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平息“虎妈”怒火窜改成绩报读大学 伪造文件判罚5500元

郑凯贤以四项伪造文书的罪名,被控上庭。(海峡时报)
郑凯贤以四项伪造文书的罪名,被控上庭。(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被告郑凯贤的理工学院毕业成绩仅1.76分,因此在报读跃大时,决定窜改成绩单,把1.76改成2.76。他两年内三次用假成绩单提交申请,都遭拒绝。跃大今年3月报警,指他们不断收到被告伪造的成绩单。

24岁男子理工学院毕业时只得到1.76的成绩,不能报读本地大学。他声称常年活在“虎妈”的威严下,要他无论如何都要进大学,因此把成绩窜改为2.76,两年内三次用伪造的成绩单,企图报读新跃社科大学。

郑凯贤(译音)最终并没成功入学跃大,他目前是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SIM Global Education)的学生。

跃大是在今年3月报警,警方展开调查后将郑凯贤逮捕,日前以四项伪造文书的罪名将他控上法庭。

他昨天(12月19日)回到国家法院,承认其中一项罪名,余项交由法官下判时一并考虑。

庭上揭露,被告是在2016年及2017年之间犯案,他当时刚完成国民服役不久,因各种原因非常迫切想要报读当时的新跃大学金融系。

不过,他从淡马锡理工学院毕业获得的平均成绩(GPA)不够理想,只有1.76分。他因此在提交申请前,决定窜改成绩单,将1.76改成2.76,企图瞒天过海。

他第一次提交假成绩单是在2016年9月26日。新跃大学接到被告的申请后,发现成绩单造假,拒绝了被告的申请。

被告不肯放弃,在隔年2017年2月4日再次提交同一份假成绩单,再次遭拒绝。新跃大学改名为新跃社科大学后,被告在同年9月29日再次尝试用同一份假的成绩单报名,依然未能成功。

跃大最终在今年3月1日报警,指他们不断收到被告伪造的成绩单。

主控官昨天在庭上表示,被告犯案时已经满21岁,应该以成年人对待,请求法官按照前例判他罚款5000元。

称母亲要求过高 考不上大学被赶出家门

代表律师求情时说,被告之所以会犯案,是因为他母亲是一名“虎妈”,不但对被告有过高的要求,而且性格非常刚烈,动不动就对他大呼小叫,甚至因为他考不上大学而将他赶出家门。

被告的父亲在宣誓声明中也指妻子非常霸道,当初儿子不肯就读初级学院,私自报读理工学院,妻子就气得不过问他的学业,却在他毕业后硬逼他读大学。

律师说,被告继承了父亲软弱的性格,为了平息母亲的怒火才会犯案,请求法官判他缓刑监视就好,避免留下案底。

法官表示,留下案底是被告犯罪后该付出的代价之一,因此判他罚款5500元。

被告昨天只在父亲陪同下到国家法院,法官下判后问被告他的母亲在哪儿。被告回答:“我妈妈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法官略显惊讶,追问:“到底有什么事情比儿子上法庭更重要?”

被告垂头丧气地回答:“她在工作。”

法官最后下令父子俩休庭后见辅导员,表示希望一家三口的情况,能在接受辅导后获得改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