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疫情收入陷困境 低息贷款助渡难关

小李说,冠病疫情暴发后,私召车生意大减,有时开16个小时才净赚70元,每周还得还511元的车租,应付得很吃力。
小李说,冠病疫情暴发后,私召车生意大减,有时开16个小时才净赚70元,每周还得还511元的车租,应付得很吃力。

字体大小:

私召车司机“屋漏偏逢连夜雨”,发生小车祸后借钱应付修理费,为还债每天长时间开车,如今遇到冠病疫情收入大减,面对债务走投无路,幸有好心业者提供低息贷款让他慢慢还,令他找到活下去的勇气。

伸出援手的社工和业者都决定行善不留名,只希望遇困境的国人要求助,千万别想不开。

受惠的私召车司机小李(44岁)受访时说,他当送货员10多年,一年多前转行开私召车,每天开近16小时,梦想储蓄一笔钱,做点小生意。有意未来当义工的他,也经常免费载送老人家或病患。

去年6月中他凌晨4时开工,下午约3时空车开到合乐路一带,因天气热加上太疲累,他一晃神自己的本田车就追尾撞上前方的欧宝车,造成对方车尾凹陷。

为了避免车险保费增加,他向合法放贷商借4000多元去修车,过后又为了生活费共借了五组,债主要他每周还期款,分五周清账,结果他无法应付,开了10多轮新账,每次都要付10%手续费和4%月利,结果债务滚到1万多元,每周要还2800元。

冠病疫情暴发后,生意大减,小李有时开车16小时只赚70元,每周还得还511元的车租,经常累得把车停在路旁小歇。他走投无路下几乎做傻事,幸好有私召车同行刚载了一名从事债务辅导的社工,介绍他去求助。社工帮他找到好心业者,只收象征式的手续费和月利,让他月还1170元,分10个月就可清债。

社工受访时说:“疫情暴发后,我们遇到10多个无法周转的个案,超过一半没有赌博。我们会深入审查情况,有些特别情况甚至会要求业者免息借钱,义工也可能筹钱帮忙济困。”

帮助小李的女放贷商说:“每当社工推荐过来,我们也会内部审核,有人若要借超过借贷顶限,我们也会转介给社工跟进,并要求对方上网申报未来一两年不能再借贷增加负担,过后就会提供债务整合计划,提供低息并拉长贷款期限,若要提早还清也可扣掉之后的利息。”

15业者与社工低息贷款济困

超过15家放贷商与社工联手,每家各拨出数万元应急款项,为受困国人提供低息贷款济困。

最近受冠病疫情冲击,许多小市民陷入困境,难跟家人开口又无法向银行借钱,许多人坠入放贷简讯陷阱,向非法阿窿借高利贷。

因此,社工正积极与受管制的合法放贷商合作,其中15家受询时都向本报证实,愿意拨出数万元应急款项,为受疫情影响的国人提供低息贷款,同时无需每周付款,可每月慢慢摊还。

最近的受惠者包括一名生意失败的年轻爸爸,他家有三名年幼儿子。社工跟进后请放贷商帮忙,提供免手续费、月利1%的优惠贷款,让他每月慢慢还。

新加坡借贷协会发言人受询时说,最近私召车司机受冠病疫情打击的现象引起协会关注,并因此开会讨论。“我们的会员都同意尽力协助欠债人渡过难关,包括重组债务、允许延迟付款,以减轻他们的负担。”

另一司机叹“做工还是做慈善?”

另一私召车司机实例:开八个半小时16趟,扣除成本只净赚15元2角。司机感叹“这是在做工还是做慈善?”

私召车司机黄先生(51岁)受访时,以一个周六(29/2)为例,他当天收到186元车资,扣两成佣金给Grab,即37元2角,再扣除车租99元(丰田Noah车款)和添油费35元,只净赚15元2角。

他说,最近搭车需求大减,很少动态计费,许多距离较近的趟次只收最基本的六元,他逐一算出16趟车资时说,当天除了早上第一趟从武吉巴督载一家六口到圣淘沙收27元之外,就有七趟不超过10元。

“有一次傍晚7时我从明古连街载客到小印度,6元车资扣除两成佣金和3元ERP(公路电子收费),我只赚1元8角,还不够添油和吃饭,我这是做工还是做慈善啊?”

上月21日《联合早报》报道,由于生意大减,不少德士私召车司机退车另谋出路,也有私召车司机上网请愿,希望业者免去20%的佣金,助他们渡过难关。

私召车司机“屋漏偏逢连夜雨”,发生小车祸后借钱应付修理费,为还债每天长时间开车,如今遇到冠病疫情收入大减,面对债务走投无路,幸有好心业者提供低息贷款让他慢慢还,令他找到活下去的勇气。
#好人好事圆好梦
了解更多暖心故事 >>> http://bit.ly/good-man-good-deeds

Posted by Lianhe Wanbao 联合晚报 on Friday, March 20, 202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