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每个选择活下的人 都是我的小小胜利

目前定期帮忙接听新加坡援人协会援助热线的义工达200人,为有需要援助的人提供一个安全港湾倾诉心事,所有谈话内容都将保密。(示范照)

字体大小:

“每当有人拨电进来,找到了倾听心事的对象,想通后决定活下来继续面对人生挑战时,这都算是我们取得的小小胜利。”

过去14年来,40多岁的女义工一直坚守新加坡援人协会(Samaritans of Singapore,简称SOS)援助热线电话筒的那端,用心倾听每名拨电者的人生遭遇。

SOS于1969年最初成立时,是专为绝望和有自杀倾向的人提供援助的热线。过去50年来,包括女义工在内的义工团队始终坚守岗位全天候接听热线。目前,定期帮忙接听热线的义工约200人。

下班后难放下“情感”包袱

回看14年的义工之旅,女义工说,这一路走来一点都不容易。

她说:“虽然我们受过训练,结束值班后须放下任何‘情感’包袱,但说易行难……曾经有名和我从事同样领域工作的男性拨电进来,倾诉他工作时间又长又不固定。他不但无法得到太太谅解,孩子也和他很疏离。”

女义工聆听男子的遭遇时也有共鸣。她说:“这名男子一直抱有轻生想法。在这个被烦恼缠绕的人生里,他找不到任何出口。”

放下电话后,女义工一直担心男子是否过得安好,甚至接连几夜辗转难眠,担心隔天会否在报章上看到有人自杀的新闻。

她说:“我们永远无法完全了解他们面对的问题或境遇,也不能发挥‘神奇’的力量解决他们的问题。但对一个面对困难的人而言,有时有个人在电话另一端聆听和理解他们面对的痛楚,就足以支撑他们渡过另一个难捱的夜晚。”

女义工也说,负责接听热线的义工除了聆听心事,也具备了丰富知识,能帮拨电者厘清所面对的问题可向哪些不同社区机构求助。

接逾3万通电话 过半人曾想不开

上个财政年度,SOS的热线接到超过三万通电话,当中过半的人曾想过要自寻短见。

SOS执行长陈弼良受访时说,SOS希望通过热线为所有拨电者和受惠者提供一个安全空间,让他们自由表达担忧与看法,有个能信任和倾诉的对象,让人生旅程不至于那么孤单或可怕。

陈弼良指出,接听SOS热线的义工受过制式和严格的训练,会展现同理心,让拨电者了解他们身边有义工伴随左右,渡过艰难的人生阶段。

他说:“拨电者可选择匿名,所有与义工分享的资料都会保密……受过训练的义工,也会依据与拨电者进行的谈话,评估拨电者是否存在高自杀风险。如果自杀风险偏高,SOS专业团队将继续跟进情况。”

聆听年轻个案经历 强忍泪水保持冷静

被忽略和被虐待……一些年轻拨电者所诉说的是这般悲惨的经历。女义工必须强忍着泪水才能保持冷静,继续聆听。

她说:“一些拨电者可能来自富裕的家庭,念的是名校,但却找不到生活中的快乐。很不幸的,以奢侈方式提供孩子物质享受的家长,通常也是那些没有花足够时间陪伴孩子的家长。”

她透露,这些孩子有些可能会有焦虑、抑郁、饮食失调或有早期自残的倾向。

“听到这些年轻人的悲痛遭遇,我感到十分揪心。他们应该是快乐享受童年的孩子们。”

“每当有人拨电进来,找到了倾听心事的对象,想通后决定活下来继续面对人生挑战时,这都算是我们取得的小小胜利。” 过去14年来,40多岁的女义工一直坚守新加坡援人协会(Samaritans of Singapore,简称SOS)援助热线电话筒的那端,用心倾听每名拨电者的人生遭遇。 #好人好事圆好梦 了解更多暖心故事 >>> http://bit.ly/good-man-good-deeds

Posted by Lianhe Wanbao 联合晚报 on Friday, 3 April 202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