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纾困配套助家庭抗疫渡难关

林荣禄和叶秀花育有五个孩子,一 家人住在四房式组屋。(萧紫薇摄)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让人猝不及防,受访的两个家庭都面对巨大的财务压力。

德士司机林荣禄生意深受疫情打击,巧固球教练洪建辉更是暂时失去了收入。

让他们宽慰的是,政府在两个月内先后出台三个抗疫预算案,紧急推出了各种援助配套,扶了他们一把。


个案1

德士司机六口之家 补贴充足乐观生活

受访的那天下午,德士司机林荣禄(52岁)刚到医院接妻子叶秀花。

叶秀花(46岁,家庭主妇)自小受大象脚疾病折磨,行动不便,婚后也一直没有工作。去年底她动了手术,那天正好复诊。

一直以来,家中大小事都由林荣禄照料,开德士下午休息的时候就回家准备晚餐。不过林荣禄患有风湿,最近越来越影响他的工作,没办法长时间开车。

至于最近的冠病疫情,更让林荣禄的生意跌入谷底:“之前早上至少还可以载到上学迟到的,现在连学校都停了。”

不过夫妻俩也明白,现在非常时期,病毒阻断措施有其必要。

林荣禄和叶秀花育有五个孩子,一家人住在四房式组屋。大儿子(21岁)天生脊椎弯曲,影响发育,最近刚入院,准备接受手术。他刚从特别需求者协会蔡厝港学校毕业,将到麦当劳全职工作。两个女儿(20岁、17岁)就读于工艺教育学院,16岁的儿子就读中学,最小的儿子(11岁)则是小五学生。

20200419-lin-zhong-lu-and-family-3.jpg
林荣禄(中)、叶秀花(右一)一家人与住院中的大儿子视讯。(萧紫薇摄)

一家人开销不小,林荣禄是唯一的经济支柱,但每个月收入平均2000元,相当吃力,这次受疫情影响,他估计生意少了七八成。

现在林荣禄还是坚持每天开工,能做多少是多少。

他渐渐担心,一旦自己不能工作,家人将如何面对生活。

不过积极的他继续说,与其每天怨天尤人,不如开心点生活。

这些年他们也尝试寻求一些社区援助计划的帮助。去年1月至6月,西北社区发展理事会“粮食援助基金”(Food Aid Fund)就为他一家提供食品礼券,帮助他们减轻日常开销负担。

最近林荣禄也获得华社自助理事会的援助,补贴三个月的水电费共600元,以及三个月的日常开销,600元现金。

夫妻俩也很庆幸这次政府推出了各种援助配套帮助国人,帮他们渡过难关。

他们和刚满21岁的大儿子在4月份获得600元的一次性补贴,并将在6月份得到另外的各600元一次性补贴。两人育有20岁以下的孩子,也额外各获得300元现金补贴,帮补家用。

可获9000元自雇人士收入补贴

林荣禄也符合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Self-employed Persons Income Relief Scheme)的条件,将可在今年5月、7月与10月各得到3000元应急。

他也申请了500元短期援助金(Temporary Relief Fund)。

mci-families-2-case1-subsidy.jpg

此外,林荣禄已是就业入息补助计划的受益者,这次也能得到“就业入息特别补助计划”(Enhanced Workfare Special Payment)的3000元特别补助。

这次病毒阻断措施期间,林荣禄四个还在求学的孩子都在家上学。夫妻俩希望孩子们能独立,林荣禄不奢望他们读大学,只希望孩子以后都能独立生活。

谈到大儿子,夫妻俩相当自豪,虽然成长过程常被别人欺负,但他始终积极向上。


个案2

巧固球教练停工 补助解燃眉之急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几乎让全球体育活动按下暂停键,本地体育工作者也深受影响。

现年48岁的全职巧固球教练洪建辉,农历新年后工作量便骤减,上个月起更是没办法到校教球,收入中断,不得不担心接下来几个月一家四口的生活。

20200419-hong-jian-hui.jpg
巧固球教练洪建辉生计受到疫情打击,暂时没有了收入,前一阵子受访时才将巧固球设施从自己的小货车上搬出来。(萧紫薇摄)

洪建辉与太太符懋玲(45岁,行政人员)还有两个仍在中学就读的儿子居住在芽笼一带的四房式组屋。

洪建辉原在社区服务的领域工作,10年前放弃经理职,投入他所热爱的巧固球运动,希望能在新加坡开拓这项新兴运动。不过转行让他的收入骤减三成,10年来平均月入只有约2000元。

“很多人问我,2000块够用吗?我说,那就少吃一些奢侈的,也少出国旅行。常言道:简单生活,知足常乐。”

不过随着一家四口开销越来越大,本来是家庭主妇的符懋玲在孩子长大较能照顾自己之后,于两年前决定重返职场,从事行政工作。

在疫情暴发以前,洪建辉总觉得一家人能自立更生就好,不必寻求援助,可是现在手停口停,单靠妻子的收入难以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

收集资讯帮助同行

从来没有碰过这么严峻的局面,洪建辉这两周密切留意政府的纾困配套,力求解决自己问题的同时,也把他收集到的资讯发给同行,希望能帮助本地巧固球大家庭的成员。

在政府宣布的纾困预算中,夫妻于4月份各获得600元的一次性补贴,并将在6月份根据两人的收入,获得另外300元及600元一次性补贴。他们家有小孩,也额外各获得300元现金补贴,帮补家用。

mci-families-2-case2-subsidy.jpg
Caption

失去收入后,洪建辉也申请了500元短期援助金(Temporary Relief Fund)。

体育教练也是自雇人士, 洪建辉符合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Self-employed Persons Income Relief Scheme)的条件,将可在今年5月、7月与10月各得到3000元应急。

这次他也发现,只要他满足了保健储蓄条件,便可满足就业入息补助计划的要求,并且符合“就业入息特别补助计划”(Enhanced Workfare Special Payment)的条件,在完成手续后得到3000元特别补助。不过他表示,储蓄保险尚欠2000元,必须花一些时间才能够满足这项条件,目前还没有多余的钱可用。

洪建辉也加入了去年成立的全国导师与教练协会(NICA),并在全国职工总会的帮助下,得到职总关怀基金发放的300元一次性补助。

洪建辉欣慰政府的补助解决了燃眉之急,但接下来的日子仍要谨慎。

符懋玲坦言,这次危机让家人更谨慎花费,如今用水用电都必须节省。洪建辉则乐观地说,病毒阻断措施期间,大家都在家里,花费也减少了一些,符懋玲则说:“自己下厨,量可以煮多一点。”

洪建辉也是巧固球国家队的技术总教练,日常训练都是义务付出。巧固球占用了许多家庭生活时间,但他无怨无悔,很高兴这些年的努力已小有成果。截至2019年新加坡男队在世界排名前三,十几年来也培训了不少人成为教练。

20200419-hong-jian-hui-2.png
教练工作因疫情而停顿,图为去年洪建辉在训练巧固球国家队。(档案照片)

让洪建辉更欣慰的是,两个孩子都很上进、懂事。大儿子(16岁,中四)目前就读圣若瑟书院,小儿子(13岁,中一)就读英华中学。

如果有一天孩子也想要成为全职体育教练,他还会支持吗?

洪建辉说:“只要有热忱,一定支持。”

至于自己,他说,绝对不会因为这次疫情被打倒,他要继续为本地巧固球努力。


talk-of-the-town.jpg“小红点大话题”( Talk of the Town)网站了解详情

gov.sg__Small.png呈献

帮助家庭应付生活开销
 

post-budget-subsidy.jpg

 

  • 年满21岁国人4月将获600元的一次性现金补贴,应付生活开销;中低收入国人6月将获额外300元或600元现金补贴

  • 有20岁及以下新加坡籍孩子的家长可获额外现金补贴,从100元增至300元

  • 住在一二房式组屋国人,今年可获的超市礼券从100元增至300元,加上明年的100元礼券,两年共获400元礼券

  • 符合条件的家庭可透过消费税补助券,享有双倍水电费回扣,有五名或较多成员的家庭可获2.5倍回扣

  • 组屋杂费(S&CC)回扣期限延长一年,符合条件的家庭可获1.5个月至3.5个月不等的回扣

  • 年满50岁国人原可获的100元百盛卡(PAssion Card)填补改以现金分发

  • 学费和杂费延后上调:今年4月1日至明年3月31日,教育部幼儿园、政府学校及资助学校延后上调新加坡籍学生学费。理工学院和工艺教育学院将延后上调修读政府津贴课程、新加坡籍学生的学费和杂费

  • 从 今年6月1日至明年5月31日:自主大学和理工学院毕业生可延后偿还学费贷款和利息

  • 今年4月1日至明年3月31日,政府服务的各种收费,包括杂费,暂不上调

  • 拖欠建屋局贷款屋主不会被罚款,为期三个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