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SMRT昼夜相伴系列】凌晨维修 争分夺秒

许英华在SMRT服务近两年,担任副工程维修经理。(萧紫薇摄)

字体大小:

清晨摸黑搭公交上班、深夜赶搭末班车回家休息,这或许是每一个轮班工友和加班的上班族的写照。为确保每日的通勤顺畅无误,有一群幕前幕后的交通服务业者坚守岗位、日夜各司其职。

每周日推出 《SMRT昼夜相伴》的系列共有八期,每周一期带你了解SMRT的地勤人员和工程师如何陪伴大家上下班并且聆听他们为乘客服务的心声。


这一期,我们跟随SMRT副工程维修经理许英华,看看他和轨道维修团队如何与时间赛跑。在SMRT服务近两年,许英华又怎么看待当初转业的抉择?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38岁的许英华转职到SMRT,正好诠释了这句成语。他明知前路面临许多挑战,但不畏困难、勇往直前。两年前,许英华辞去航空工程师一职,加入当时服务质量备受议论的SMRT。他透露,当时不明白为何地铁轨道有维修,还故障频生,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加入SMRT一探究竟。他说:“如果有什么地方要改进,我也希望能贡献这些年所积累的工作经验。”    

许英华不像一般白领上班族,一上班就能在冷气房里待上一天,可以把做不完的工作留到隔日处理。身为副工程维修经理,他必须兼顾行政工作和管理团队。每晚,许英华也得和25人团队分组在东西线和南北线进行轨道维修。

分分秒秒皆珍贵 兼顾安全和效率

晚上10时30分是大部分人就寝的时间,却是许英华一天工作的开始。踏进地铁车厂的办公室,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过目早班同事所编排的工作表、再统计分布在四个车厂的上班人数,确保有足够的人力执勤。

11时,列车仍在轨道上穿梭着,让夜归者赶搭最后几趟班次。这时,许英华开始与其他四个车厂的同事协调、再三检查和确认维修机车操作正常。 

午夜,获得指挥中心的指示后,维修机车就从地铁车厂出发到各组负责的轨道地段,较近的地点20分钟能到达,较远的则需45分钟。

凌晨12时30分,末班车从地铁站开出,许英华和团队耐心等待指挥中心给予进一步指示。 

45分钟后,各地铁线的末班车都已收车,许英华和团队再次检查维修机车,然后准备就绪。

工作人员在凌晨1时30分准时开工,须在短短的三小时内完成多个项目,包括平滑轨道凹凸之处,让列车的行驶更顺畅、更换轨道、铺换电线、清洗隧道及扫描轨道,以确保轨道无裂痕。每项工作都讲究快和准,有如和时间赛跑,好让隔天的首班列车能准时投入服务。 

欠佳工作环境 不影响专注力 

要在狭窄的地铁轨道上工作实在不容易,更何况是在隧道中的轨道,工作人员还得克服工作环境的不适。许英华说:“虽然开着风扇,但还是很闷热。这些都是我们每天得面对的,必须慢慢地克服和适应。”此时,记者的眼前浮现出一个画面:汗珠不断从额头冒出,但工作人员依然全神贯注地工作,把握每一分每一秒。

为了让乘客在隔天享有通畅的车程,许英华不能把工作,尤其是修缮项目,留到隔日。许英华表示,地铁站提早关闭或延迟开放都能够帮助他们争取更多修轨时间,进而提升工作效率,所以他希望乘客谅解和支持。

20200307_zb_smrt-05_02_Medium.jpg
工作人员正在夯实道床,道床的主要作用是支撑和固定轨枕的位置。(SMRT提供)

接受挑战 收获满满 

许英华不后悔当初换工作,现在已渐渐适应了日夜颠倒的工作时间,也觉得收获良多。“虽然现在工作节奏紧凑,但也学到很多新知识。工作伙伴之间所展现的团结精神,也是我在过去15年的职涯里所没体会过的。”

20200307_zb_smrt-05_03_Medium.jpg
许英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加入SMRT,在工作之余也学到新知识。(萧紫薇摄)

家庭方面,执大夜班的许英华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多了时间督促和陪伴下课后的14岁和12岁孩子。

当然,有得必有失。谈及“失”时,他无奈地笑说:“有啊,当SMRT地铁发生故障时,就会接获亲朋好友发来简讯抱怨。”许英华认为,只要他和团队全力以赴,工作时百分百投入,就问心无愧。“我们每天都在寻求小小的进步,希望假以时日地铁服务能有大大的改善。”

smrt5 logo【系列八之五;本文由SMRT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