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樟宜村小贩中心靠近樟宜码头 常有出海钓客找档口烹渔获

樟宜村巴刹小贩联谊会的执委会成员包括在小贩中心营业不到10年的牛肉粿条档主林文杰(副主席,左一)、接近20年的陈来川(右二),以及接近30年的黄秀峰(左二)和茶水档主许金发(右一,秘书)。

字体大小:

樟宜村小贩中心就在樟宜码头旁边,不少人出海钓鱼,回来之后就找烧烤海鲜档口现场烹调。

也是小贩中心联谊会财政的“阿南烧烤海鲜·蒸鱼”老板娘陈来川(55岁)告诉《联合晚报》,档口为钓客烹煮渔获,会收取每公斤12元的加工费。

她也强调:“一般上我们也只接受杀好的鱼,要不然如果要去鳞、清除内脏,档口忙时可能做不来。”

陈来川透露,钓客带来的鱼以石斑、金目鲈为主,档口处理过的鱼最大的大概三公斤左右。

“他们带来的鱼如果是大条的,我们会建议鱼头煮咖喱、鱼身拿来清蒸,一鱼两吃。”

周边原是英军基地

樟宜村周边原本是英军基地,早在上个世纪20年代就有很多商店和餐馆。英军上个世纪70年代撤退的时候,建屋局重新发展这个地区,1975年建成樟宜村小贩中心,隔年开业。

当时搬进小贩中心的,有不少曾经是樟宜路十英里到十四英里之间的街头小贩。除了迁入这里,也有不少搬到凤山小贩中心、勿洛南小贩中心、新樟宜路上段小贩中心等处继续经营。

不过,当年的第一代小贩,如今已经所剩无几,现在经营的多数已是“新客”了。

炸香蕉摊贩重品质 坚持用熟透大王蕉

20191126_wb_changi-02_Large.jpg
陈富枝(右)坚持只炸熟透的大王蕉,档口高高挂着备用的香蕉。他的儿子陈振铭(左)最近开始在档口帮忙。

如果货源问题无法解决,很有可能再过几年,我们就吃不到好吃的炸香蕉了。

在樟宜村小贩中心经营万星炸香蕉档口的陈富枝(74岁),是一个对炸香蕉品质非常讲究的小贩。

入行20余年的他,坚持只用熟透了的大王蕉(Pisang Rajah)。为了确保香蕉的熟度能够让他满意,陈富枝并不依靠供货商送货上门,而是到入口商那里挑货,再带回家让香蕉熟成,耗时大约五天。

陈富枝说:“这样的香蕉才够甜,才会好吃……不过现在Pisang Rajah越来越少了。”

档口老板娘李瑞英(73岁)告诉记者,自己家里摆着一筐一筐的香蕉,都是陈富枝的宝贝。

她也说,曾经有人拜师学艺,陈富枝将炸香蕉的制作方式倾囊相授,但对方因为找不到大王蕉货源,最后无法营业。

李瑞英说:“没有这个品种的香蕉,是不可能做出好吃的炸香蕉的。”

除了精挑细选食材,香蕉下锅油炸前,陈富枝还得为它裹上用按照严格比例混合的面糊,再油炸两次,才算大功告成。

这样炸出来的香蕉外脆内软,面糊和香蕉接触的部分有层略带咸味的面糊和熟透大王蕉含有的糖分转换成的焦糖,两者相得益彰,餐后来一根作为甜品,让人无比满足。

陈富枝的儿子陈振铭(47岁)最近开始在档口帮忙。比起许多无人继承手艺的小贩摊位,万星炸香蕉似乎有可能继续经营下去,这让不少饕客放下心头的大石。

但当记者向李瑞英查询时,她笑着说:“他不敢炸东西的,还是需要我们两个老的来做!”

小贩联谊会主席 商人改当小贩30年

20191126_wb_changi-03_Large.jpg
樟宜村小贩中心位于岛国东部,附近就是樟宜码头,向来以马来椰浆饭著名。

原本是经营运输和装修生意商人,但1987年经济不景气导致生意失败,樟宜村巴刹小贩联谊会主席黄秀峰(82岁)改行当起了小贩,不知不觉也当了30年。

“半路出家”的他,有可能是本地最高龄的小贩之一。

黄秀峰说:“当年生意失败,还好有基层组织顾问帮忙申请到小贩牌照,能够以比较低的执照费经营档口。”

为了开档,从来都没经营过餐饮业的黄秀峰卖起了五香虾饼,妻子则跑去学炒罗惹,名为“佳美”的档口如今也兼卖槟城炒粿条。

黄秀峰说,孩子早就劝他退休了,但他觉得在家里无所事事,还不如继续做下去,可以打发时间。他也说:“反正我的租金不贵,做多少算多少……有做工,有流汗,更好。”

公众可登录 www.oursgheritage.sg 网站支持小贩文化申遗,活动将进行至2020年底。

20191217_wb_hawker-series-logo.jpg

配合新加坡为小贩文化申遗(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2019年1月到8月,《联合晚报》每周二风雨不改推出《小贩周记》,全岛搜罗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摊。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欲罢不能,采访团队于是重新出发,11月起继续出击,再推出《小贩周记》全新系列,深入发掘和报道小贩中心的特色和人情味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