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山景第115座熟食中心 美食便宜分量足 薄利多销惠老人

“文欣鱼汤卤味”的老板曾庆荣与妻子孙秀珍,坚持薄利 多销,巴当鱼汤只卖三元,而红斑鱼汤也只卖五元。
“文欣鱼汤卤味”的老板曾庆荣与妻子孙秀珍,坚持薄利 多销,巴当鱼汤只卖三元,而红斑鱼汤也只卖五元。

字体大小:

红山景第115座巴刹与熟食中心,落成于1972年底,是全岛114座小贩中心历史最悠久之一。虽然离地铁站比较远,但因停车位多、座位宽敞、价格廉宜,是不少食客的最爱。

这里介绍这个小贩中心的几个故事。

清汤一元两角、巴当鱼汤三元、“米其林”推介咖哩排骨四元,红山景巴刹与熟食中心的美食便宜又大碗,小贩都说因为是老人区,必须薄利多销。鱼汤老板20多年没起价,说“有赚一点就好”,宁愿住一房式租赁组屋,每天与妻子走路来回开档。

红山景小贩商联会财政白清和(57岁)说,小贩中心有84个熟食摊,100个巴刹摊位,让人大排长龙的著名摊位很多,包括每天只卖午市三小时,获米其林“必比登推介”的“柴船头羊肉汤”,以及午夜12点才开档,同样只卖三小时的“顺利酿豆腐”。

记者走访时,受访小贩异口同声说,那一带租赁组屋独居老人多,不能卖太贵。其中,“青天冷热甜品”的白果清汤只卖一元两角、获米其林“必比登推介”的南南咖哩的招牌咖哩排骨只卖四元,都很受食客欢迎。

鱼汤20年来没起价

其中一摊排队人龙不绝的“文欣鱼汤卤味”,低调不愿上镜的老板曾庆荣(60岁)说,他20多年来没起价,巴当鱼汤都卖三元,加饭多三角。他也坚持只卖“当天捉当天杀”的顶级“一号”巴当鱼,而红斑鱼汤也只卖五元。

当了31年小贩的他说:“卖便宜生意比较稳嘛,卖贵谁要吃?重要是薄利多销,有赚一点就好。我对生活的要求很简单,有得住有得吃就好。”

每天清晨6时,他与妻子孙秀珍(57岁)从附近一房式租赁组屋住家走路到摊位切鱼,五个小时后开摊,午市和晚市都卖两个半小时,总是卖到“一片都不剩”。

31年前丈夫去世 女摊主卖甜品 养活一家4口

甜品摊女摊主10岁就推三轮车卖饮料,31年前丈夫过世,拿下摊位卖甜品,养活三个孩子。

seyu3376_Large.jpg
青天冷热甜品摊女老板林玉花(左二)、 媳妇吴宝宝(左三)、小姑洪秀兰(右 一)和老邻居红山景菜头粿老板黄金堡 (左一)。

青天冷热甜品摊女摊主林玉花(67岁)说,她是11个兄弟姐妹中的大姐,父母是街头小摊,她念小四时就帮父母推三轮车,卖黄梨水和玫瑰露饮料(Bandung)。婚后她当家庭主妇,但不幸当书记的丈夫34岁那年因心脏病过世,为了抚养11岁女儿、10岁和8岁的儿子,她31年前申请小贩摊卖甜品糊口。

她的甜品价廉物美,如清汤的白果炖煮得又软又甜,只卖一元两角,过去八年都没起价。她说:“这里主要是老人区,如果起价顾客会全部跑光啊。”

目前她有两名得力助手:媳妇吴宝宝(45岁)和小姑洪秀兰(51岁),她们三人每天早上7时到摊位准备,11时开卖,到晚上8点半收档,回到家一般都已晚上10点左右。

如今她的六名孙儿女,生活算是苦尽甘来。她说小贩中心很多老顾客,大家有说有笑,很有人情味。

菜头粿老板 当小贩47年

隔几摊的著名红山景菜头粿老板黄金堡(63岁)是她的老邻居,他笑说当时看林玉花没力推三轮车上坡,就会帮忙推一把,过后林玉花都会请他喝半杯玫瑰露饮料。

在九名兄弟姐妹中当大哥的黄金堡说,他17岁就帮父母卖菜头粿,好吃的秘诀是火候和放足菜脯和蒜米。他感叹当小贩47年“做到整身痛”,但欣慰三名儿女都大学毕业,28岁长子在攻读化学系博士,算是留下“三座不动产”。

连续四年获米其林推介咖哩摊 熬煮5小时才开摊

连续四年获米其林“必比登推介”肯定,南南咖哩夫妻档说,要好吃就要慢慢煮,清晨6点半准备熬煮,五个小时后才开摊。

seyu3280_Large.jpg
南南咖哩摊主叶福华和妻子卜瑞兰30年来坚持用辣椒干磨辣椒粉,确保咖哩又辣又够味。

从2016年到2019年,南南咖哩连续四年获得国际美食指南米其林“必比登推介”,摊主叶福华(60岁)和妻子卜瑞兰(52岁)的摊位也是人龙不绝,招牌的咖哩排骨和咖哩红哥里鱼头,吸引了许多老顾客。

当小贩30年的叶福华说,30年来都坚持用辣椒干磨辣椒粉,确保咖哩又辣又够味。

他说,好吃的秘诀就是“料放多一点、要慢慢熬煮”。“我们每天早上6点半来准备,五个小时后的11点半才开始卖。”

他说,摊位也坚持用料新鲜,尤其是注意马铃薯的火候,“这要看经验,不能太硬,也不能让它软到溶掉。”

商联会财政近水楼台 帮父母卖水果 追到隔壁摊女儿

小贩商联会财政1974年就在摊位帮忙,与隔壁摊卖花小贩的千金青梅竹马,结成良缘。

img_20200213_151057_Large.jpg
白清和与妻子赵玉仪。 (温伟中摄)

白清和说,小贩中心当时开张一年多,他就到父母的水果摊帮忙。他的妻子赵玉仪(51岁)就是隔壁摊卖花小贩的女儿,“我13岁认识她,当年她六岁。”不过直到他29岁时才约22岁的她出门。两人育有两名女儿,妻子也在摊位帮忙多年。

他说,那里的小贩关系相当和睦,总共“撮合两三对夫妻”。

他透露,经过2012年10个月大翻新和2017年的两个月整修后,熟食中心增设了更多桌椅,铺上新地砖,也将无障碍斜坡建得更宽敞,中央舞台区也改用防滑地砖,并采用字体较大的指示牌,方便年长者阅读。

此外,小贩商联会偶尔会在周末安排乐队来表演。逢年过节也会安排宴请租赁组屋百名独居老人免费欢聚享美食,小贩商家总是出钱出力,不分你我。

公众可登录www.oursgheritage.sg网站支持小贩文化申遗,活动将进行至2020年底。

配合新加坡为小贩文化申遗(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2019年1月到8月,《联合晚报》每周二风雨不改推出《小贩周记》,全岛搜罗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摊。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欲罢不能,采访团队于是重新出发,11月起继续出击,再推出《小贩周记》全新系列,深入发掘和报道小贩中心的特色和人情味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