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国会新人跃跃欲试

字体大小:

哈莉玛总统周一(8月24日)为新一届国会主持开幕式并发表政府施政方针,由人民一人一票送入国会的代议士也将一一宣誓,誓言恪尽职守。

多位新科议员一周后将轮流在议事殿堂上作首次演讲,《联合早报》在他们初试啼声之前,访问了当中的四位新任朝野议员,包括一位部长和一位市长,了解他们最关心哪些课题,以及最希望推进哪一方面的发展。

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 陈诗龙:我到55岁才知天命

20200823_news_mp4_Large.jpg
以2020年大选“最年长新人”姿态当选的陈诗龙医生,获李显龙总理直接委任为总理公署部长,同时兼任人力部和贸工部的第二部长。(林泽锐摄)

职业生涯的首个15年用来创业,第二个15年先主管医院后坐上上市公司第一把交椅,新任总理公署部长兼人力部和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原本以为他的第三个15年,应该有机会在社会企业领域做出贡献,但李显龙总理邀请入阁让这个计划落空。

陈诗龙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坦言,从没想过会入阁成为部长,原本想法是选上国会议员之后加入一个政府国会委员会,还有时间可设立社会企业,如今却得保持过去那样的紧张生活步伐。他说:“五十而知天命,我到了55岁才知道,有可能这才是我的天命。”

陈诗龙也指出,按常理推断,一个55岁的人不应该被邀请入阁为国服务,但眼下中美关系持续紧张,全球供应链也受民族主义的威胁,他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责任确保国家的生存。

“我当然已到了可以放下一切慢慢步入夕阳的阶段,但我的孙子辈怎么办?新加坡是我唯一的祖国,我生于斯、长于斯,朋友和故去的父母都在这里……我非常乐意为国服务。”

希望推动政府支持起步公司

这位百汇班台集团前总裁兼董事经理,有着丰富的私企经验,这在我国内阁中并不多见。他透露,自己会向同侪分享本地起步公司所面对的困难,并希望推动政府支持这些创业者。

他说,由于本地市场很小,起步公司很难以此作为跳板,它们在获得资金、得到当局的验证和信任等方面也不容易,因此政府如果能够提供适当的扶持,将能够形成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

陈诗龙也说,要不是受到本地市场规模的限制,本地其实拥有非常坚实的人才核心,并不缺乏点子。“只要我们在接下来五至10年能够培养出几个独角兽(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公司)……很多地方都很欢迎新加坡品牌,这些企业将能够在全球范围大放异彩。”

谈到当部长和当医生的最大不同,他说看病通常是把所有精神集中在病人身上,关键是对症下药。“当部长则有很多不同的考虑,因为你看一个病人下的药对的话,病症就解除……政府的措施则可能很多年后才知道药有没有效,影响成千上万人的生活、生活水平。”

擅长时间管理 从容受命兼顾多部门

同时兼顾人力部、贸工部以及社区方面的工作,陈诗龙却显得从容。他指出自己的生活一直都过得相当紧张,念中学的时候,他就和很多年轻人一样选择了以半工半读升学,而不是提早加入工作的队伍。

“我念中学的时候每天都教补习,要忙到晚上10点……所以我得安排好时间,最好是能够在学校就把功课做完。”

上大学之后,他更戏称自己是全职打工,业余医科生。毕业成为家庭医生之后,陈诗龙说他早上7时30分就要和诊所的工作人员开会,以便在9时诊所开门前交待清楚大家应办的事,晚上又要忙到10时。后来他成为百汇班台集团总裁兼董事经理,更是须要管理跨越不同时区的医疗机构,工作时间更是短不了。

他说:“大选前的六个月反而是我最轻松的时候,自己都有点不习惯……现在唯一的不同就是我发现公务员比私企员工更努力,半夜两三点还给我发电邮。我于是决定半夜以后的电邮一概不回复,等到凌晨5点起床以后再说。”

我国抗疫措施是未雨绸缪

我国未来实现冠病零感染的可能性非常低,陈诗龙医生认为,客工宿舍下个阶段的重点在于保持警惕,并在提升硬件设施的同时,引导客工改善卫生习惯,这样才能抑制冠病疫情进一步传播。

他受访时指出,幸好冠病在本地造成的死亡病例非常少,这让人们对本地医疗体系充满信心,医疗系统也不至于崩溃。

“整体而言,控制疫情扩散的工作非常艰巨,成功为数10万客工进行筛检并不是件容易办到的事,世界上没有几个国家办得到……你也会发现应对疫情的跨部门工作小组获得整个公务员体系的支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根据2020年大选后人力部的分工安排,有医疗背景的陈诗龙分管客工事务,如何在下一抗疫阶段防范冠病病毒卷土重来是工作内容之一。

进入新千禧的首20年,人们已经历了沙斯、H1N1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伊波拉等病毒的侵袭,眼下冠病疫情也还未解决,平均四五年就会有一次比较大的流行病传播。陈诗龙指出,我国眼下采取的抗疫措施也是未雨绸缪,下一次疫情来袭时,“我们会有更好的准备”。

他也说,改善宿舍条件须各方合作,在平衡需要的同时,当局也借助新科技来营造安全的环境,因为“我们要客工的健康得到妥善照顾,确保他们的安全有保障,也不会危及整个社会”。

陈诗龙在贸工部则分管新加坡科技研究局和能源市场管理局。他指出,除了推动研发,他也会着力于推动公私机构的合作,并促成生物医药领域一些起步公司与国际知名机构的合作,最终培养出这些领域的本地人核心。

至于人力部与贸工部工作之间的重叠之处,陈诗龙说:“贸工部的工作其实也关乎人力政策,我们要如何在吸引外界投资、吸引外国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和技师的同时,确保本地人才也能得到培养。”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东南区市长 阀贺米决心推进渐进式薪金模式

20200823_news_mp_Large.jpg
身兼多职的阀贺米(右一)勤跑基层,定期挨家挨户进行家访。(取自阀贺米面簿)

迄今加入工运不足五个月,人民行动党新科议员阀贺米的贫苦出身、军旅背景和社服经验,让他在协助受冠病危机重创的各阶国人时能够设身处地,推己及人。疫情结束遥遥无期,阀贺米下来将在国会持续为低薪工人发声,关注心理健康议题的他,也承诺为有需要的国人提供支持与援助。

从政前是回教理事会副理事长的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阀贺米(Fahmi Aliman,48岁)今年4月7日,即病毒阻断措施实行首日,正式加入全国职工总会,出任行政与研究部主任。

他告诉《联合早报》:“我原先对工会运作一无所知,必须在短时间内掌握全新的知识,却碍于病毒阻断措施,无法与个别工会交流,但我如今正逐步建立起知识和联系网络。”

阀贺米加入回理会前是名正规军人,他从军26年,退役时军衔是上校,是武装部队里军阶最高的马来回教军官之一。

阀贺米踏入工运时,本地疫情正日益加剧,他当时被指派协助处理客工宿舍问题,以及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SIRS)的申请事宜,让他有机会近身了解疫情如何影响外籍工人的作息,以及冲击低薪国人的生计。有了这些经历,阀贺米有更大的决心,推进渐进式薪金模式等现有政策,助国人一臂之力。“从事工运,你必须要有助人之心,苦民所苦,并且不怕卷起袖子行动。”

过来人经历 敏感同理心

阀贺米年幼时家境贫寒,父亲生前是检查煤气的工人,母亲则是清洁工人。她因学习烹饪,后来有机会负责运营工厂餐厅,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正因为自己是过来人,在马林百列负责芽笼士乃分区的阀贺米,更留心区内有需要的家庭,尤其是因兼顾学业和照顾父母而身心俱疲的年轻学子。他说:“近期有数据显示,年龄介于18岁至34岁的国人较有可能面对心理健康问题。我们区内有些年轻学生须同时照顾双亲,又应付沉重的课业负担,我们应为他们想出对策。”

除了勤跑基层,上月底接任东南区市长的阀贺米,也开始走访芽笼士乃区内逾100个宗教组织、地缘会馆和宗亲团体等,敦亲睦邻之余,也增进不同宗教和民间组织之间的相互了解。“沟通、交流,是建立互信所需的关键步骤。”

义顺集选区议员 陈浍敏要搭桥促进政府和民间组织沟通

20200823_news_mp2_Large.jpg
陈浍敏左手腕上的风筝文身,提醒她做事要舍得放手,才能飞得更高。(严宣融摄)

义顺集选区新议员陈浍敏常因左手腕上的文身,而被指她的形象和一般人民行动党议员不太一样。这个风筝图案的文身其实是她用来提醒自己做事要舍得放手、放开胸怀,才能飞得更高更远。

2014年,陈浍敏创办的弱势妇女援助机构Daughters of Tomorrow(简称DOT)结束了三年的社会企业身份,转而注册为慈善机构。这虽然意味组织能获得更多资金来实现宗旨,但对陈浍敏来说,心里却经历了一番挣扎。

“某种意义上这算是一种放手。当它还是社会企业的时候,你拥有它,但注册为慈善机构后,它就不再属于你了,而是属于所有人……你必须放下一些执念,才能让它踏出下一步,走得更远。”

进入国会,陈浍敏(38岁)仍会继续关注如何帮助妇女重回职场。她受访时指出,在人口老龄化以及冠病疫情加剧经济负担的情况下,如何从减轻看护负担、提供更多育儿假等方面给予帮助,有待探讨。

如何加强社会援助机制,也是陈浍敏关注的课题。她说:“比如,新加坡的社会安全网强调的是家庭作为提供援助的第一道防线。这虽然没错,但在家庭同样面对困难时,又该靠谁?”

推动社会进步需要互信

陈浍敏说,现在有更多年轻国人有提倡社会平等的意识,这是件好事,但个别群体在提出想法时,一味发表自己的看法却没有考虑和了解到其他观点,未必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最佳方式。

陈浍敏分享过去对政府部门和非政府机构之间互动的观察,指一些非政府机构为了推进前卫的理念,甚至当面批评政府,久而久之形成双方之间的不信任。双方各执己见,无法和解并找到解决方案。

要促成政府和公民社会团体之间的互信,后者就不能只说不做。陈浍敏说,公民社会团体如果只提出批评,却没有实际行动来支撑这些批评,政府相对而言不会那么愿意听取它们的看法。

以DOT为例,陈浍敏指出,该组织除了提出理念,也推出计划帮助扶助对象,提高了在政府部门眼中的可信度。“政府愿意听我说,我说的也有建设性,这么一来我们就能取得一些进展。”

陈浍敏认为,自己作为新人,较没有历史包袱,因此她希望能在政府和民间组织之间搭建桥梁。“就像夫妻之间久了会有误解和包袱……放下包袱可以促进沟通。所以有时我们得洗洗牌,不要带着偏见去分析问题。无论是人民、机构、政治人物,或是非政府组织,这个能力是可以培养的。没有了包袱,就会更勇于合作。”

盛港集选区议员 蔡庆威:首要任务为民发声

20200823_news_mp3_Large.jpg
蔡庆威(中)指出,当上议员后更意识到自己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在短时间内收集到足够的居民反馈,有效地为他们在国会发声。图为2020大选期间,他与盛港集选区团队成员辣玉莎(左)和林志蔚(右)一同走访选民。(海峡时报)

工人党新议员蔡庆威认为,如同一家公司要确保账目清晰有条理,就得外聘审计员查账而非仅依赖内部审核,国会也需要有效和具建设性的反对党扮演关键的制衡角色。身为反对党代议士,他希望自己下来能是国会里一把独立、客观的声音,为辩论增值。

谈及对国会新会期的期盼,这名33岁的盛港集选区议员首先认为,最重要是回到议事殿堂最根本功能,即议员必须参与制定法律、检视政府的政策,并监督国家财务状况。

他说:“不论代表哪个政党或担任什么职务,所有议员都有责任审视即将通过的法案,确保任何法律的修订或制定都符合新加坡和新加坡人的利益,并且检查政府在决策过程中是否存在盲点。”

感知民生课题是社会普遍焦虑

在刚过去的大选中,工人党拿下盛港集选区,当选议员增至10人,该党秘书长毕丹星被正式指定为国会反对党领袖。

选民对工人党的期待提高,也让该党新晋议员意识到有重担在身。蔡庆威在透过电邮答复《联合早报》的询问时指出,工人党过去都相信要扎根选区,必须频繁地与居民面对面接触,而新议员更意识到他们必须加倍努力,才能在短时间内透过家访和走访活动,收集足够的居民反馈。

例如,竞选期间走访盛港选民时,蔡庆威已注意到国人针对生活费、就业和生计等影响他们切身利益的议题感到焦虑,近来这种焦虑进一步增加。工人党代议士希望能在国会为他们发声,传达他们的担忧。

他说:“一些居民失业,有人面对减薪,有工作的人则因目前经济危机带来不确定性倍感压力。我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创造具体的方案并在国会提出,尝试减少居民的担忧。”

密切关注组屋屋契回购等课题

蔡庆威在跨国投资银行担任证券研究分析师。加入工人党前,他曾积极参与该党有关住房课题的讨论,之后参与拟定工人党协助组屋保值的政策建议书。工人党在大选前发表这个建议书。

蔡庆威说,他一直密切关注组屋屋契回购等住房相关课题,但要更好地代表盛港居民,他认识到不能只聚焦单一议题,而必须综合考虑居民所有诉求,为选民发声才是他的首要任务。他也说,从民生课题到范围更广的国家政策,工人党议员下来都将在国会里尝试找到平衡。此外,蔡庆威也透露,盛港集选区团队将继续探讨开拓不同渠道,尽可能以更快方式接见选民,把触角伸得更远更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