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凤山"大牌85"肉脞面与潮州糜 两大“台柱”撑场40年

兴记肉脞面女老板沈资妹(中),与妹妹沈秀卿(右二)、妹夫郭国强(右一),以及两个女儿林可儿(左一)和林美芳(左二)同心经营家族摊位。

字体大小:

凤山巴刹与熟食中心是日夜都精彩的生活气场,早市很热闹,晚市更是宵夜天堂,是许多国人招待海外亲友必访的小贩中心之一。

早市有著名的潮州式香香水粿、潮州糜、云吞面和鱼圆面、大排长龙的鸡饭、海南粥、经济米粉和斋米粉;晚市除了几摊肉脞面汤,还有夜猫最爱的蚝煎、烧烤鸡翅和海鲜。

人称“大牌85”的凤山巴刹与熟食中心,40多年前靠肉脞汤面和潮州糜吸引人潮,过后著名摊位越开越多。两摊耕耘多年后,先后荣获第一届小贩至尊和米其林必比登推介。

勿洛北4街第85座的凤山巴刹与熟食中心1977年落成的两年后,凤山小贩商联会主席刘特光(62岁)跟父亲一同从麦波申后巷的路边摊搬过来,经营“惠记鱼圆面”摊,如今跟妻子和弟弟一同打理。

凤山小贩商联会主席刘特光说,他的云吞面摊养活一家人,也见证这里成了人气美食天堂。

他坦言,起初这里很冷清,主要靠两个“台柱”摊位撑起市场。

“当时晚市专卖汤面的兴记肉脞面,还有卖蒸鱼出名的食为大潮州糜,都卖到半夜。当时半夜很少人营业,这两摊带动了凤山的宵夜市场人潮,过后更多人来开档,形成今天的热闹局面。后来早市也越来越多选择。”

兴记肉脞面在2011年荣获《联合早报》《海峡时报》联办的首届新加坡小贩至尊奖,食为大潮州糜也在2018年获得国际美食指南米其林“必比登”优惠美食推介。如今食为大潮州糜改成卖早市。

刘特光说,2012年底翻新后,户外桌椅都变成石椅,最近这一两年估计也会进行整修,继续提升环境。

刘特光育有三女一男,都是上班族,已有三个男孙,第四个男孙下个月报到。他说小贩周末最忙,影响家庭生活,他不勉强儿女继承生意,有人要学手艺,他都很乐意分享。

他感叹,这个摊位养活了一家人。“我自己也是家中老大,下有三弟一妹,父亲过世后,靠摊位生意照顾他们。过去四个月这里因装修停工,我没有收入,弟妹倒回来帮助我,让我不必担心生活费。”

肉脞汤面一家人同心耕耘半世纪

“小贩至尊”肉脞汤面,一家人同心耕耘,经营超过半世纪的品牌。

九年前荣获第一届“小贩至尊”大奖的兴记肉脞面,女老板沈资妹(64岁)说,1968年父母在旧樟宜路9英里推三轮车售卖,“当时三角钱一碗,因为露天卖,下雨天就没得做”。

沈资妹上有一兄,下有两个妹妹。早期主要是二妹帮父母,二妹夫傅孙宝在摊位帮忙21年后,10多年前另起炉灶开“亚宝肉脞面”,但一家人关系融洽,经常互相帮忙。

大哥沈资发过后主理摊位,四年前他过世,目前由沈资妹和小妹沈秀卿(55岁)及小妹同龄丈夫郭国强,以及干弟弟叶忠财一起打理。

沈资妹几年前在摊位里被热汤烫伤,次女林美芳和幼女林可儿不忍心她那么辛苦,先后来帮忙,如今都学上手了。

沈秀卿说,从前凌晨打烊后,大伙儿还继续炸猪油渣到天亮,如今改成早上7时许开工,从午市开始卖。

两姐妹都说,虽然隔壁摊位也卖肉脞汤面,但大家相敬如宾,生意各人做,从来不拉客。

天天凌晨上巴刹挑鲜鱼

潮州糜老板每天凌晨3点上巴刹,亲自一条条挑选当天最新鲜的鱼。

食为大潮州糜老板陈炳成与妻子,一同打理摊位,每天的招牌新鲜蒸鱼是许多食客的最爱。 

食为大潮州糜摊主陈炳成(64岁)说,父亲从中国潮州过来,本来在街头卖咖啡,熟食中心43年前落成后,两父子就来卖潮州糜。他的父亲七年前过世,享年95岁。

住附近的他每天凌晨3时走路上巴刹,亲自挑选当天最新鲜的鱼,拿到摊位清洗处理,烹煮出价格大众化的招牌蒸鱼。

除了20多种菜色,招牌蒸鱼每天只卖一种,看当季的时鲜来决定,可以是白肚鱼、甘望鱼、色拉鱼、红斑、红哥里或魟鱼。

“我蒸鱼什么调味都不加,一天大概卖五六十条。一只从3元5角,只有红斑卖5元。虽然鱼一直起价,但我尽量不起。老人区不能卖太贵,要让每个人吃得起。”

两年前获得米其林必比登推介的他说,成功秘诀是专心一事:“每天卖最新鲜的鱼”。他除了过年和出国,每天都开档。

他透露,已故喜剧双宝王沙和野蜂是老顾客,当时一条蒸鱼只卖两元。

3儿承父业开4摊老摊主17小时帮顾摊

菜市猪肉粥少东严佳强(左)敬佩父亲严亚兴的工作态度,决心继承他的手艺和敬业乐业精神。

老摊主卖海南猪肉粥33年,三个儿子继承父业开了四摊,他强调“上等粥要用上等米”,每天17小时顾摊帮儿子。

菜市猪肉粥老板严亚兴(73岁)的海南粥获得不少食评家大推,他早年在菜市帮姐姐的家翁卖粥,学起来后自己开摊,26年前来凤山陆续开了两摊,目前由次子严佳勇(39岁)和老三严佳强(36岁)打理,长子则打理在淡滨尼圆巴刹和文庆路一带的分店。

他说,海南粥强调口感比较黏,他创业至今都用最好的泰国香米,也重视用料新鲜和掌握火候。

老三严佳强(36岁)透露,他大专毕业后在财政部当了五年公务员,在机场负责税务。“六年前看到父母逐渐老迈,身体不舒服,我不希望他们继续这样操劳,做出了重大决定,来当小贩继承父业。”

他坦言,当小贩需要更自律,也要有更强的心理素质面对各种顾客。他很敬佩父亲的工作态度,透露父亲每天早上9时就到摊位准备材料,一直帮到凌晨2时收摊,每天只睡五小时。母亲也在家里切鱼切肉,再带来摊位。

公众可登录www.oursgheritage.sg网站支持小贩文化申遗,活动将进行至2020年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