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茂桥狗咬阿嫂续闻 速递叔:我也被咬

订户
谢金平看到《联合晚报》刊登许月云被狗咬的新闻后,站出来说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右图的灰色狗被指咬人后,隔天出门时被遛狗人戴上“口罩”。(读者提供)
谢金平看到《联合晚报》刊登许月云被狗咬的新闻后,站出来说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右图的灰色狗被指咬人后,隔天出门时被遛狗人戴上“口罩”。(读者提供)

字体大小:

  宏茂桥“狗咬人”独家新闻持续发酵,突然发狠的把阿嫂右手咬到皮裂骨折的恶犬,相信已有咬伤人“前科”,不是第一次咬伤人!

  更早前被咬伤的人,是现年59岁的速递员谢金平。他在10月4日看到有关的新闻报道后,激动到连续两天睡不着,总觉得自己被咬后采取的行动不够,66岁的许月云才会被恶犬咬伤。

  对于许月云的处境,谢金平感觉自责,因此决定公开经历,揭发遛狗女的行径。

  许月云是在9月25日早上,经过宏茂桥第501座组屋时被一只灰色狗咬伤右手腕,事后缝了七针并被证实骨折。遛狗的女子致电叫救护车,并在救护车抵达后才离开,她没有留下联络方式,不过她召救护车时显示手机号码,身份才被确定。

  谢金平说,阿嫂被狗咬的新闻让他感同身受,因为他今年6月22日中午,也在同一区第512座组屋的电梯门口被一只灰色的狗咬伤。

  “当时我送快递在楼下等电梯,有个女子拉着三只狗走出来,我让路站到一边,怎知其中一只灰色的狗经过时竟然转过头跳起来咬伤我大腿内侧。我质问那女子时,她竟说我挡着她的狗才被咬,完全没有向我认错。”

  谢金平认为,他和阿嫂是被同一个女子带着的狗咬伤。

他说:“我们两人被咬的地点只隔六分钟路程,同样是年轻女子拉着灰色狗,而且事后都不听电话,这太巧合了。”

  谢金平展示遛狗女子当时给他的电话号码,记者核对之下证实与阿嫂被咬后获知的电话号码一样,相信两人遇到的是同一个人,但不确定咬人的是不是同一只狗。

  虽然谢金平被咬后已经报警、通报国家公园局并向议员投诉,但他还是自责当初没有把事情公开,所以恶犬继续伤人,害阿嫂也被咬伤。

  “我今天把这事情讲出来,是担心狗主人还是不管好她的狗,如果下次咬伤小孩子怎么办?”

居民:早晚遛狗 女子有时拖逾10狗出门

  居民称遛狗女每天早晚遛狗,有时会有逾10只狗,狗儿可能非她所养。

  在该区住了20多年的吴女士目击谢金平被狗咬的过程,她证实遛狗女子是该座组屋居民,常看到她在早上和傍晚出来遛狗。

  吴女士说:“她每次带着很多只狗出门,搭电梯相遇的话我都不敢进去,听说她在帮人家看顾狗,那些狗不是她自己的。”另一位居民也说,遛狗女子和女佣遛狗的数量惊人,而且常会出现不同的狗。

  “有时她们两个人一起遛狗,大多数是比较小只的狗,我目测应该有超过10只。”

阿叔逐层探听 找到遛狗女住家

  不满遛狗女子事后不听电话,速递叔隔天逐层楼探听,揪出女子的住家单位。

  谢金平说,他事发当天去报警和看医生后,曾尝试打电话给遛狗女子,但是对方一直不听电话。

  他说:“狗咬伤我之后,是她主动给我电话号码叫我联络她的,但她根本不接,我觉得她是逃避责任。不管咬我的狗是不是她的,她拉着狗就得负责,应该出来给一个说法。”

  谢金平心里感到不服气,于是在隔天回到同一座组屋,逐层楼巡视和探听,果然让他找到那名遛狗女子的单位。

  “我看到她从其中一个单位走出来,手上拉着几只狗,她下楼后把狗交给一辆车子。邻居跟我说,有时候她和女佣会各拉着五六只狗出门。”

  谢金平查到狗主单位后没有与对方理论,而是把门牌号码交给警方和公园局处理,以免再生事端。

遛狗女拒受访 不认自己的狗咬伤人

  遛狗女子拒绝受访,也不承认是自己的狗咬伤人。

  由于遛狗女不听电话也不回复信息,所以记者曾两度上门询问。

  第一次上门时是她女儿和女佣应门,两人向记者承认有提供“照顾狗的服务”,但对于狗咬人事件,女佣说她并不知情,请记者等晚上雇主回家时再来询问。

  当记者晚上再度上门询问时,相信是女屋主的女子不愿回答记者问题,口中重复说着“不是、不是、不是”,也拒绝就狗咬人一事做出任何解释。

没控制好狗致阿叔被咬 狗主被罚款

  动物与兽医事务组(AVS)调查后证实,阿叔被咬是因为遛狗者没控制好狗,狗主已经被罚款。

  国家公园局动物与兽医事物组的社区动物管理高级署长郭瑞菁回复本报询问时指出,动物与兽医事务组有接获通报,得知6月22日在宏茂桥第512座组屋发生狗咬人事件。

  郭瑞菁说:“调查指出是带狗的人没有控制好那只狗,狗主已被罚款。至于9月25日发生在宏茂桥第501座组屋的事件,我们正在进行调查。”

  郭瑞菁提醒养狗人士,法律规定带狗到公共场合时必须确保用绳索拴着狗,而且狗是在自己控制之下,根据动物与禽鸟(养狗执照与管控)条例,无法遵守这要求者可被罚款不超过5000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