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诽谤总理案】李显龙总理上庭受盘问一天

(左图) 李显龙总理今早约9时40分乘车抵达最高法院停车场,向在场等候的媒体挥手。(右图)被李总理起诉诽谤的梁实轩今早抵达法庭。(邬福梁摄/海峡时报)

字体大小:

清晨5点就去排队,是去抢购演唱会门票吗?

不是的,是去法庭外排队领号码牌,因为李显龙总理起诉博客梁实轩诽谤案星期二上午开庭,总理亲自上庭接受盘问。

由于必须采取安全距离措施,原本有约40个座位的庭室公众席,今天(10月6日)只允许20人进入,许多在早上7时之后到达的公众都被拒于门外。一些网络媒体撰稿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报道总理接受盘问的机会,清晨5时20分就来排队,包括政论网站主编许渊臣和作者韩俐颖。这起引发各界关注的案件,开庭第一天控辩双方有哪些交锋?zaobao.sg带你了解。

20201006_news_queing.jpg
今早清晨5时许就有公众在法院外排队想入场旁听李总理起诉博客梁实轩诽谤案,不到两个小时,排队的号码牌已被领完。(庄耿闻摄)

案件从何而起?

事情要追溯到2018年11月7日。当天,梁实轩在面簿转载马来西亚社交新闻网站“The Coverage”有关李总理成为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弊案主要调查对象的不实报道。文章一出,李总理便在同月起诉梁实轩诽谤并索取赔偿。

该报道指马国纳吉政府执政期间,与新加坡政府签署新隆高铁和水供等不公平协议,以换取我国帮一马公司洗黑钱,而李显龙总理已经成为一马公司弊案中的“主要调查对象”。The Coverage的报道源自时政新闻网站“States Times Review”(简称STR)2018年11月5日刊登的文章。

这起诽谤案原定2019年7月6日至10日审理,但因代表李总理的高级律师文达星身体不适而展延,改于今早开庭,将审理四天至本周五(9日)。现阶段审讯是审理梁实轩转发文章的行为是否构成诽谤;若是,法庭会在下一阶段审理梁实轩须支付的赔偿金额。

李显龙总理今早9时40分左右抵达高庭,案件于10时准时开庭。法官一开始就表明,为节省时间,他无须诉辩双方读出开庭陈词,而是让总理直接上证人栏供证。

在确认自己所提呈的宣誓书内容无误后,李总理开始接受辩方律师林鼎的盘问,并回答对方所抛出来的问题。

诉方:梁实轩频借不同方式 图以此案吸引公众

今天在庭上,诉方指梁实轩被起诉之后,一再地以不同方式试图以此案件吸引公众的目光,还让人误以为他在道歉之后依然遭起诉,这种种行为都凸显他存有恶意。

诉方在开庭陈词中列举梁实轩的各种“恶行”,指他在案发后的一年多里,反复地把公众的视线聚焦于这起诽谤案和案中的诽谤内容。

例如,2018年12月5日诉方把传讯令和索偿书放在梁实轩门口后,他把大门的照片上传到面簿,还贴文再次提到有诽谤内容的报道。2019年1月6日,梁实轩接受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香港的访问,声称案件是“人民与政府和总理之间的抗争”。

此外,诉方认为梁实轩充满敌意,他在转载文章时没有确认内容是否属实。

他还接受“砂拉越报告”访问,声称接获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通知后察觉文章有误,所以立即取下文章和道歉。诉方反驳说,事实上当局并未接获任何道歉。“他撤下文章是为了自保,并非有悔意。”

辩方:各大媒体已报道政府立场 没必要告梁实轩

辩方律师林鼎则指李显龙总理没对其他博客发起诉讼,独对梁实轩这么做,是在滥用司法程序。

林鼎今早在盘问李显龙时指出,有关李总理成为一马公司案主要调查对象的不实报道出街后,我国各部门,包括金融管理局、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和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公署,已陆续采取行动,公开纠正这些言论,以及要求那些转载的网站取下文章。

林鼎指出,既然政府已采取行动纠正不实内容,各大媒体也有报道政府的立场,李显龙没有必要起诉梁实轩,更何况李显龙没对其他网站如STR发起诉讼。

控辩双方交锋摘录

那么,这场官司对于一大早就排队领号码牌入场听审的公众来说,值得看吗?我们让你感受一下庭上出现的这两次交锋。

交锋1:

在梁实轩发表被指诽谤总理的文章的两天前,时政新闻网站STR已刊登相同文章。

林鼎盘问李显龙:“据亚洲新闻台报道,STR网站主编陈智祥邀你到澳大利亚法庭起诉他(针对诽谤性文章),但你没有这么做。你有发律师信给他吗?”

法官这时候介入,要求林鼎把问题局限在属于我国司法权限内的范围。

林鼎又问:“那你有发律师信给陈智祥吗?”这次轮到文达星介入,对林鼎的问题表示抗议。

林鼎还是接着问:“你是否没有考虑在新加坡法院起诉STR和陈智祥?”文达星再次抗议,但这次被法官驳回。

李总理回答,他与律师讨论过许多可能性。林鼎仍然继续追问,但被文达星打断,指总理与律师的讨论属于保密内容。法官最终阻止林鼎再问下去。

交锋2:

根据总理的宣誓书,他曾与部长、政府官员讨论网上出现的这些不实言论,以及如何维护政府的诚信。

林鼎问李显龙:“你是说,你有份参与关于STR发表不实文章的讨论,对吗?”

文达星站起身抗议并说:“你在询问关于政府内部讨论的事情,这是受保护的内容……”

林鼎驳斥:“我不是询问具体内容,只是讨论范围……”他接着以不同方式问相同问题,而文达星每次则以相同理由提出反对。

林鼎最后说:“我觉得诉方律师很荒谬。这是新加坡最有权威的人,而他(文达星)在保护和宠坏(mollycoddle)他。”

法官最后认为林鼎的提问与本案不相关,没让林鼎问下去。

我们也给大家整理了一些第一天开庭的精彩语录:

一个人在不清楚事实的情况下散播不实消息,是不会触犯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然而作出同样行为的人却面对诽谤诉讼,这是不公平的。
——梁实轩代表律师林鼎

答辩人经常在多个场合和论坛上批评政府,对我们而言一直是一根芒刺。这是他的权利,而我们的应对方式是交由选票决定,看他们支持你还是政府。在最近的大选中就是考验,答辩人和你本人(林鼎)在惹兰勿刹集选区竞选,最终得35%的选票,这就是答案。
——李显龙总理

一篇损害声誉的文章被刊登和转载,我要么为自己平反,要么再任由一滴毒药渗入。每一项针对我的指控,如果没有予以反驳,都会变成一滴毒药,不管是谁,都是同样的严重指控。每一次我不回应时,人们会因得不到答案而产生疑问。每一次我不还自己一个清白时,就会造成多一点伤害。久而久之,人们会开始怀疑,觉得或许真的事有蹊跷。
——李显龙总理

 辩方已经完成对诉方李显龙总理的盘问,案件还在审理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