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行动党输了谁的选票?

字体大小:

全国大选2020的结果在今年7月11日的清晨尘埃落定。在冠病疫情这个医疗和经济的双重危机下,一般人普遍认为执政党会有不错的表现,结果却是:人民行动党的得票率从69.9%下滑近九个百分点至61.2%。所以行动党这次到底输了谁的选票?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10月1日发表了一项调查报告,有助于我们从几个方面了解选民的投票考量与倾向。

party_new_02-01.jpg

年轻选民认为工人党的可信度高于行动党

在今年的大选中,认为行动党可靠的选民占86%,而觉得工人党可靠的选民占79%。认为新加坡前进党可靠的选民则占60%。虽然行动党的可信度仍然是所有政党内最高的,但若根据年龄分析,就会发现工人党在21岁至34岁的年轻选民心中,可信度其实已超越了行动党。这是上届大选没有出现的现象,行动党的可信度在年轻选民的心中一向来都比工人党来得高。

在40岁至49岁的中年选民当中,虽然他们仍更信赖行动党,但他们对行动党的信赖度已在过去五年显著下滑约13个百分点,跌幅最大,以致他们对这两党的可信度已非常接近。

年长选民对工人党改观 但仍最信赖行动党

我们从上述图表中也不难发现,行动党和工人党在50岁以下选民心中的可信度,其实已非常相近,但在50岁以上的选民心中,行动党的可信度明显高过工人党。

不过,比较两届大选,工人党的可信度在所有年龄层的选民当中都更可靠了。值得注意的是,年长选民似乎已逐渐改变对工人党的印象。以往,在50岁以上的选民当中,年纪越大对工人党的信任度就越低,但如今超过七成的年长选民也认为工人党可靠。

除了年龄层,报告也指出行动党的可信度在某些群体当中也有所下跌,包括中学和专业文凭教育程度的选民、中低收入者(不超过4999元),住在一房至三房组屋的人,以及男性。然而,在55岁及以上、教育程度不超过小学,以及女性当中,行动党特别获得信赖。

当然,这只是两个政党的分析,政策研究所目前未公布其他政党在各年轻层选民心中可信度的详细数据。虽然选民不一定会投给心中最可靠的政党,但从本地两大党可信度的变化,或许能隐约了解投票给行动党的选民在这两届大选中如何改变。

更多人倾向于更多元的声音

虽然危机普遍被视为对执政党有利,让选民更保守以度过眼前的危机,但调查显示,主张维持现状的“保守”选民从44.3%锐减至18.5%,而认为政治应该更多元的人也从18.0%稍微增加至22.4%。本地政坛长久以来所保持的现状就是行动党执政,并在国会拥有绝大多数议席,因此选民要维持现状,就继续投票给行动党。然而,这群“保守派”有所减少,意味着他们开始考虑其他选择。

希望政治更多元化的人更多是21岁至29岁、PMET,以及住在私人住宅的选民,这些并不让人感到意外。但是,低收入国人和有中学后教育(即只念到高中或ITE)的选民,对于需要更多元声音的诉求却在过去五年增加最多。

仍有近六成的选民为“中间选民”,在保持现状和主张多元化这两者之间没有特别明确的立场。然而,这群人的首三大关注的课题当中,也包括了“国会需要有制衡”以及“国会需要有多元化观点”。

就业与生活费

本届大选在疫情时候举行,许多国人因疫情影响生计,而这也成了很多选民在本届大选中关注的课题。被问及哪些课题左右了他们的投票决定时,认为就业情况、生活费,以及国会需要有多元观点“非常重要”的人,与上届大选相比都增加了9个百分点,是所有16个议题中增幅最大的。就业和生活课题就特别引起了30岁至54岁中年选民,以及收入介于2000元至6999元中层收入家庭的关注。

调查团队成员之一的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解释,40来岁的选民是“夹心层”,要照顾家中的小孩和年长家长,而这群中年中低收入者也在疫情中面对失业的危机。“他们因此对收入和就业缺乏安全感,这有可能影响了他们的投票选择”。

关注这些议题不自动意味着选民就会投票给执政党或是反对党。但领导调查团队的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指出:“中低收入者会觉得冠病疫情带来的就业难题让他们缺乏安全感,因此支持国会更具多元性以及有制衡的机制,但他们的出发点是为民生问题,而不是追求政治多元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