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我国对确诊冠病客工好吗? 客工:待遇如“贵族”

(左图)扎星本月5日确诊后在邱德拔医院接受治疗。(右图)他在病情好转后,被转到新加坡体育城社区护理设施继续治疗。(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疾病在我国肆虐近半年,在客工群体广泛传播的情况备受关注。确诊冠病的客工,在本地的经历究竟如何呢?

在我国工作近九年的扎星(28岁)来自孟加拉,目前在本地一家工程公司任职,与在家乡的太太育有一名1岁大的儿子。他在昨天(5月28日)向裕廊集团开设的面簿页面“Project Dorm”分享经历(贴文内含英文翻译)。zaobao.sg也翻译了部分内容,带大家一起了解他在本地的经历与感想。

20200529_news_img1.jpg
扎星染病前在新加坡拍摄的生活照。(受访者提供)

正当全世界遭受2019冠病病毒打击,人们充满恐惧。这经历犹如同死神玩抓迷藏,因为没有人知道病毒何时吞噬他们。我们客工离乡背井,就是为了换来父母、伴侣、儿女的笑容。我们放弃了自己原有的梦想,来到异地卖力,为了支持我们自己国家的经济,并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我们自己祖国的经济成长起来。我们客工就像斗士一样,日以继夜,年复一年地奋斗。

在我的家乡,从海外回来的客工在茶庄不受欢迎,有些茶庄甚至还挂上“不可进入”的标示针对他们。甚至连我们的伴侣、父母、亲戚,都可能歧视我们。这让我们伤心流泪,并质问自己为何当初要离乡背井?

然而在新加坡,我们生活得像“贵族”一样。在这次疫情,新加坡并没有将我们赶走,他们的政府也接受我们。新加坡人也花费了金钱,帮助了我们。当冠病进入我们客工的生活时,新加坡政府的支持犹如黑暗中的曙光。新加坡政府以及新加坡人给予了我们支持、关爱、尊重与温暖,同时也感激我们为国家建设做出的贡献。

李显龙总理曾说过,我们客工在新加坡并不孤独,并且会帮忙我们。李总理也要我们的家人放心,并说会像照顾新加坡人一样,照顾我们。

新加坡政府言出必行。他们每天都为成千上万的孟加拉工人,提供了免费治疗。

政府为我们提供的服务包括:

  • 为客工支付医疗费用
  • 暂时豁免缴交外劳税
  • 要求每间公司继续支付员工薪水,并要求他们检查员工情况
  • 为客工提供医疗服务,在每个客工宿舍派遣医疗团队,医院的治疗也是最顶级的
  • 为隔离设施的客工们送上免费伙食、能上网通话的SIM卡,并在开斋节时送上礼物
  • 许多接受隔离者还住在酒店和其他不错的地方

除了新加坡政府做的这些,以下机构也提供了帮助:

  • 职总外籍劳工中心(MWC)
  • 客工援助组织康侍(HealthServe)
  • 客工援助组织ItsRainingRaincoats
  • 裕廊集团面簿页面“Project Dorm”
  • 非盈利组织Free Food for All
  • 文学兴趣小组“一袋一书”(One Bag, One Book)
  • 非营利组织“客工亦重”(TWC2)

孟加拉驻新加坡最高专员公署也为我们提供了开斋节用品。其他帮助我们的,还包括很多我不知道名字的团体及个人。

20200529_news_hariraya.jpg
扎星在病情好转后,自19日起转到新加坡体育城社区护理设施继续接受治疗,并在那度过开斋节。(受访者提供)

我也要感激所有医护人员,包括护士和医生给予的温暖、治疗和精神支持。他们没有避开我们,并且满足我们各方面的需求。他们甚至忽略了自己的健康或休息时间,就像家人一样以仁爱照顾我们。他们还教我们运动。

最后,我对自己是一名在新加坡的外籍劳工感到骄傲。冠病虽然已经攻击我,但是却没有损坏我的身体或精神健康。如果上苍允许我重返工作,我必定会全力以赴,为新加坡出力。

我要含着眼泪,感激新加坡每一名为客工给予关爱的人。以上是我的个人观点,如果有得罪任何人,请见谅。

Project Dorm is very touched by the warmth note sent to us by JM Jasim. Thank you, brother! We will go through this...

Posted by Project Dorm on Thursday, 28 May 2020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