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领导层商谈最后细节 Grab与Gojek传将合并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说,虽然合并协议某些部分仍有待磋商,但两家公司已缩小歧见,并派出最高领导层洽谈最后细节。(档案照片)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说,虽然合并协议某些部分仍有待磋商,但两家公司已缩小歧见,并派出最高领导层洽谈最后细节。(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据传双方已缩小歧见,谈到最后细节,但也有消息指,合并谈判仍充满变数,可能无法达致协议。此外,除了须获得监管当局批准,两大巨头的合并也可能引发各国政府的反垄断忧虑。

东南亚两大私召车平台巨头Grab和Gojek据传可能合并,细节在商讨中。若合并成功,这将是东南亚最大的网络科技合并项目,但受访学者认为这对本地市场的影响料不大。

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说,虽然合并协议某些部分仍有待磋商,但两家公司已缩小歧见,并派出最高领导层洽谈最后细节。

知情人士称,若合并成功,Grab联合创办人兼总裁陈炳耀将出任合并公司总裁,而Gojek主管则继续以Gojek品牌掌管印度尼西亚的合并业务。两家公司将继续各自经营一段时间,最终目标是成为上市公司。

针对上述消息,Grab和Gojek受询时都不愿置评。

据路透社报道,陈炳耀昨天向Grab职员发出内部通知,却没有提及任何与Gojek合并的细节。“我们的业务发展势头良好,如同任何关于市场合并的传闻,我们有能力进行收购。”

也有消息指,合并谈判仍充满变数,可能无法达致协议。除了须获得监管当局批准,两大巨头的合并也可能引发各国政府的反垄断忧虑。

业务遍布八个国家的Grab,估值超过140亿美元(约188亿新元);估值达100亿美元的Gojek,则已进军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泰国和越南。

学者:对本地市场影响不大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认为,合并对本地市场的影响料不大,因为Gojek在新加坡的地位相对较小,两公司只有在交通服务领域直接竞争;而区域竞争可谓“势均力敌”,还包括送餐服务和数码付款等领域。

特斯拉也指出,比起2018年Grab和Uber的合并项目,“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

“当时的Uber比现在的Gojek规模大,合并后成功帮助Grab在市场占有主导地位。如今Grab仍处于主导地位,而Gojek与其他竞争者未能大幅降低Grab在私召车服务的市场份额。”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则认为,在冠病疫情下合并,更多是反映了私召车业者的现金流或许已非常紧张,而投资者估计已失去耐心,容不下业者继续“烧钱”争夺市场。

李德纮也说,部分私召车司机或会选择在变动的环境下离场。“司机享有的福利已经越来越少,他们对于整体待遇及奖励配套还是比较敏感的。”

Gojek全职司机林伟强(40岁)受访时透露,合并的传闻在同行间引起热议,但多数司机并不支持。“Uber退出本地市场时,Grab司机的收入和奖励都大幅下跌,很多司机还记忆犹新。”

Grab全职司机洪春兰(49岁)则认为,合并后的车量料会增加,因此她希望租金能有所调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