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海员开档卖天津饺 顾客从年轻吃到老

“天津冯记”第二代老板冯来福(右起)和太太钟焕玉在档口忙碌一生。他们目前在培养大儿媳陈美娜接管家族手艺。(陈福洲摄)

字体大小:

配合小贩文化申遗(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联合晚报》去年1月到8月,以及11月至今年9月,先后推出两个系列的《小贩周记》,深入发掘报道小贩中心特色,向读者介绍超过60摊既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档。

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欲罢不能,《联合晚报》采访团队再接再厉,从本月起的每周二,推出第三系列的《小贩周记》。在此期间,我们也迎来小贩文化申遗成功的好消息。配合喜讯,让我们继续走入小贩中心,品味有着浓浓新加坡特色、足够让每位国人感到自豪的文化遗产。

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改变小货船上一名海员的人生。他被迫滞留新加坡这个南洋小岛上,为谋生,也为一解乡愁,和几个朋友于咖啡店租下档口,售卖起家乡美食。

冯来福(72岁)将父亲的故事娓娓道来,他笑着指出,由父亲起家经营的小贩中心老店“天津冯记”,常被误认为是新移民开的店。谁知道,已走过72年岁月的“天津冯记”,已着实算得上是新加坡的本地招牌。

冯来福的父亲于1948年,跟随货船从天津来到新加坡,不巧遇上战争,便滞留于此。身为船上厨师的父亲,售卖起纯手工的天津饺子、锅贴和包子,立刻受到欢迎。不久后,他娶妻生子,落地生根,还在1968年时租下刚建成的牛车水珍珠坊小贩中心的一个档口。

帮父打理学会手艺

“父亲开始卖饺子时,新加坡还没有人卖这类东西。珍珠坊小贩中心一建成,我们就过来,中途翻新过,换了门牌,但从未‘搬家’。”

谈到父亲的辛劳,冯来福不无感慨地说,那时候生活艰难,父母都忙于打理档口,早出晚归。身为独生子的他也时常在放学后帮父亲打理生意,一来二去,竟在耳濡目染下,学会了家传的手艺。

“父亲没有特别教过我,我还算是有天赋。后来他年纪大了,就让我完全接管了档口。”

冯来福说,他没什么生意经,靠的只是日复一日的努力。他继承了父亲的勤劳,每天从上午11时到晚上9时不停工作,全年无休。后来,本地越来越多人售卖饺子等面食,竞争激烈,冯来福更是不敢懈怠,害怕失去客人。

“但好货不怕比,这个档口最终还是养活了我们全家。如今我们还售卖冷冻饺子,每逢过年便大卖,一家老小常常需全体出动,赶工到半夜。”

冯来福说,如今他腿脚不便,不能久站,已将手艺传授给大儿媳。父亲传下来的财富终于后继有人,也让他倍感欣慰。

陈美娜说,刚开始她会将锅贴烤焦,如今已学会掌控火候。(陈福洲摄)

为中国北方人解乡愁 保留天津最古早的味道

从未专门为迎合本地人口味而修改配方,却依然吸引回头客不断。

冯来福强调,父亲一开始做“天津冯记”,是为了卖给思乡的中国北方人。后来,许多本地人也开始吃水饺,但他们从没为了迎合任何人的口味而修改配方。

“本地水饺大多是白菜馅,而我们做的是韭菜馅。有的人吃不惯,也有不少人觉得很香。”

冯来福自豪指出,他有时也会去老家天津尝尝当地的味道,如今许多天津的面食店也没有他做出来的水饺口味正宗。“我们保留着最古早的味道,要将正宗的口味传承下去。”

一辈子开店,看尽人来人往的冯来福,也时常会听闻老顾客过世的消息。他说,那感觉就像失去了一位老朋友,让人难过。“我们在忙的时候,一些熟客都会自己动手拿碗筷、调料等,不紧不慢等着我们。有些几十年的老顾客,真的是从年轻吃到老。”

他对客人充满不舍,但又奈何岁月不饶人。“其实我还有力气,假如腿脚好,我本愿意继续做下去。”

大儿媳‘一尝钟情’ 辞30年工接手档口

原本讨厌吃菜的大儿媳入门五年后,才初尝家传水饺,之后更决定放弃从事了30年的会计工作,接手小贩中心档口,成为“天津冯记”的第三代主人。

冯来福的大儿媳陈美娜(48岁)去年辞去原本的会计工作,开始在档口帮忙。她在受访时透露,由于自己讨厌吃菜,在嫁给丈夫五年后,才首次尝了一下家传水饺。“当时觉得,毕竟是自家的东西,还是要尝尝味道。谁知一吃就爱上,还很想学着做。”

深思熟虑后,陈美娜放弃了稳定的工作,跟家公家婆学手艺差不多四个月,终于可以独当一面。如今,她已爱上这份新工作,并不后悔放弃冷气,投身锅炉。“看着客人吃了我做的食物,回来说好吃,我真的觉得很开心。而这么好吃的东西一定不能后继无人,我想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家的水饺和锅贴有多美味。”

更多“好吃又好看”的小贩故事:https://bit.ly/WBsghawker3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