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谁发现中年茵丹待业?

茵丹(站立者右一)求职一年之后终于在室内设计与装修公司WEDA找到工作。她的雇主梁铭生(站立者右二)使用网站“人才推荐”功能寻找合适求职者时,发现茵丹的经验和技能符合公司的需要,主动邀请茵丹面试。(林泽锐摄)

字体大小:

最近几年,新科技为传统行业带来了颠覆性变革,企业为了能在未来的新经济中生存,须经历痛苦的转型过程,“技能过期”的中年人士则可能遭遇解聘,重返职场又面对重重障碍。

冠病疫情来袭更是雪上加霜,我国今年上半年的就业人数锐减近13万,每100个待业者只有57个职位供竞争,刚毕业年轻一代的求职之路也异常艰辛。

当局为了克服这些就业难题,通过多种培训和实习计划提高国人的技能,并协助熟龄工人转换职业跑道,“新心相连”就业与技能配套就计划为国人提供10万份就业与培训机会,超过1000名应届毕业生已通过计划,在资讯通信、媒体、专业与金融服务等领域得到培训机会。

本期《实况报道》聚焦中年转业者和应届毕业生,了解他们在这个新常态下求职的心路历程。

中年转业个案①

重返职场时花了超过一年的时间找工作,47岁的人事与行政经理茵丹阿达姆(Intan Adam)最终得到的,居然是一个她没申请的职位。

茵丹在职业前程配对网站(MyCareersFuture.sg)上载个人简历时,她在系统中表示愿考虑自己没申请的职位。当时,她的未来雇主梁铭生使用网站“人才推荐”功能寻找合适求职者时,发现茵丹的经验和技能符合公司的需要,于是主动邀请茵丹面试。

劳发局网站发挥人才推荐功能

梁铭生是室内设计与装修公司WEDA的董事。他受访时说:“虽然茵丹没申请这份工作,但她的丰富知识与经验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对我最重要的是,她的领导能力、人际交际能力以及批判性思维是可转移到现在的工作的。”

他也说,身为雇主,劳动力发展局网站日前增设的“人才推荐功能”非常好用。“我很容易找到合适、潜在的求职者,配对最合适的工作。”

茵丹:向劳发局求助前碰壁一年多

有趣的是,当时茵丹在重返职场道路上到处碰壁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早就心灰意懒的她接到通知电邮时还不以为然,足足拖了一天才答复。

她说:“我在制造业工作了20多年,前年决定给自己放假,辞了职去旅行……回国后找工作,找了大半年都没结果,决定向劳发局求助。”

在劳发局的安排下,茵丹接受职业配对服务提供商Ingeus的帮助,除了重写简历突出个人经验和技能之外,她也得到面试方面的指导。

茵丹说:“我以前是人事与行政经理,过去都是我面试求职者,现在轮到我自己接受面试,会紧张,也会担心。”

政府系列计划协助中途转业者及毕业生

冠病疫情暴发后,为了迅速解决客工的住宿问题,速建客工宿舍有着不小的需求,梁铭生抓住这个商机,成立新的部门抢占市场,但他须要找人负责行政事务,就找到了茵丹。

如今茵丹已在WEDA顺利地工作了一段时间,还帮助公司通过“新心相连”毕业实习计划,招聘了三名实习生,负责建筑设计和网站美工。

梁铭生赞赏政府协助中途转业者和刚毕业学生找到落脚之处的一系列计划。

他说:“公司能借助中途转业者过去的经验,刚毕业的实习生也能为这个行业带来创新点子以及新的视角。”

中年转业个案②

蔡振喜50岁从见习生转数字化专业

人们买衣服总要试穿,新口味月饼上市会想要试吃,可你有没有想过,工作可“试做”?

蔡振喜(50岁)是中央公积金局数字化办公室的业务分析师,他正式加入这个法定机构之前,就先到那里“试做”了半年,以见习生的身份开发聊天机器人。

20200920_news_career1_Large.jpg
蔡振喜庆幸自小就有编程基础,造就了人生下半场的多姿多彩。(蔡振喜提供)

自小就喜欢编写电脑程序的他,大学商科毕业之后原本从事的是电脑器材的销售,间中也曾创业成立摄像公司,但最后还是难舍“心头爱”,想投身资讯科技业。

电脑基础原本就不错的他为了自我提升以及熟悉最先进科技,这几年都在努力进修,从工艺教育学院系统与网络管理课程、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专业文凭课程,直到目前在国大修读部分时间课程,朝着智慧系统科技硕士进军。

报名开发聊天机器人当见习生

去年,蔡振喜在职业网站Linkedin看到公积金局招聘见习生开发聊天机器人的广告,想要取得“实战经验”,于是报名参加。

半年的见习期很快就结束,蔡振喜开发的聊天机器人因无法落实所要的功能被“杀掉”,但他却意外收获了一份正式的职业。

他说:“在考虑这个项目去留的时候,上司对我这个实习生的意见非常重视,让我很感激……老板也满意我的工作表现,决定正式聘用我。”

蔡振喜认为,兴趣是重要推动力。“接下来15年,我希望能够借助人工智能提升公众使用公积金局网站的体验,同时也帮助同事自我提升,在自动化进程中转而从事更高增值工作。”

中年转业个案③

张伟贵为患病女儿换职业跑道

20200920_news_career2_Large.jpg
为了照料患病的女儿,张伟贵长达五年没工作,最近才重回职场。(张伟贵提供)

为了照顾罹患脑瘤的爱女离开职场五年,如今想要重新出发的张伟贵,借助实习与培训计划的安排,成功转换职业跑道。

张伟贵(51岁)过去在视听器材公司工作,从客户服务一步步擢升到研发部门,但他不时得出差,无法给家人足够的陪伴。

2016年,他9岁的幼女被诊断出患有脑瘤,除了动手术,还得进行化疗和电疗,并且在隔离舱里度过不短的时间,才得以免除细菌感染。

张伟贵忆述当时情况:“我们那时候进出医院的次数,多到像是自己第二个家一样,也接触了许多医护人员,对这个行业多少有了解。”

他坦言,当时家里只剩下妻子一人工作,经济确实面对压力,所幸两名较年长儿子很懂事。因此,女儿回校上课之后,张伟贵就开始寻找重回职场的机会。

爱女患病的经历也让张伟贵的人生观发生了不小的改变,想要投身医疗保健领域,因此一直在寻找机会边学边做。

张伟贵后来通过实习与培训计划在英国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接受培训,成为电子与自动化技师,负责维护医疗器械,但他得先重返校园。

“三个月在理工学院进修,班上的同学年龄还不到我的一半……然后再去企业实训,得适应不同的工作环境和流程,有些时候甚至全副武装到洁净室工作。”

享受学习过程的张伟贵对此甘之如饴。他说:“我现在对攀爬职业阶梯或高薪不感兴趣,能帮助病患及他们的家人,是最有意义的事。”

毕业生个案①

洪梓颖: 新心相连助我看见梦想

20200920_news_career3_Large.jpg
国大商学院工商管理应届毕业生洪梓颖通过“新心相连”毕业生实习计划,在银行担任培训生。(林泽锐摄)

新加坡国立大学应届毕业生洪梓颖持有工商管理文凭,但她却想踏入金融科技领域,因此决定在毕业后参加强化课程提升自己,如今通过“新心相连”毕业生实习计划(SGUnited Traineeship Programme),在本地一家银行的金融科技部门担任培训生。

国大商学院工商管理毕业生洪梓颖(26岁)毕业后梦想在金融科技领域工作,但却缺乏相关的学业背景和工作经验,所以在毕业后决定参加国大新开办的国大—新加坡金融科技计划(NUS-FinTechSG Programme)。

7月刚开办的课程为期两个月,是全日制强化课程,内容涉及金融服务技术和商业基础。

洪梓颖认为,国大—新加坡金融科技计划下的课程由国大教授以及星展集团(DBS)、瑞银集团(UBS),以及电玩游戏供应商雷蛇(Razer)等知名公司联合开办,给予他踏入金融科技领域、成为开发员的好机会。

“课程提供了必要的证书和资历以及宝贵的技能,让我能够在崭新领域中占据一席之地。”

这项课程因获得“新心相连”毕业生实习计划和国大持续教育与终身教育学院(简称SCALE)拨款资助,洪梓颖无须支付任何费用。

洪梓颖说:“在这个艰难时期能有‘新心相连’这样的实习生计划让我感到庆幸。它使我能在毫无财务负担情况下踏入不同的工作领域。”

国大—新加坡金融金融计划旗下25名本地毕业生,都获得合作公司的全职或培训生职位。

冠病疫情导致就业市场僧多粥少,洪梓颖坦言,如今想找到工作难上加难,求职初期就吃了不少闭门羹。“身为应届毕业生,我必须与数百名具有类似甚至超过我的行业经验的求职者竞争,这样的求职过程十分艰辛。”

目前未正式开始工作的洪梓颖透露,未来一年内希望利用公司的资源和培训,让自己成为更好的金融科技开发员。他希望往后能加入公司成为全职员工,目标是被选为银行的管理培训生。

洪梓颖说:“在实习计划结束后,无论我是否继续在这家银行工作,我都会朝着成为金融科技产品开发员的梦想前进。”

毕业生个案②

袁可萱: 从实习计划开展就业目标

20200920_news_career4_Large.jpg
袁可萱通过“新心相连”毕业生实习计划,成为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培训生。(龙国雄摄)

袁可萱5月初从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后开始找工作,不巧碰上了冠病疫情,再加上阻断措施实施期间许多公司冻结招聘,求职并不顺畅。

国大文学暨社会科学院政治系毕业生袁可萱(23岁)坦言,在这样的环境下求职并不理想,身边一些朋友也因此沮丧。

不过,她在求职过程中一直保持开放的思维和胸怀。“对我来说,第一份工作更像是一块垫脚石,它可以为我获取经验和知识,使我进一步探索心仪领域或为未来的就业机会指引方向。”

对社区服务领域情有独钟的她,毕业后即向几个涉及社区服务的公共部门及私人公司求职。最后,她通过“新心相连”毕业生实习计划,加入社会及家庭发展部(MSF)成为培训生。

袁可萱透露,自己一直以来热衷于帮助他人,这源自于在大学期间参与的许多志愿活动与计划,因此被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毕业生实习计划所吸引。

“这可给予我机会直接参与社区服务的项目与计划,让我能探索其中,实现对社区服务的热忱。”

目前已经在社会及家庭发展部任职两个月的袁可萱一直都居家办公,起初还因此担忧。

她说:“因为无法与同事面对面互动,我当初还担心自己会难与同事相处。不过事实证明,我身边的同事都非常友善。”

“新心相连”毕业生实习计划将在一年后结束,袁可萱希望能在一年后找到一份全职工作,正式踏入社区服务领域。

“我认为12个月的时间段恰到好处,不但为我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也帮助我们为自己设下长期的就业目标。”

职业导师指点迷津

冠病疫情导致市场招聘情绪不高,求职者该怎么办?《联合早报》请来劳动力发展局职业联系站首席职业导师蔡淑君,为求职者释疑。

20200920_news_career5_Large.jpg
劳发局职业联系站首席职业导师蔡淑君:若不知如何着手寻找新工作,求职者应寻求职业指导的协助。(档案照片)

■职业导师如何帮求职者找到合适工作?

我们首先辨识求职者的长处和兴趣,并通过一对一的指导,帮助他们改进寻找合适岗位和申请的方式。此外,我们也会指导求职者为所申请的工作量身打造个人履历,并为与潜在雇主面试做准备。不过,求职者也要遵照自己的求职行动计划,并愿意尝试接受不同领域、不同的工作岗位。

■求职者经常面对的挑战有哪些?

很多求职者上一次找工作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个人履历没能清楚阐述自己能为公司做出的贡献,以及雇主为何要聘用他们。心灰意冷的求职者肢体语言和个人能量水平会带着负面情绪,很容易被面试者捕捉到。

■求职者是否应降低个人期望?

求职者对所寻找的工作有所期望是很正常的。根据我的经验,寻求职业导师帮助的求职者,通常想找类似之前工作的职位,希望(新职)需要的经验、技能和知识,以及薪资都和以前相去不远。不过,考虑到眼前情况之后,许多人会在短期内做出调整,考虑更多的选项,但长远来看,他们的长期期望还是不变的。

■被裁退的人该怎么办?

在这个困难时期感觉沮丧很正常,但人们不应失去信心,因为市场上仍有就业的机会。我会鼓励他们清楚列出自己的职业兴趣、技能,以及价值观,并思考与这些素质匹配的职业有哪些。他们也应该和来自不同领域的人们交流,通过进一步的了解,消除踏入新领域的担忧与焦虑。我建议被裁退者做以下三件事:

首先,审视具备的技能,了解哪些可转移到新工作,哪些可“推销自己”,让自己脱颖而出。

其次,保持身段灵活,可用开放的态度尝试参与政府推出的计划如“新心相连”就业与技能计划。冠病疫情虽影响了一些行业,但也为电子商务、制造、资讯通信、卫生与社会服务以及金融服务等领域创造了更好的发展条件。来自受影响最严重领域的求职者也可考虑在这段期间,从事需求量很大的临时工作。

第三,被裁退者对未来感到迷茫,不知如何着手寻找新工作,应寻求专业的职业指导。我鼓励他们尽早和劳发局的职业联系站(Careers Connect)或就业与技能培训中心(SGUnited Jobs and Skills Centre)接触,在职业大使或职业导师的帮助下,规划职业生涯的下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