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成本并非唯一原因 雇主态度与既定印象影响中年求职

(左图)刘丽珊通过人脉找到幼教工作,目前半工半读,获取幼教行业所需技能。(右图)杨妙莹硕士毕业后碰上冠病,就业机会稀缺。她申请了两份初级职位的工作,并愿意减薪,却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受访者提供)
(左图)刘丽珊通过人脉找到幼教工作,目前半工半读,获取幼教行业所需技能。(右图)杨妙莹硕士毕业后碰上冠病,就业机会稀缺。她申请了两份初级职位的工作,并愿意减薪,却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受访时说,公司如果没有表明要考虑中年人,人事部为了明哲保身,不会刻意招聘中年人,因此公司领导的支持很重要。

刘丽珊(46岁)两年前就想从珠宝业转行当幼教教师,尽管做好减薪和学习新知的心理准备,她发出的履历都石沉大海。

今年,她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丈夫同事的妻子,对方正好是幼儿园管理层一员,刘丽珊这才找到幼教工作。

四五十岁的中年员工求职频频碰壁,除了基于当中一些人不愿改变、妥协,雇主乃至社会对他们的既定印象也是导因之一。

刘丽珊接听《联合早报》记者电话时,她在上的幼教网课正要结束,电话另一端还能听见导师的声音。

谈到她的转行经历,她说:“你要有机会踏入那个圈子,跟他们聊天,让他们知道你的志愿和兴趣、为什么你要转行,才能说服他们,单单看履历其实真的很困难。”

20200820_news_employmentnew.jpg
今年第一季重返职场率。

她目前参与政府的“专业人士转业计划”,以半工半读的方式接受培训。跟她一起上课的同学,转行时也有类似经历。

多年来,被裁退者以薪金相对高的中年人居多,他们失业后往往也更难找到工作。就算退休年龄和重新受雇年龄上调,意味中年人跑道更长,这样的现象也没怎么改过来。根据今年第一季劳动市场报告,失业六个月后,40多岁者只有66%找到工作,50多岁者只有52%找到工作。

政府也意识到中年求职的困难,在应对冠病的纾困措施中,针对年满40岁求职者的就业援助比年轻人的多。

例如,本月最新宣布的招聘奖励计划,雇主从下个月起聘请年满40岁的员工,就能获得50%的薪金补贴。补贴以薪金首5000元计算,为期12个月,但企业要在一年里获得全额补贴,就得维持整体本地员工的人数。

其他援助措施包括推出技能创前程中年转业援助配套,以及给予他们额外500元技能培训补助。

然而,工资成本并非雇主不愿聘请中年人的唯一原因。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受访时说,公司如果没有表明要考虑中年人,人事部为了明哲保身,不会刻意招聘中年人,因此公司领导的支持很重要。

杨妙莹(57岁)三个月前完成本地大学的老年学硕士课程,却碰上冠病疫情暴发。她申请了公共领域的工作,同样音讯全无。

她不介意从事初级职位,其中一份工作的薪水估计只有她之前收入的四分之一,是为期一年的短期工。

她受访时说:“虽然薪水和层级较低,但我觉得那工作很有意义,可以帮助他人,运用我的知识,没想到会被拒绝,连入围都没有。”

由于无法询问具体被拒原因,杨妙莹猜测是不是雇主觉得她年纪太大,不能和同事打成一片。

人力资源专才学会总裁马杨克(Mayank Parekh)受访时认为,没有获得面试机会,未必是年龄的问题,也有可能是公司内部运作的关系。

他举例说,有些雇主可能收到很多份履历,无法逐一回复,甚至无法翻阅每一份履历,而疫情期间求职者更为焦虑,执着于落选原因也可理解。

特斯拉说,经常听到的是雇主以为中年求职者不愿减薪或不接受主管比较年轻,但如果他们愿意这么做,那应该与年轻求职者一并考虑。“雇主应该至少给中年求职者机会解释为什么能接受这些条件,而不是假设他们永远无法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