利益视为最重要,那么政府就必须在市镇管理从一个政党过渡到另一个政党的过程中,也保护居民的利益。”

 

林瑞莲

  • 回应尚穆根:完全不接受委任管理代理的方式惠及工人党“朋友”的指责
  • 没有刻意撵走CPG。CPG在2011年大选后基于“商业原因”,自行提出终止合约的要求,并且委任了律师起草解约同意书。工人党尊重CPG的决定,也没有强力挽留。
  • FMSS一直都在公开招标的情况下获得管理代理合约,唯一的例外是在2011年大选后、工人党接手市镇会管理权的过渡期。
  • 市镇会在2012年就为管理代理进行公开招标,有三家公司购买了招标文件,最后只有FMSS呈交了文件。
  • 审计公司审核评标程序,确保批准标书的过程是公正、客观及透明,给了市镇会“A”评级
  • 回应AGO指市镇会没有完整呈现与利益相关者之间进行的交易:市镇会“从来都没有就市镇会及其管理代理是利益相关者提出争议”。
  • 管理代理在评标过程中并没有任何决定权,如果公司对任何工程进行招标,它也不会获准参与该评标过程。
  • 市镇会对于披露关联交易金额的要求并无异议,但国家发展部应清楚表明,利益相关者的定义。
  • 审计师对市镇会2012财政年的财务情况进行将近一年的审计后,并没有发现任何显示有人刻意做出不当行为,或造成资金损失的证据,并且也没有判定市镇会人员行为不诚实,或伪造记录。“虽然我们的财务管理出现了问题,但居民的利益并没有受到损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