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义工尖叫声中 清理阿伯臭虫屋

(左图)义工团队为叶金贵换了床褥和衣柜后,再次上门检查他的身体和双面胶防臭虫的状况。(右图) 女义工包括初院女生(后)和殡葬业女老板,上门清理臭虫时忍不住发出尖叫。(视频截图)
(左图)义工团队为叶金贵换了床褥和衣柜后,再次上门检查他的身体和双面胶防臭虫的状况。(右图) 女义工包括初院女生(后)和殡葬业女老板,上门清理臭虫时忍不住发出尖叫。(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住“臭虫屋”20多年,振瑞路租赁组屋半瞎阿伯,经常半夜被“咬醒”,一群义工合力展开灭虫大行动,帮他换床换衣柜,85岁的他受访时慨叹:“20多年来,第一次一觉到天明!”

《联合晚报》报道,这起窝心的送暖行动,发生在振瑞路第52座租赁组屋,获帮助的是85岁的叶金贵。

阿伯受访时透露,他一辈子单身,当过小贩助手,50岁后就因眼疾而无法工作。他因患青光眼多年而半瞎,如今只能看到朦胧的人影,经常会头晕。

他在振瑞路租赁组屋住了27年,被臭虫困扰超过20年,也坦承为了省水费“很久没冲凉”,导致臭虫在衣裤、床褥和住家滋生。

他感叹,因为看不清楚,一直捉不到臭虫,也曾买俗称“火水”的天那水喷洒住家,但始终赶不走繁殖的臭虫。他说:“最辛苦是天气热的半夜三四点,臭虫专挑我熟睡时出来吸血,把我咬醒,整夜就睡不着了。”

两周前的星期天(2日)下午,很少出门的叶金贵撑着一枝竹竿,缓缓地走下楼,被一名上门送暖的女义工(49岁)遇见,眼尖的她发现几只臭虫正悄悄从他的竹竿和衣领爬出来,连忙呼叫义工们上门“杀虫”。

结果,没两下凑齐了八名义工,包括六岁男童、11岁女童,都穿上雨衣、双脚包塑胶袋,全副武装上门灭臭虫。他们也征求阿伯的同意,丢了他的床褥和衣柜,并在五个小时内,迅速安排人载来新的床褥和衣柜。

在清理过程中,多名女义工看到满地爬动的臭虫和臭虫的巢穴、阿伯裤袋内的臭虫卵,都忍不住发出尖叫,但他们都忍住害怕继续杀虫,精神可嘉。

过后几天,多名义工连续上门跟进,确保根治臭虫问题。晚报记者随他们走访时,只见多年来用木头当枕头的叶阿伯,正躺在新的床褥和枕头上熟睡中。

阿伯醒来后,记者问候他情况如何,阿伯微笑说:“这几天一只臭虫都没有咬我,很好睡。我20多年来,第一次一觉到天明!”

送风扇热水器 盼阿伯保持卫生

据晚报了解,过去两周以来,义工团队分工合作,多次上门跟进,包括安排护士上门,把阿伯的从诊所拿的药配好,分成每天的分量,方便半瞎的阿伯按时吃药。义工也清除掉冰箱里过期的食物,添加新的食物。

刚过去的星期三,46岁女义工带专人上门蒸熏(fumigation)消毒,发现床褥不知何故还有臭虫出没,结果在三小时内再次请人载来新床褥替换。

男义工说,他过后也上门安装热水器,调好温度,确保阿伯不会烫伤,同时买了新电风扇,要阿伯确保通风整洁,不让臭虫再滋生。

不过,阿伯受询时说,他担心水电费太贵,单靠政府的援助金不够用,于是义工们还承诺会找人支付一年水电费,希望阿伯放心冲凉和开风扇。

双面胶纸贴床脚捉臭虫

匿名女义工说,团队每周都到租赁组屋敲门,尝试了解“门后的故事”,并对症下药帮助他们。当天,团队准备了130份红包、肉干、白米和油等礼包,宴请老人家并准备娱乐节目。活动结束后,在组屋区寻找“漏网之鱼”,就遇到了那一带著名的“臭虫屋阿伯”。

她透露,阿伯与单身妹妹同住,妹妹曾安排其他义工上门清理,但义工不慎丢了阿伯的个人物品,他从此不接受义工帮忙,也不再与妹妹说话。

她说,这回阿伯感受到他们的诚意,非常配合。

团队中的40岁男义工(网上服装店老板)当天带六岁儿子去清理臭虫屋,为了防止臭虫钻进运动鞋,他赤脚把床褥扛到垃圾槽。

为了不让臭虫爬上,另一名46岁女义工则灵机一动,用双面胶纸贴住新床褥的床脚和衣柜底部。记者走访时,看到好几只臭虫,被黏在双面胶上动弹不得。

想阅读更多暖心故事,可以点击《好人好事圆好梦》系列了解详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