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被指群聚还威胁传播病毒 青年哭诉:当时助办车祸险索赔

青年向到场调查的警员解释,出国前将电单车借给女友弟弟,后者上个月不幸出车祸,兼职售卖保险的他在结束居家通知后上门协助处理保险索赔事宜。

字体大小:

“我在提供必要服务!”被指在公寓楼下开心聊天的青年痛哭喊冤,他称自己当时在协助女友弟弟办理车祸险索赔,并取回寄放在公寓的电单车,并不是刻意聚会,整个过程也不到45分钟。

《联合晚报》昨日报道,住在实龙岗景上段愉景湾公的程丽琼(49岁,学生托管中心校长)前天下午发现二男一女在楼下聊天,便上前询问他们为什么没有待在家里,结果与对方起纠纷。

女校长指青年声称自己刚完成隔离,扬言要把病毒传给她。女校长过后报警。

新闻见报后,青年昨日联系《联合晚报》,声称要还原事情的真相。

要求匿名的青年表示,自己之前在国外进行交换项目,回国后被安排到酒店遵守居家通知。前天刚完成居家通知,便马上去找刚出车祸的女友弟弟谈保险索赔,整个过程不到45分钟。

他说:“我有兼职卖保险,女友的弟弟向我投保,出国前我将电单车让给女友的弟弟骑,岂料他上个月发生车祸,手指严重受伤。我感到内疚,第一时间去找他协助提交保险索偿。保险索偿属于必要服务,为了不影响家人,我们就在公寓楼下谈,而不是聚会。”

说到家庭状况时,不禁痛哭起来,声泪俱下,他说,由于经济拮据,他也顺便取回电单车,以进行送餐服务。从测试电单车损坏程度,到办理文件,他全程仅在公寓逗留了45分钟左右。

他说:“当时我已要离开,妇女却过来指责我们聚会,我觉得出车祸是女友弟弟的个人隐私,不需要和对方说,因此没有多加理会,但是对方一直纠缠,我便叫她报警,并留下来协助警方调查。”

对于妇女的指责,他表示对他造成很大的伤害,访谈过程中数度落泪。他指自己当时只是在提供索赔的必要服务,希望公众能谅解。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4月10日《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