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工人嫌重没盖坑 教练不慎坠坑 死者母:我儿枉死

(左图)死者当时就是坠入这近四公尺深的井坑中丧命。(右图)邓文汉在露天酒吧1-Altitude值班时,为了阻止顾客进入封锁区,跑过去途中坠入没有盖上的坑井,当场丧命。(档案照/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26岁私人健身教练,兼职当保安员,值班时意外坠入四公尺深的井坑丢命,验尸庭针对死因进行研讯时,庭上揭露井坑盖子重达80公斤,每天掀开合上清洁工嫌麻烦,因此没有在每天工作结束时盖上井坑。痛失爱儿,母亲庭外落泪道:“重也应该盖,不应该这样。我儿子的命就这样没了”。

《联合晚报》早前报道,去年6月9日凌晨1时30分左右,在莱佛士坊一号(One Raffles Place)第63层顶楼的露天酒吧1-Altitude值班的兼职保安员邓文汉(26岁),为了阻止两名越过封锁范围的酒吧顾客,在往两人方向跑去路程中不慎跌入近四公尺深的井坑,当场枉死。

验尸庭昨天传召负责查案的调查官及人力部调查员上庭供证。死者的父母和姐姐都出庭听审,并聘请一名律师。

庭上揭露,邓文汉6月8日值班当天迟到,没有参与开工前的会议。但主管在他抵达后,曾个别告知他必须注意的事项,这包括带他了解场地,及提醒他必须注意开着的井坑。他当天的责任之一,就是确保没有顾客走入封锁区域。

根据人力部调查员庭上的供词,机械吊篮(gondola)的开关在井坑内,清洁工人必须打开井坑盖才能启动机械吊篮。

她指出,根据清洁工人的说法,由于井坑盖约80公斤重,要每天掀开又盖上是个“麻烦事”,所以才会放着不盖,直到完成清洗大楼外观后才盖上。

研讯结束后,死者母亲陈练宝(60岁)庭外受访时,提到儿子便落泪,哭着说:“重也应该盖,不应该这样。我儿子的命就这样没了”。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8月6日的《联合晚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