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做到最好就足够” 祖孙三代当军官朱维良不给孙子压力

字体大小:

我国第一任三军总长朱维良中将(退休)和儿子朱文士都是武装部队军官。昨天家里再添一名军官,在见习军官毕业典礼上,朱维良亲自为19岁的孙子朱翰为戴上少尉肩章。

19岁的朱翰为从小就常常听爷爷讲军队的故事,还和爷爷一起参观陆军开放日。

小时候,他还不明白爷爷的重担,只觉得开放日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军备很酷很有型;长大后,他才开始了解祖父辈建立起武装部队的艰辛历程,逐渐体会到国防的重要。

朱翰为的爷爷是我国第一任三军总长朱维良中将(退休),今年78岁,父亲朱文士(49岁,进出口公司助理总经理)国民服役时也是一名获颁荣誉剑的军官。

30年前,朱维良在旧的见习军官学院广场上为儿子朱文士戴上少尉肩章。昨天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军训学院检阅礼广场上,他又为孙子戴上相同的肩章,见证朱翰为受命我国新任军官。

朱翰为受访时说:“爷爷是我的精神支柱,我每个星期出营后,就会马上去他家,告诉他我整个星期的训练。他每次都会鼓励我,我才会有那么好的表现。”

对于家中又出了一名军官,朱维良受访时说,他很期待见到孙子,“跟翰为聊天,又仿佛回到自己当年还是见习军官的日子。”

朱维良说:“我从来没有给翰为和文士任何的压力,我唯一的期望就是他们可以成为军官。至于是否成为正规军人,他们自己决定,毕竟人各有志。”

祖孙三代对军旅生活总有聊不完的话题,以至于周末的家庭聚餐都围绕这些内容,让“女眷们”有时感到无趣。朱翰为笑说:“我们连吃晚餐时都会聊,聊到我的姐妹都不想听了。”

哈莉玛总统:大国竞争加剧 我国斡旋空间更小

爷爷和父亲都是杰出的军人,朱翰为在训练时难免会有压力,但是爷爷开导他说,只要做到最好就足够。

本届见习军官毕业典礼检阅官、我国总统哈莉玛致辞时指出,大国竞争愈加剧烈,相对来说我国的斡旋空间就会变小,这更凸显新加坡武装部队的重要。

她指出,我国能在国际舞台上占一席之地,是因为其他国家都知道我们是公平、有原则及诚实的国家。

哈莉玛总统强调:“身为小国不表示我们不能努力主宰自己的命运。我们一直以来都准备随时捍卫我国的核心利益。”

她说:“我们言行一致,说到做到。我们不会被收买,也不会被欺负。”

随着极端主义的崛起,全球各地本土主义和民粹主义愈加激烈,国民服役的意义就更重大。她指出,这是大家的共同经历,一起打造属于新加坡的身份,从多元中凝聚力量,让我国更团结。

她提醒昨天结业的418名见习军官,在成为军官后,领袖之路才刚刚开始。她说:“千万不要忘记,你们必须把士兵安全地送回到他们的亲人身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