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牛车水灯饰屡出问题之谜

字体大小:

前年农历新年的金犬灯饰被批长得像狼或狐狸、“居安思危”和“保家卫国”等张挂的新年祝语被讥莫名其妙;去年的农历新年猪灯笼被嘲是“肮脏猪”、中秋嫦娥装饰也被炮轰;今年的“亮亮堂堂”和“皓月闪烁”等中秋灯饰祝语又被指不伦不类……筹办节庆灯饰的牛车水筹委会,似乎每年都逃不过被批的厄运。

牛车水灯饰究竟是哪方面出了问题?筹委会的工作流程是不是有待完善?zaobao.sg近日和牛车水筹委会主席陈祖坤、联合主席白清富以及筹委会灯饰组负责人李玉凤进行深入访谈,了解和反思近年出现的问题。

1. 工作流是否存在问题?

都是义工,没有专人负责检查灯饰成品

牛车水筹委会共有18名委员,分为六个小组,分别负责灯饰、舞台表演等职责。灯饰组成员包括陈祖坤、白清富和李玉凤,由有18年筹办牛车水灯饰经验的李玉凤担任组长。 

筹委会每年农历新年和中秋节的两大项目筹办过程分别至少耗时半年,分为以下五个阶段执行。

chinatown_chart_new-01_1.jpg

在把关方面,李玉凤透露灯饰组每次会在第一阶段搜集好灯饰设计后,开会向所有委员征求意见同意才执行下一步计划。

在最后的灯饰制作阶段,筹委会则会让飞来我国的中国工匠在离牛车水不远的金声民众俱乐部对面的一片空地帐篷里动工,方便筹委会委员“边做边检查”。

chang_e.jpg
左图为去年嫦娥灯饰的设计图案,右图为引起争议的灯饰成品。

白清富在解释去年嫦娥为什么出问题时就提到,去年的承包商拒绝在上述地点动工,自己在淡滨尼找了一个地方。嫦娥最后未和任何委员“碰面”就直接公开向外界露面。

 “那个地方离我们很远,我们还是有下去看过不是完全没去。嫦娥主体部分我们有看过,但脸部我们真的没有去看。工匠可能因为赶工也没有拍给我们看,就直接装上去了。之前看设计图案的时候没看出什么问题,不过后来收到通报赶到现场看成品也觉得真的不行,所以就要求承包商马上拆下来重做。”

被问一般由谁来负责检查这些灯饰时,牛车水筹委会主席陈祖坤回答说:“目前没有专人负责检查灯饰成品,因为都是义工,平时都有全职工作,一般都是哪个筹委会成员有时间就下去检查”。

2. 筹委会的局限

几千件饰物,难以百分百监督掌控

也因为后期时间比较赶,李玉凤说筹委会一般只能检查至少80%的灯饰,很难做到百分百过眼。

 她说:“几千件东西,我们一般分批看,花做好了就先看花,不能等全部做好了才检查。这周我去检查十二生肖,他们很难十二个动物都做好给我看,可能马只有身体,头还没做好,牛头已经完成,但身体还没做好,所以只能是有多少看多少。我们很难像全职员工全程陪承包商监督工匠的工作。那是工头的责任。” 

白清富指出,筹委会每次会在项目结束后开会检讨承包商表现,记录承包商的优缺点,在来年的招标评选中将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筹委会有一个评分制度,表现好的承包商会给他们加分,表现差的就扣分。像去年嫦娥那家公司是首次合作,工程效率低,以后不会再用他们了。”

对工匠技艺缺乏了解

他也解释说,由于工匠每批来的人不一样,筹委会一般只对承包商比较了解,对工匠技艺缺乏认识,这也为灯笼成品的把关增加了难度。

“中国工匠很多,为了抢生意他们会相互竞争压价。承包商为了节省成本可能找更便宜的工匠。”

李玉凤说:“有些工匠可能花做得很美,但做脸就不行。”

“只能说我们一直在尽力做好。但就算一个老师每天教学生,学生还是可能犯错,难道你可以说这个老师不尽责吗?”

有意请专家协助把关灯饰祝语设计 

不过经过这几年的风波,筹委会主席陈祖坤在受访时坦承筹委会须要加强监管程序和与承包商和工匠之间的沟通。

白清富和李玉凤透露,他们以后有意请语言专家帮忙检查灯饰祝语,并考虑规定承包商每件灯饰必须经筹委会检查过才能安装挂上去。

白清富说:“祝语以前比较少出问题,今年中秋项目又很赶,所以没有想到找专家,只是上网查证。”

“下来要请谁我们还须要内部讨论,不过讲真的,如果有语文方面的专家愿意出来要帮我们把关,我们开大门欢迎他。大家都是义工,为的是延续传统,所以我们非常欢迎。”

在完善检查程序方面,李玉凤认为查不完的20%灯饰可以靠承包商拍照传给筹委会过目。

她说:“承包商工头要应付我们又要管理工匠,有太多繁杂东西处理,无法确保所有灯饰百分百经过检查。或许我们会要求承包商公司安排一个协调员作为我们之间的沟通桥梁,专门负责确保所有建议得到落实,也负责把未经检查的灯饰拍照给我们看。要有人拟清单对照着检查。”

装饰形式:要固守传统还是鼓励创意? 

此外,筹委会和公众也须要在牛车水装饰的定位上找到共识。这几年的经验证明,筹委会一直无法在祝语选择和灯饰设计方面准确把握本地公众口味和接受度。

以今年中秋灯饰为例,白清富和李玉凤指出,筹委会今年在桥南路选择了复古风格,设计带有香港霓虹招牌的感觉。余东旋街和新桥路的灯饰则采用一贯的传统节庆风格。

李玉凤说:“我们当时觉得,桥南路这条街的概念有点像广告词,不是传统正规贺词,有些字眼可以放心用,不用太过拘泥。”

白清富补充道:“主要是要制造一种气氛,用五花八门的字体来呈现,无伤大雅就OK。”

可没想到的是,本地公众对于此种风格的中秋祝语接受度偏低,这条街的灯饰祝语最后还是招来不少批评声音。

而去年的农历新年猪灯笼也发生类似的情况。白清富透露,学生在设计灯笼的时候从美术角度建议为猪的粉红色添加一些黑色,让灯笼晚上亮起时有些层次感,可是灯饰最后被有些人嘲笑是“肮脏猪”。

b58ad794-36f0-4d8a-b366-bb29ba3af7e4_Medium.jpeg
明年农历新年柚子装饰设计图。

筹委会经常面临两难抉择,白清富和李玉凤以明年农历新年的一个柚子设计图案为例,反问记者:“新加坡科技与设计大学学生为柚子图案加贺词时写了‘保佑安康’,取了柚子的谐音。那你说这样的词我们用还是不要用?严格来说,这不是新年贺词,但我们觉得这个学生的创意不错。”

李玉凤笑说:“我和白主席都属于比较敢冒险的人,但陈主席就提醒我们如果用了等下又被骂。”

3. 牛车水装饰该如何定位?

白清富在解释牛车水装饰的定位时指出,筹委会还是以保留华族文化为主,而他们近些年也鼓励创新,除了传统灯饰项目也通过其他新形式新概念吸引本地年轻人认识华族文化。

“比如今年的中秋庆祝活动就首次包括一个线上的密室逃脱游戏项目,在为时一个半小时的游戏中,60个活动参与者分为一组五人角逐,限时破解谜题“逃离密室”。在过程中他们有机会通过谜题认识牛车水历史和华族文化知识。”

“这是我们与时并进的一种方式,看外面流行什么,若觉得合适我们就会尝试引进来重新包装。”

中华总商会副会长何乃全受访时说,筹委会在设计节日装饰和活动时不能与节庆背后的传统文化及历史价值完全脱节。

 “不能为了所谓的创新及迎合年轻人的潮流及喜好而把装饰变成一种时尚的展现。任何的节日庆祝必须注入历史的考究,在欣赏亮丽的摆设及装饰时也能从中感受到先辈的祈求及对未来的期待,这种承前启后的优良传统不应该被抹杀。”

不觉得委屈或被有意针对

虽然筹委会最近年年因灯饰问题面对外界指责的声音,白清富和李玉凤在受访时都对此看得很淡,不觉得委屈或被有意针对。

白清富说:“我们已经做了20多年义工,把这个当成一种使命,做得好有成就感,做不好被骂也尽量接受,公众真诚的批评是我们进步的推动力。”

李玉凤说:“我们无法满足所有人,这是我的热忱,我已经尽力做觉得问心无愧。你若看牛车水这十多年的亮灯,已经有从古老传统的灯饰造型随年代改变成如今可爱、具有现代美感的造型,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种成就,虽然没拿酬劳但还是做得很开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