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调查:过去12个月 约一成本地家庭曾陷入食物不足情况

字体大小:

调查是在冠病疫情前进行。食物不足(food insecurity)指的是家庭缺乏或没有信心获得足够或适当的食物。它不等同于饥饿。在受调查食物不足的209户家庭中,近八成没有获得食物援助,而大多数其实没有寻求过援助。

一项全国调查发现,约一成的新加坡家庭在过去12个月,经历过至少一次食物不足的情况,当中有五分之二的家庭,更是每月至少经历一次。

20200917-food-insecurity-infographic.png

受访的1206户家庭来自不同社会经济背景。问卷有18道问题,其中10题衡量家中成人的食物情况,另八题衡量家中孩童的食物情况,结果显示有209户(17.3%)属于食物不足的家庭。

这项调查是在冠病疫情前进行的。新加坡管理大学连氏社会创新中心的研究团队,在慈善机构新加坡食物银行的委托下,于去年7月至12月间,访问了1206户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家庭,得出上述结果。

根据调查报告,食物不足(food insecurity)指的是当家庭缺乏或没有信心获得足够或适当的食物,以健康生活。它不等同于饥饿,家庭只要在一段时间里难以获得足够的营养食物,就可被视为食物不足。

由于研究团队访问了较多居住在一房式至三房式组屋的家庭,为更好地反映全国情况,团队因此按新加坡居民的住屋类型、种族和最高学历分布情况,对数据进行了加权计算。

结果显示,10.4%的居民家庭过去12个月,经历过至少一次食物不足的情况,当中约三成家庭的食物严重不足,意味着他们已减少所摄取的食物,且三餐不定。

此外,食物不足的209户家庭中,近八成(78%)没有获得食物援助,而大多数(62.2%)其实没有寻求过援助。他们给出的三大理由包括:觉得不好意思、不清楚获得食物援助的渠道,或是认为其他人更需要食物帮助。

报告中提出多项建议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协助调查

研究团队在报告中提出多项建议,包括须更有策略地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食物援助,例如用地图标出弱势家庭所在区域,并为慈善机构提供相关信息。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也从旁协助这项调查,包括与研究团队合作改进调查方法。

针对调查结果,当局昨天发声明说,将继续与食物救济工作小组(Charity Food Workgroup)合作,解决新加坡家庭食物不足的问题。

这个去年成立的跨机构工作小组,成员包括食物银行等提供食物救济的组织,以及义工、企业和政府机构。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说,为更有效协调食物捐赠,食物救济工作小组正在制定两项计划,即建立统一数据库以记录获得食物援助的受益者,和试行在一些市镇委任“食物援助协调员”。

早前有慈善机构反映,由于机构之间缺乏协调,一些受益者可能同时获几家机构的帮助,以致食物浪费。

此外,这项全国调查也显示,食物不足的受访者,身体质量指数(BMI)更可能处在高风险值,即超重或肥胖,基于收入因素,他们更关注食物价格而非营养价值。他们也比较倾向有负面情绪,一些人甚至感到悲伤和绝望。

其他发现则在意料之中,包括食物不足的家庭的社会经济地位普遍较低,更有可能居住在一房式和两房式组屋,一家之主的受教育程度也往往比较低。

尽管如此,冠病疫情暴发后,食物银行创办人之一黄玮婷观察到,如今有越来越多住在有地住宅的人士寻求食物救济。

“冠病使许多人处在食物不足的边缘。这不仅是因为人们失去了兼职和自由工作的机会,也因为一些人原本就是靠薪水勉强度日。”

这个去年成立的跨机构工作小组,成员包括食物银行等提供食物救济的组织,以及义工、企业和政府机构。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说,为更有效协调食物捐赠,食物救济工作小组正在制定两项计划,即建立统一数据库以记录获得食物援助的受益者,和试行在一些市镇委任“食物援助协调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