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通风井扰人清梦 处在地铁站旁 租客却走避

林淑卿说希望噪音问题能获改善。(林艺君摄)

字体大小:

布莱德地铁通风井在凌晨睡眠时间轰隆作响至少3小时,居民纷叫苦,当中84岁独居妇指有租客受不了被吓跑,明明地点就在地铁站旁,却一度两三个月都招不到新租客。

地铁通风井设于大巴窑1巷和2巷的交界处,坐落在大巴窑1巷第107座组屋前的草地,而面向马路的排风口,除了有轰隆声响,还会排出热气。

84岁的林淑卿51年前跟父亲从蔡厝港搬到大巴窑1巷第107座组屋居住,她清晰记得,1987年11月间布莱德地铁站正式启用,尽管当时地铁站通风井也已建成,但很少出现噪音问题。

林淑卿说,噪音渐渐变得频繁,通常是在凌晨1时至清晨4时许,持续在相同的频率轰隆作响,如同“引擎开着”,十分大声。

未婚的林淑卿目前与侄子和租客同住,她告诉《新明日报》,父亲离世前将房子留在她名下,约八年前将房间出租以补贴生活开销,同时也希望家中有个照应,而出租房的窗户刚好正面向通风井。

她的上一个租户当会计,因噪音睡不着影响工作,期满一年后搬走。之后她也发现要出租房间很难,许多人都被噪音吓跑,一度两三个月都无人问津。

“租房时我很坦白告诉他们噪音的问题,我觉得(公开透明)是对的,不然住进来也会出现很多问题。”如今找到的租户,因每天上班时间为上午10时,因此愿意租下。

林淑卿表示可以理解地铁要运作,肯定需要通风,这是没有办法的。她提出,希望当局可采取措施来减低噪音,好比安装隔音板,防止噪音直接传入组屋楼。

另一名自4月起便在家办公的居民黄女士(49岁,研究员)居住约10年,她也说凌晨12时多到清晨4时30分左右的噪音最强烈,除此之外,通风井的热气偶尔也会随风向吹进住家,她表示工作很难集中精神。

住了50年的居民韩女士(75岁,兼职人员)表示半夜出现“好像洗地铁的声音”,同样出租房间的她说,租客反映噪音很难入眠。

完整报道,请翻阅2020年10月16日的《新明日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