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二战遗留炸弹成功引爆 附近建筑结构无碍封锁解除

字体大小:

在夜店Zouk旧址建筑工地发现的二战遗留炸弹昨早11时引爆,有关当局于下午4时半左右确定炸弹安全解除。附近一带的路段被封锁超过八个小时后重新开放,受影响的公寓居民和酒店房客在傍晚6时10分左右获准回返住处。

根据警察部队昨天傍晚6时左右的面簿贴文,二战遗留炸弹在下午4时35分解除。

相关政府单位的人员在检查工地、附近一带水沟和水管、公寓和酒店,确定受影响建筑和道路的结构安全后,开放原本被封的道路以及新加坡河。

中央警署署长陈秀鑫助理警察总监在行动结束后受访时指出:“引爆行动所涉及的范围和地质使到这个行动更具挑战,需要各政府单位的协作。超过200名来自新加坡武装部队军火拆爆组、建设局、陆交局、新能源集团和公用事业局的人员被动员协助,确保安全解除炸弹,并保障居民的安全。有关当局花了数小时展开详细的评估工作,确保建筑与道路结构安全后,警方才准许居民与酒店房客回返公寓与酒店。” 

警方是在上周二(12日)下午2时35分接获通报,指若锦街一个公寓工地在进行挖掘工程时发现炸弹。经新加坡武装部队军火拆爆组鉴定,该爆炸物是二战时期空投炸弹,重50公斤。由于无法安全移走,炸弹必须就地引爆。

附近民众听到巨响闻到烟味

军火拆爆组定昨早8时至下午6时之间展开拆弹工作。为安全起见,警方封锁周围200公尺的范围,从上午9时30分起,包括金声路在内的部分路段被禁止通行。

附近一带公寓美乐居(Mirage Tower)、特丽贝格(Tribeca by the Waterfront)和利发门(Rivergate)的受影响居民须在昨早8时之前离开住所。

警方人员也到公寓协助指挥。居民离开前被告知应稍微将家中窗口打开,以免窗户在引爆过程中因气压而被震损。

炸弹于上午11时引爆时,附近一带的民众听到巨响,也闻到些许烟味。

临近的国敦河畔大酒店(Grand Copthorne Waterfront Hotel)也要求155间面向拆弹地点的客房房客暂时撤离。酒店内的游泳池和健身房也关闭禁用。

酒店发言人答复《联合早报》时说,酒店上周六接到警方通知后就第一时间通知所有受影响旅客,让他们可以及时做出行程安排。要留在酒店内的房客也被安排到咖啡座休息,酒店为他们提供茶点、酒水。

据记者观察,酒店运作和旅客没有受到明显影响。

做足防范措施 专家:引爆二战炸弹 不太可能影响附近建筑

根据居民拍摄的照片所见,新加坡武装部队人员在发现炸弹的地点筑起一道围墙,并也在围墙内堆砌沙包、混凝土板等防护物,相信是为昨天的引爆做足防范措施。专家指出,引爆不太可能对附近建筑造成影响。  

曾对解除炸弹技术课题有研究的南洋理工大学工程学院梁志豪副教授受询时指出,国防部拆弹专家的技术,能在不危及建筑安全结构的情况下进行引爆工作。

即便建筑出现极细裂缝(hairline crack),也不一定会影响建筑的安全性。沙包和混凝土板等防护物摆放在适当的位置,可大幅度减弱引爆威力。

新加坡理工大学工程系保罗德林助理教授(Paolo Del Linz)也指出,这些防护物也能阻挡弹片乱飞。“引爆工作进行时,会产生高于平时的气流压力,这股气压会随着往外扩散的距离而降低,根据地图,受影响的公寓距离工地约50米左右,气压的威力不太可能会危及建筑的结构。当局采取的防护措施也进一步减缓这股压力可造成的影响。”

昨天引爆行动展开后,包括建设局在内的工作人员已对建筑结构进行评估,在确定公寓和酒店的结构安全没有问题后,于傍晚6时10分后允许居民与住客回返。

战争遗留炸弹在本地并非首次出现,这些炸弹大多时候都在建筑工地被发现。据本报2013年的报道,军火拆爆组每年平均会接到30起类似拆爆任务的通知。军火拆爆组会视情况决定是否就地引爆或是移至其他地点拆爆。

暂被疏散居民 各有住宿安排

这次因地点靠近住宅单位,需要一定的行动部署与安全措施。有关当局也将附近的立化小学设为临时休息处,供被疏散的居民使用,但前往那里的居民并不多,好些居民早已另做安排。

特丽贝格的居民袁赛雅(25岁,化妆品生意)和室友已在滨海湾金沙酒店订了两晚的房间。另一名居民汤美颜(48岁,家庭主妇)则把宠物猫送到猫旅馆住两晚。居住在美乐居的陈俊凯(45岁,调酒师)说:“我是做晚班的,早上需要睡觉,所以前一天已通知朋友要到他的家借宿。” 

发现炸弹的工地原为夜店Zouk的所在地,设有三座建于1919年的破旧仓库。夜店业主标得该地段后,修复了仓库,在那里营业。

Zouk于2016年迁走后,政府将该地段推出招标。星狮地产前年标得该地段,并在这个地段推出瑞雅嘉苑(Riviere)公寓项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