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尚穆根:不卫生说法具排外色彩 冠病快速传播是因客工群居环境所致

字体大小: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昨天(4月17日)下午通过视讯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指出,客工在同个房间睡觉,一起做饭,长时间密切接触,传染率当然也就高了,就像家庭内可能出现传播一样。新加坡人应向他们展现同理心,并照顾他们,而不是责怪他们。

部分国人对2019冠状病毒疾病(COVID-19)在客工群体快速传播的原因缺乏认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认为,客工宿舍出现感染群不应简单归咎于客工的个人卫生习惯,更主要的原因是群居生活习惯。

他昨天下午通过视讯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指出,近期有舆论指客工更易感染冠病,是因为他们来自较落后的国家,缺乏个人卫生意识,这样的说法“极为不敏感”,也带有排外主义色彩。

早报读者黎仕婉在刊登于本月13日《联合早报·交流站》的来函中指出,不少客工来自较落后国家,他们一些不太卫生的生活习惯也会伴随他们。她因此指出,客工宿舍病例大增,矛头不应指向政府,客工本身也必须负上责任。

文章见报后,部分读者指大家不应戴有色眼镜看待客工;一些网络媒体转载这篇文章后,也引起部分网民不悦,他们对早报为什么刊登这则来函提出质疑。

国人应展现同理心而非责怪

尚穆根说,这篇文章并不涉违法行为,作者试图带出一些严肃观点,但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行文,不免“揭示了一些潜在的种族主义色彩”。

尚穆根认为,群居生活是客工宿舍传染率较高的原因。“这不单是个人习惯的问题。个人习惯,如洗手和保持干净,都很重要。但当我们把人安置在一起,他们在同个房间睡觉,一起做饭,长时间密切接触,传染率当然也就高了,就像家庭内可能出现传播一样。我们作为新加坡人的义务是向他们展现同理心,并照顾他们,而不是责怪他们。”

染病客工人数众多,但政府已多管齐下遏制疫情,并为客工提供医疗服务。尚穆根认为同样重要的,是教育公众如何理解客工确诊的现象。

他说,许多客工都是年轻人,无须立刻送往医院而是得接受检测,检测结果呈阳性者转移至社区隔离设施,被完全隔离开来。“不仅是客工,任何感染冠病者均被隔离。通过隔离措施,无论是公民、永久居民或外籍员工,病毒从病患交叉感染给社区其他人的情况已最大程度减少。”

客工为我国做出许多贡献,尚穆根指出,每100名新加坡人中就有57人是专业人员、经理、执行员与技师(PMET),这样的数字有赖客工作为劳动队伍的基础。国人感激客工的同时,也应对客工展现出更多的了解和同理心。

理解早报刊文出发点 盼各方讨论减少负面看法

至于部分国人担心女佣会否因与客工接触而成了另一个感染高危群,尚穆根先是指出女佣目前已无法外出,再表示数据也显示,女佣群体至今的感染率非常低。再说,她们更多是被雇主传染,而非外出时感染到病毒。

就网上因黎仕婉的文章而谩骂作者以及华族群体,尚穆根指出,这类言论是不能被接受的。他说,文章的观点不对,并不能构成其他人发出种族不敏感言论的借口。

尚穆根也对早报刊登这篇评论的出发点表示理解。他说,来函很不幸地反映社群里部分人的观点,公开这些观点,以及早报过后刊登其他读者的反驳评论是好的。

“我希望这场辩论为这封来函表达的观点提供了照明,这又助减少这样的情绪,让我们成为更好的新加坡人。”

尚穆根:敏感课题须讨论 但应在适当框架内进行

敏感课题需要得到讨论,但讨论必须在适当的框架中进行,否则任由所有人畅所欲言,终将导致出现仇恨言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访谈中,就如何在讨论敏感课题的重要性和不让言论失之偏颇之间取得平衡发表看法。

他说,会有一部分人认为什么样的情绪都应获表达,在其他国家甚至有人以言论自由之名焚烧《圣经》和《可兰经》,但新加坡不容许这样的做法。

“那是言论自由的界限,你不能诋毁另一个宗教。同样的,你也不能诋毁另一个种族。”

至于一派观点认为,人们应在种族课题上畅所欲言,以减低敏感程度。尚穆根对此表示不认同。

“华族怎么说马来族和印度族都行,印度族怎么说华族和马来族都行,马来族怎么说华族和印度族都行,这会营造更坚强和更好的社会吗?”

我国各族虽和谐共处 但种族宗教分界仍明显

尚穆根说,这些课题需得到讨论,不过必须是在特定环境中,能为人们提供更好的理解和某种讨论框架的情况下讨论。

“例如人们在研讨会讨论这些课题,但是是以尊重的方式进行。如果任由人们在外头畅所欲言,得到的会是仇恨言论。各国经验也显示,离仇恨言论仅一步之遥的,是暴力和断层线的加深。”

我国的种族和谐建设已取得长足进展,但还没有达至真正的“后种族社会”,我国的种族和宗教界限仍然很深。

“有这些很深的情感不代表你自然而然就是种族主义分子……我们仍在进行的工作,是减缓这些很深刻的情感,并确保无论是在种族或宗教的分界上,公开发表这类情绪不为整个社会所接受。”

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 刊文是让读者有更多思辨空间

《联合早报·交流站》刊登在客工疫情课题上持不同观点的读者来函,出发点是为了反映社会上不同的意见,以让读者在思想交流和辩诘中,有更多思辨空间。

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今天在“交流站”发表声明,回应读者对本报于本月13日发表读者黎仕婉《疫情时期不做无谓指责》一文的质疑。

声明指,这篇来函从另一个角度看待客工问题,与早报之前的社论、多篇报道和记者评论有所不同。因此,刊登此文,是为了反映社会上不同的意见,让读者能有交流意见,包括接触对立意见的机会。

这篇来函在发表后,也出现了反对声音。声明指出,这让人们“有机会指出哪些是他们认为错误的观点,并且提出各种理由,让更多的人借此去思考反省”。

声明也说:“至今‘交流站’所收到的投稿,多数反对《疫情时期不做无谓指责》的立场,并理性地提出反对理由,这有助于让社会大众审视自己的想法,并对事件曲直做出更好的判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