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送度假村隔离治疗 女患者申诉:室友咳嗽不戴口罩

不愿正脸见报的罗女士,原本被分配到二楼的两人房,但同房患者不断咳嗽且不戴口罩。她女儿不断向几个部门反应,当晚就转到一楼的这个两人房。(罗女士提供)

字体大小:

冠病女病患自称毫无症状,但冠病检测一直呈阳性,被送到白沙职总D’Resort度假村的社区隔离设施后,同房患者一直咳嗽却不戴口罩,也不顾梳洗冲凉照顾个人卫生,因此质疑当局安排的妥当性。

卫生部:都是确诊病例 不存在互相传染风险

卫生部昨晚(4月4日)答复《联合晚报》的询问时说,在社区隔离设施的病患都是确诊病例,也就不存在互相传染的风险。

“有症状的病患会尽量被安排到自己的房间,与其他无症状(asymptomatic)的分开。”

卫生部说,社区隔离设施照顾和隔离从医院出来,但冠病检测还是呈阳性的病患;病患将一直被隔离,一直到完全没有病毒为止。

罗女士(53岁,家庭主妇)告诉《联合晚报》,她和丈夫是在上月8日到黄廷方医院测试,当天就留在医院观察,隔天(9日)两人都确诊,就直接在黄廷方医院的隔离室接受治疗。

丈夫康复得很快,已在上月27日出院,唯独她继续住院,因为测试一直呈阳性。她强调除了一次测出37.8度,有点发烧之外,自己是毫无症状的。

上月28日下午1时左右,她与另两名女病患和一名男病患,四人共乘救护车,从黄廷方医院送到巴西立的D’Resort。

当局安排她与一名从樟宜医院转来的病患同房。该病患比她早一天(27日)的傍晚,入住度假村。

指室友咳得很厉害 女患者站阳台不敢进房

女室友一直躺在床上,毛巾和面巾完全没动到,不洗手也不冲凉,还咳得很厉害,吓得罗女士站在阳台,不敢踏进房间。

“我担心得很,就一直站在阳台,不敢进房。同样是病患,大家都希望彼此健康,所以也该注意个人卫生的。”

罗女士从上月8日,至今隔离了28天,“我很希望赶快完成隔离期,可以见到家人。如果被其他病患传染,那我不是永远不会好,不必出去了?”

她女儿后来不断向几个部门反应,卫生部人员后来打给她,了解情况后,上月28日晚上七点半,才将她从二楼的房间换到一楼。

罗女士与丈夫出席2月15日,在裕廊战备军协俱乐部“美满楼”餐馆举行的新春团拜晚宴。但她相信是在歌唱班感染,而不是晚宴。

她说,她在2月19日和26日,参加万吉路第242座组屋居委会的歌唱班。歌唱班有十多人,负责的老师在3月3日确诊,约九个学员也陆续确诊,症状包括发烧、腹泻和呼吸困难。

她完全没有症状,但担心自己也被传染,而且家里有孙子,她就与丈夫到医院接受检查,结果被确诊。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4月5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