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本地最大冠病感染群榜鹅S11宿舍疫情近尾声 剩一隔离区两周内料解封

字体大小:

跨机构工作小组副指挥官陈放群强调,即使检测工作已经完成,也不表示抗疫工作可以松懈。但如果在居住和工作的地方都有非常有效的措施,防止不同群体的客工互动,就算不幸有新的确诊病例,我们也不须要隔离太多人。

本地最大冠病感染群、榜鹅S11客工专用宿舍的隔离期已经接近尾声。其中仅剩的一栋被划为隔离区的住宿楼,相信也会在接下来两个星期内解封。

住这里的客工,困居四个月后终于可重获自由,再度为生活打拼。但这不等于业者和客工就能高枕无忧,因为疫情可能随时再次来袭。

17座宿舍楼仍列隔离区

本地约26万5000名宿舍客工已经复工,经过透彻检测后,绝大多数的客工宿舍已列为安全宿舍,目前仅剩个别宿舍内的17座大楼仍然被设为隔离区。截至本月4日,18万名宿舍客工已有“绿色通行码”,可以安全复工。

宿舍当中疫情最为严重的要属S11宿舍,那里从3月底成为感染群以来,几乎每天都有新增病例,病例总数已超过2800个。跨机构工作小组副指挥官陈放群日前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他相信这个本地最大的感染群接下来应该很快就不会有病例,因为测试工作已经完成,客工都在隔离等候检测成果。之后,仅剩下的一座隔离区也会解封。

针对S11宿舍在经历了整整四个月后仍然还有确诊病例的问题,他说:“基于病毒的性质,病患可能没有任何症状,但工人们难免会互动,因此在检测的过程中还是会找到一两个确诊病例,我们必须进一步隔离与他们有密切接触的人。”

陈放群也是人力部外劳管理署策划与机构发展处处长。他强调,即使检测工作已经完成,并不表示抗疫工作可以松懈。他说:“除了宿舍的生活情况,其实工作场所是否有实施安全距离措施也是非常关键。如果在居住和工作的地方都有非常有效的措施,防止不同群体的客工互动,就算不幸有新的确诊病例,我们也不须要隔离太多人。”

双溪登加客工宿舍曾有大感染群 今已转“安全”

对于是否会再次出现整个客工宿舍必须列为隔离区的情况,他认为机会不大。因为人力部积极与雇主和宿舍业者沟通,确保他们都坚守安全措施,并协助遇到困难的雇主或业者。

他透露,除了减少不同客工群体交叉互动,尽早发现病毒也是主要策略之一。客工每14天都要进行检测,但当局也采取抽样测试的方式,要求雇主每天都送一部分的员工去测试。这个做法有助尽早察觉个别工作场所是否已形成新的感染群。

在人力部的安排下,《联合早报》记者本星期走访本地最大的客工专用宿舍之一——双溪登加客工宿舍(Sungei Tengah Lodge),了解该宿舍如何为疫情后步入正轨做好准备。这里一度有超过2200个病例,是仅次于S11的感染群,但已于上个月21日“退群”,成为安全宿舍。该宿舍可容纳2万5000人,但目前只有约1万9000名客工居住。他们当中的1万1000人已返回工作岗位。

宿舍的首席营运官李勋受访时指出:“为了让员工尽早复工,我们工作人员得确保他们每一个人都安装了手机应用,这是人力部在复工前对所有客工的要求。虽然这里有将近2万人,但我们做得很仔细,才能这么快被列为安全宿舍。”

为尽早复工 建筑商承担额外成本

我国许多工程项目须要尽快复工,以减低疫情对业界的打击。为了尽快得到人力部的批准,雇主都积极安排,务必达到各项安全要求,成本也因此提高。

从4月起,本地建筑业、海事工业,以及石油化工业的外籍劳工大部分都被隔离在宿舍内,但过去一个月已经有不少员工回到工作岗位。

雇主必须确保工作场所有实施安全距离、安排私人交通载送员工上下班,以及将同一个工地的员工聚集在一起居住,并确保他们不会与其他项目的员工有接触。

建筑公司罗工程的总经理罗尔顺受访时透露,公司目前有250名客工居住在双溪登加客工宿舍,当中200名已经复工。

他直言:“复工后成本一定会增加,比如为他们外包的载送服务,为了保持安全距离,只能承载一半的人数。但为了尽快复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宿舍厨房与食堂未恢复

罗尔顺也说,在疫情来袭前,公司只在工地为员工提供伙食,其他时间都是员工在宿舍内自己煮饭吃。但目前客工还不能使用宿舍内的公用厨房,食堂也还未恢复运作,公司为提供三餐成本有所增加,可是员工的福利也很重要。

另一名雇主中信工程的董事长黄顺成受访时也表示相同看法。他有80名客工居住在双溪登加客工宿舍,当中76名已经复工。

他透露,这些新的条例一定会加重成本,但为了让工程继续,都是有必要的。

黄顺成也说:“另一个挑战就是必须安排同一个工地的工人住在一起,但是我们和不同宿舍仍然有合约,我唯有想办法把不同宿舍的客工分配到不同的工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