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淡滨尼蚊患 女童眼叮成包

陈女士女儿的眼部下方被叮了个包。(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淡滨尼组屋“蚊”满为患,女教师多种防蚊器仍无阻蚊子,两幼女身上多处被叮成包,日前用蚊拍灭蚊,12小时内拍死了21只蚊子。

住在淡滨尼81街第818座组屋的陈女士(36岁,教师)上个月14日在短短10分钟内,便捕捉了8只蚊子,一天下来,她用蚊拍共拍死了21只蚊子。

陈女士透露,自从居家办公后,发现家中蚊子数量增加,还时常叮咬两岁和四岁的女儿,身上多处被叮成包。

“两年前,我女儿刚出世时,我就陆续购买了防蚊器、防蚊贴、蚊香等,前后至少花了100元,但这些如今都没法防蚊了。”

20200802_news_smtampinesmozzie2_Large.jpg
陈女士女儿的手脚常遭蚊子叮咬。(受访者提供)

她表示,她曾拿蚊拍乘搭电梯,发现里头也有许多蚊子,令她感到费解。记者日前走访时,不到一小时也遭蚊子两次叮咬。

五年前搬来时,陈女士得知该处是骨痛热症的黑区,但环境局不久在这一区展开实验计划,释放带有沃尔巴克氏菌(Wolbachia)的雄性伊蚊,从而抑制伊蚊数量,减少骨痛热症病例。

根据环境局网站资料,目前这一带的淡滨尼区有5起骨痛热症病例,已脱离黑区,但陈女士认为这不代表无伊蚊存在,还是感到忧虑。

20200802_news_smtampinesmozzie3_Small.jpg
陈女士女儿的手脚常遭蚊子叮咬。(受访者提供)

三招“防身”

居民穿长裤、关窗户、喷防蚊液“防身”。

陈女士指出,晚上会让女儿换上长裤长袖,预防他们手脚被叮咬,却仍无法阻挡蚊子,有一次女儿睡醒,发现眼皮被叮得肿起来。

《新明日报》记者走访其他单位,居民纷纷表示遭遇同样困扰,陈素娟(78岁,退休)透露,近几个月蚊子多,几乎每晚都会被叮。

“儿子的窗户向着走廊,晚上睡觉都会把窗户关上。”

居民李先生(36岁,销售员)则会在衣服贴上防蚊贴及喷防蚊液,做好防蚊措施。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8月2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