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半裸阿叔反锁厕所自残 镇暴部队到场支援

阿叔后背血淋淋,场面骇人。(取自网络)

字体大小:

敲打利器、乱扔物品、嘶喊狂喊,阿叔反锁厕所3小时,用剪刀自残,镇暴部队上门捉人。

这起闹剧发生在昨天(9月27日)中午12时55分左右,地点在义顺9道第317C座组屋。

2_1_Medium.jpg
阿叔被五名镇暴部队人员押送。(取自网络)

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居民表示,她当时在住家厨房,听见阿叔单位传来敲打铁器或刀的声音。“随后,阿叔开始撕心裂肺地大喊大叫,吓得另一名女邻居报警。”

女居民形容,警方随后来到,与阿叔僵持了几小时,最终才在下午约3到4点多逮捕他。

“阿叔被捕时只穿着一条内裤,也不断挣扎,需要四五名警员押送。他的双臂都是伤口,相信至少有10多处,还流着鲜血。事发时,他相信只是一个人,怀疑他是自残。”

另一名男居民则说,案发后,警方和镇暴部队都到场戒备,气氛紧张。

patx0439_Medium.jpg
电梯处出现血迹。(刘启成摄)

“我当时听见阿叔在单位内砸东西的声响,阿叔反锁自己在一个房间内,多名警员在单位内和他沟通交涉。阿叔还喊一句:‘他讨厌’,但我不确定是指什么。”

警方受询时证实,一名男子反锁在厕所内狂喊,不听从警员的指示开门。由于男子可能对自己或是厕所内的他人造成伤害,特别行动指挥处(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人员也被派到现场支援,因为可能需要强行进入。

patx0432_Medium.jpg
这起闹剧发生在义顺9道第317C座组屋。(刘启成摄)

警方表示,单位内有一名40岁男子手持利器,最终同意开门,并在精神健康法令(Mental Health(Care and Treatment)Act)下被捕。该名男子在清醒的状态下被送往邱德拔医院。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9月28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