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狮”半年 前景茫茫 醒狮团叹生存遇挑战

李源兴表示,今年在阻断期间仍有20至30场邀约,但都无法出队。(受访者提供)
李源兴表示,今年在阻断期间仍有20至30场邀约,但都无法出队。(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本地醒狮团吐苦水,半年未开工,如今靠农历新年收入维持运作包括支付租金和罗厘费用,感叹生存遇挑战。

冠病疫情影响各行各业,随着疫情逐渐好转,诸多限制逐步放宽,经济活动渐渐开放,更多人开始复工,但本地醒狮团至今仍未开工。

庙宇旨灵坛负责人李源兴告诉《新明日报》记者,上一次开工是在农历新年后的3月份,迄今已“停狮”约半年。

李源兴指出,旨灵坛体育协会有大约80至100名会员,其中约20名活跃醒狮成员,由于无法出队,因此协会也没有任何收入。

a3e14d4b-22c9-4f80-a92d-bf09a23e0923a_Medium.jpg
旨灵坛醒狮学院醒狮团队往年也会为店面开张到场助兴。(受访者提供)

也是旨灵坛醒狮学院负责人的他透露,阻断措施期间有20至30场邀约,不过不允许在公共场合奏乐,因而不被允许出队。

李源兴说,存放锣鼓道具的仓库每月租金高达2000元,目前协会以农历新年表演红包储蓄支撑。

“如果明年新年还无法出队,当局还不开放,(我们储蓄)最多可能只维持到明年6月。”

南仙龙狮体育会领队陆亚基也告诉记者,醒狮团有多达100多名队员,如今也停工约半年,其四个道具仓库租金高达2万多元,同时还要支付三辆罗厘的费用,目前也是依靠农历新年的红包储蓄在支撑。

李源兴说,协会在收到五次邀请时,向相关当局提出申请都遭拒绝。

“我们也了解,舞狮时敲锣打鼓可能导致有人围观。”不过他表示,希望当局可考虑开放公司或人数较少的场合进行舞狮活动。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9月26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