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武汉过年回新“失自由” 隔离结束陶李感触多

陶李(中)春节回武汉老家探望祖父母,怎料却遇上封城并被要求隔离。(陶李提供)

字体大小:

“他们终于把门打开,让我重见天日了。”

新加坡前泳将陶李农历新年同母亲回中国湖北省武汉市老家与父亲和爷爷奶奶团聚过节,却碰上冠状病毒疫情暴发,不仅在武汉经历约一周的封城,乘包机返新后还要继续接受隔离。

三天前刚结束隔离期的陶李昨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离开隔离中心前,她得经过警卫严守的三重大门,办理各种手续。终于走出隔离中心时,突然感悟自由可贵。

在惹兰罗央勿刹隔离中心的套房内足不出户14天,除了忙自己游泳学校的行政工作,她也多出了独处和思考的时间。

10岁离开武汉到新加坡发展的陶李,虽然已经入籍并在本地生活了20年,但看到儿时成长的地方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仍是感到痛心。

老家被误会感到伤心

“曾经的家被误会和唾弃,就好像自己的东西被砸碎一样,让我感到很伤心。在朋友圈里常看到有人募集物资,感觉每个人都努力想让这个城市快点好起来,但有时老百姓也很无助。”

陶李上月22日回到武汉,隔天就宣布封城,疫情每天升级,她一度以为自己无法离开。“当时,你会突然以为自己头晕、咳嗽、发热,但其实这些都是心理作用。”

上月30日,她终于和另外91人乘坐新加坡政府派去武汉的包机回国。《联合早报》当时联系她欲采访,但因还未接受冠病病毒的核酸检验,她不愿具名受访,只因怕张扬自己来自武汉而被歧视。

“我妈说:‘你千万别跟别人说你来自武汉,说了他们就把你当病毒。’”

为了不惊动游泳学员的家长,她没有透露自己住在隔离中心,家长们还以为她是在家隔离。如今经过两次化验并完成隔离期,获官方确认没有被感染,她才敢接受采访。

今年30岁的陶李曾两次夺得亚洲运动会金牌,也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100米蝶泳项目中获得第五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