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资收入不抵营运开支 陆交局巴士发包模式亏10.3亿

本地公共巴士营运持续出现巨额赤字,由于从巴士车资获取的收入继续远低于付给巴士公司的服务费,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巴士合约蒙受了10亿3000万元亏损。(档案照)
本地公共巴士营运持续出现巨额赤字,由于从巴士车资获取的收入继续远低于付给巴士公司的服务费,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巴士合约蒙受了10亿3000万元亏损。(档案照)

字体大小:

本地公共巴士营运持续出现巨额赤字,由于从巴士车资获取的收入继续远低于付给巴士公司的服务费,陆路交通管理局的巴士合约蒙受了10亿3000万元亏损。

根据陆交局的最新年报,截至今年3月底的财政年里,巴士车资收入达8亿6200万元,加上总额8500万元的其他营运收入,陆交局从巴士营运的收入总共是9亿4700万元。

虽然这略高于上财年的9亿1200万元,但同个时期的巴士营运开支达19亿7700万元,高于上财年的19亿2500万元,导致巴士业务亏损10亿3000万元,比上财年的10亿1300万元高出1.7%。这也使得政府津贴进一步扩大,从上财年的10亿2400万元增加至10亿3800万元。

巴士业是在2016年9月全面采用发包经营模式,由政府出资购买和更换巴士,并收取车资,用以支付巴士公司一笔服务费,换取更高的服务水平。

为舒缓冠病疫情和经济衰退对乘客的冲击,公共交通理事会在上月宣布不批准业者把车资调高4.4%的申请。这也意味着政府给予的补贴料将继续增加。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受访时指出,要解决亏损问题可从三方面探讨,包括能否进一步提高巴士路线的运作效率,调整巴士发包模式如早前首次同时为两个巴士配套的经营权招标。再来就是通过车资方程式,“从某程度来看,这是解决赤字的简单方法,但政治上是个非常困难的方法”。

SMRT地铁连续三年仅付1元执照费

地铁方面,由SMRT经营的汤申—东海岸线首阶段三个地铁站也出现4800万元的营运亏损。这条新地铁线启用初期暂时改用类似巴士发包模式,由陆交局收取车资,并支付服务费给SMRT,不过2020财年的车资收入仅为20万元。

陆交局答复《联合早报》询问时透露,由于SMRT地铁蒙受约2000万元的税后净亏损,在截至3月底的财年,该公司只支付了象征性的1元执照费给陆交局,作为它使用和经营地铁和轻轨资产的费用。这是SMRT连续第三年仅付1元执照费。新捷运则支付约2000万元执照费。

根据2016年10月生效的新地铁融资框架,业者每年得向当局支付一笔执照费,这笔费用将注入由陆交局监管的地铁累积基金(Railway Sinking Fund),用于抵消政府在建造、更换和提升设备的开支。政府在2020财年共投入约5亿2200万元进入地铁累积基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