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肾逐渐衰竭 植肾汉12年后得再洗肾保命

陈进发当年进行植肾后留下的疤痕。(潘丰源摄)

字体大小:

七旬汉28年前为洗肾卖屋,苦等逾两年成功植肾,无奈好景不长,新肾在12年后也出现衰竭现象,只能再次洗肾保命。

71岁的陈进发于1991年因高血压而导致肾衰竭, 从此踏上了洗肾的保命之路。

“那时一吃东西就会吐,到医院求医后, 医生很直接的告知两边肾脏都不能用了, 我当时满脑子担心的都是洗肾费用。”

leo_1343_Medium.jpg
陈进发如今需再次洗肾,而洗肾中心靠近住家。(潘丰源摄)

他告诉记者,当年和妻子仅是工厂员工, 月薪加起来也才1800元,根本负担不起每周三次的洗肾费用。

“我那时住在淡滨尼一带,全国肾脏基金会(NKF) 旗下的洗肾中心还没那么多,所以一开始,我是在其他中心洗肾, 每次花费160元。”

除了洗肾费用,他还需承担求医和药的开销,短短六个月就花了4万多元,让他感到吃力。

“由于积蓄都耗光, 我们将四房式的组屋单位以20多万元出售, 再转以十多万元购入勿洛一带的三房式单位。”

63217430-f465-4377-92fd-7baf23163953_Medium.jpg
《福海——NKF洗肾中心》今早举行开幕仪式,嘉宾包括国会议长陈川仁(中间)。(NKF提供)

他说,新屋靠近NKF的其中一间洗肾中心,他转到那里洗肾时, 也申请加入植肾名单,在等了两年多后即在1994、95年间, 突然有一天在工作时接到可植肾的消息,立刻赶到医院。

“我成功植入了新肾,住院一个多月, 并未出现排斥现象后才出院。”

陈进发在接下来的12年内脱离了洗肾的痛苦,无奈造化弄人,他终究逃不过新肾也逐渐衰竭的命运。

“植肾后,我每三个月都会回去复诊, 最后一次却被告知新肾也不行了,当时顿感晴天霹雳。”

2006、07年间,他恢复洗肾直到目前,如今位于乌美的新中心更靠近他家,加上洗肾费用都由NKF承担,他还申请到交通补贴,可以搭德士直接到中心洗肾,让双脚无力的他没有后顾之忧。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11月17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