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邻居申诉独居男4年来 早晚出外捡杂物 ‘垃圾’挂门飘恶臭

男子的屋后堆积了保利龙盒子、保温桶、塑料袋等杂物,居民投诉臭味难闻,担心蚊虫滋生(左图)。男子说,自己的杂物有点多,但是过后会整理(右图)。

字体大小:

独居男被指早晚出门捡杂物,囤积在店屋后门发出恶臭,情况已持续四年。居民申诉臭味难忍,担心雨后积水滋生蚊虫,多次劝男子清理杂物却被呛“去投诉”。市镇会表示已与该居民沟通。

读者向本报通报,位于麦波申一带循环路第78座的双层店屋,其中一家店屋后门堆积了各种杂物,犹如“垃圾屋”,一到晚上就有老鼠和蟑螂到处乱窜,卫生状况非常糟糕。

记者日前走访该座店屋,底层是商店,二楼是住家,居民是通过一楼的后门进出。 

住在二楼的一名女居民(70来岁)透露,堆积杂物的是一名40来岁的男子,他早晚都会推着推车出门捡杂物,然后堆在后门,甚至一袋袋挂在门口。

“我从四年前搬进来已经是这样的情况,男子还会捡腐烂的水果,他二楼住家的窗口也挂上塑料袋,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经常传出恶臭味,我很担心会积水滋生蚊子。”

她说,她曾多次劝男子清理垃圾,结果对方反呛回叫她“去投诉”。她忍无可忍之下向市镇会投诉五次,但是男子还是我行我素。

底层一间蛋糕店的女员工说,男子之前囤积的是鸡蛋盒,曾经堆到他们的店屋门后,后来清除掉鸡蛋盒,又开始堆积纸盒和水桶。

“经常会飘来一阵阵的垃圾味,很不卫生,所以我们都关着后门。”

马林百列市镇会回复本报询问时表示,他们已经到该单位和该居民沟通,并确保公共区域不会被杂物堆积。

“我们将会继续教育并劝导他,并且持续紧密观察情况。”

男子:杂物只是多和乱 没有不卫生

男子声称,杂物只是多得有点乱,并没有不卫生,说自己过后会整理。

记者日前走访现场时,该单位门后挂了一袋袋的塑料袋,后门堆积了多个保温桶、保利龙箱子、旧纸箱,还有一袋袋的塑料袋。门口也有一辆手推车,相信是男子出门捡杂物时所使用,地上也有腐烂的香蕉皮,现场飘散着一股食物腐蚀、垃圾恶臭味,还有蚊虫到处飞。

傍晚6时左右,一名看似40来岁的男子开门出来,记者上前询问,男子承认堆积如山的杂物都是属于他的。

他声称,自己一人居住,东西只是有点凌乱,还指箱子说“里面都没有东西”。

“只是放到有点乱而已,我过后会自己整理的。”

辅导员:囤积症患者爱收集‘旧物’  被拿走会感不安

出现囤积症行为的人,往往爱收集”旧物”,把住家堆积成垃圾屋,辅导员指出,应该先找出心理因素,再慢慢说服对方改善。

关怀辅导中心首席治疗师卓佳敏受访时说,患有囤积症的人会透过收集“旧物”的过程,来减轻焦虑感,一旦东西被别人拿走,就会感到不安。

她说,出现囤积行为,或多或少和心理因素有关,像是过去的心理阴影或是缺乏安全感所造成。

“这类的情况要有耐心去了解他们背后的故事,让他们知道如何取舍,慢慢改善情况,不能一味地只叫他们把东西丢掉。”

飞跃社区服务执行主任凌展辉指出,囤积症也是强迫症的一种,病患会收集一些他们认为有意义的物品,久久都舍不得丢掉,甚至越积越多。

他建议,如果堆积的情况已经影响到邻居日常生活,就应该向市镇会反映,由第三方介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