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本地音乐人两米半平台跌下 四度命危醒来变瘫

王沛永出意外前曾是独立乐团歌手和贝斯手,时常出国演出。(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一年前不慎从两米半高的平台跌下,本地独立音乐人颈椎骨折,曾四次在死亡边缘徘徊,在医院醒来时肩膀以下瘫痪,一度想要放弃生命。

29岁王沛永在新加坡中央医院加护病房住了100天,在家人和医疗人员照顾和关爱下找到的生存意志。他的情况有起色,现在能说话、进食,以及独立呼吸,去年10月出院。他如今希望借助治疗,一两年后能恢复手臂的部分活动能力。

王沛永不久前通过视讯在医疗研讨会CAREhab新加坡康复大会上,分享他的故事。

对于去年7月21日意外的起因,王沛永日前受访时不愿多谈,只透露事发当晚,他与朋友在一起,失去平衡从一个平台跌下,背部着地。

“朋友发现我一动也不动,似乎没有心跳。有人急忙为我进行心肺复苏术。后来在救护车上,我的心跳又停顿近五分钟,再被抢救回来。”

他的第三和第四节颈椎骨折。在医院动完手术后及手术后两周,情况两度危急,幸好渡过难关。

之前有焦虑和轻微抑郁的王沛永,出意外后一度陷入低谷。他坦言,刚醒来时动弹不得,满身插管,戴呼吸器,无法说话,完全无法接受事实。“我觉得自己几乎失去一个正常人生存的条件,曾想放弃一切。”

醒来后约两周,在亲友及宗教信仰的扶持下,他从起初不跟人说话,开始振作,不再自我放弃。约一个月后,他的四肢从全无知觉到恢复一些感觉,从只能吸收液体食物到能吃正常食物,并能够独立呼吸,只在晚上睡觉时仍需呼吸器。

侥幸存活下来,让他更珍惜生命。“我还活着,有机会慢慢好转,这总好过完全瘫痪或失去生命。”

他说,像他这类脊椎伤势的病人,有的一辈子难动弹,但也有人逐渐能使唤双手、也能工作,较独立地生活。“坦白说,我的伤势若永远无法改善,我会很难接受。如果这是注定的,或许我也无法改变什么。目前我能做的就是保持积极,一步步来,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就尽量让自己恢复。”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8月5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