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九人同住一屋檐各找角落办公学习

九人大家庭同住一屋檐下,蔡姗珊(左二)和蔡旷扬(中)如今在家中除了要各自找角落应付工作之外,还得照看自己的孩子。(林泽锐摄)

字体大小:

从事非必要服务的员工都已开始在家办公,学生昨天起也无需到学校,而是在家中进行网上学习。

把工作场所从办公室移到属于私人空间的住家,除了环境不同,还需与其他家属和孩子共用空间一起工作和学习。

九人大家庭同住一屋檐下,为居家办公、在家学习各自“分角落”。

蔡姗珊(37岁,华文补习教师)一家四口和哥哥蔡旷扬(41岁,银行总监)一家三口,与父母同住在后港一个私人住宅。

如今所有家庭成员留在家办公或学习,为了不相互打扰,他们各自找到“安身”的角落从事自己的活动。

蔡姗珊笑说:“我的10岁小女儿在饭厅学习,老公在客厅工作。我在女儿房间用Zoom平台教补习,哥哥就待在自己的房间工作。我们的父母也会找地方看自己的娱乐视频。幸亏房子够大,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角落。”

办公时间变长 杂务打断专注力

虽然在家办公家庭成员相处时间更长,但蔡姗珊和蔡旷扬都不喜欢这种工作模式。

蔡旷扬说:“以前我踏出公司,一天的工作就划上句号,现在我的手提电脑24小时都开着。由于会抽时间帮忙照顾我的14个月大女儿,工作效率也没有在公司高,潜意识里会为了想要弥补而工作到更晚。所以居家办公反而拉长了上班时间。”

为10多名中学和小学生补华文的蔡姗珊也说:“网上教学的效果没有面对面好,视频上我很多时候看不到他们写什么。

“在学生旁边至少我可以当场纠正,及时反馈。顽皮好动的孩子会想出各种借口打断你的教学节奏,我们也很难管到他们的纪律。”

此外,要兼顾教补习和照顾11岁自闭儿子也不容易。

“以前出门教补习我可以专心上课,但是在家我的儿子不理解我在做什么,会突然叫喊或跑来找我抢我的电脑。我教补习时就得让帮佣看着他,把自己锁在房内,任他怎么敲门都不理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