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难确保用户时刻启动手机应用 专家:可用运动表或易通卡辅助追踪工作

除了“合力追踪”应用,专家建议政府使用人们已习惯带出门的健身追踪器、智能手表或优惠车资卡来追踪人们的行踪,辅助抗疫工作。(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为鼓励人们使用穿戴式设备,受访专家认为,设备除了追踪密切接触者,也得提供其他好处,如能监督用户的体温和心率等,尤其是高危群体,并在他们出现冠病早期症状时发出警报。

尽管科技可更有效地追踪病例接触者,但无论手机应用或穿戴式设备都存在电量不足或用户忘记启动的问题。专家认为,除了推出新的科技方案,政府也应善用人们已习惯带出门的物品,如运动表或易通卡来辅助追踪工作。

我国早前推出“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应用,但截至上个月20日只有两成的人口采用,与当局设下的四分之三目标相去甚远。

针对可否强制人们使用应用,Eversheds Harry Elias律师事务所网络安全、隐私和数据保护部门主任林建金受访时说,根据传染病法令,卫生部医药服务总监拥有广泛权力实行预防措施,避免传染病散播。

但他指出,即使立法强制人们下载,他们也未必时刻开着应用,外加手机是私人物品,可能对执法构成挑战。

应用也存在短处。穿戴式科技公司KaHa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苏迪德拉(Sudheendra Shantharam)指出,“合力追踪”得一直扫描蓝牙信号,因此耗电,谷歌安卓和苹果iOS系统也不允许应用在后台运行。

受访专家因此赞成在手机应用之外,采用穿戴式设备来辅助病例追踪工作。

新加坡国立大学电脑学院信息系统与分析系副主任阿特雷伊教授(Atreyi Kankanhalli)认为这是可行的,因为根据Rakuten Insight去年的调查,超过一半(59%)的国人拥有穿戴式设备,如健身追踪器或智能手表。

她说,穿戴式设备尤其适合没有智能手机的年长者或幼童,但家人和社工须协助确保设备已充电。

此外,林建金也指出,穿戴式设备的材质、电池容量和充电方式等,都可能影响用户的接受度。

为鼓励人们使用穿戴式设备,受访专家认为,设备除了追踪密切接触者,也得提供其他好处,如能监督用户的体温和心率等,尤其是高危群体,并在他们出现冠病早期症状时发出警报。KaHa已为其穿戴式设备添加类似功能。

MQuest董事经理林文先则建议通过扫描易通卡来登记访客,为不谙科技者提供SafeEntry之外的另一选择。

熟悉“免接触式电子钱包应用标准”(简称CEPAS)的林文先说,由于乐龄和学生优惠车资卡都以加密(encrypted)方式连接个人资料,因此只要扫描阅卡器,就能记录他们所到之处。

除了阅卡器,具备近距离无线通信功能的安卓手机也能扫描CEPAS卡,因此成本较低,外加记录的只是卡号,相较于身份证更能保护隐私。

阿特雷伊教授说,全球目前也围绕用户数据在匿名化处理后,应以集中或分散的方式储存展开辩论。

一些国家如英法主张将数据集中存储,以便当局更好地掌握冠病的传播,但谷歌和苹果等则提倡去中心化的做法,将信息存储在个人手机,让用户有更多控制权和隐私权。新加坡也关注这个课题,而据阿特雷伊教授所知,我国正计划从集中存储转移至分散存储法,为用户提供更多隐私和减少黑客风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