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中求存再培训 前导游转当保安

完成基本保安课程之后,黄建贤(站立者)和杨阳决定接受专业技能培训,其中包括学习如何在X光扫描仪中辨识出须进一步检查的物品。(陈斌勤摄)
完成基本保安课程之后,黄建贤(站立者)和杨阳决定接受专业技能培训,其中包括学习如何在X光扫描仪中辨识出须进一步检查的物品。(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精深技能创前程系列(三之一) 

冠病疫情对经济的破坏力加快各行各业的转型步伐,通过培训提升技能和掌握新技能,是继续在新常态中求存的关键。

受疫情重创的其中一个领域是旅游业,各国继续执行边境管制的当儿,旅游业的复苏遥遥无期,收入归零的导游只能纷纷另寻出路。在疫情中仍保持高需求的保安业,此时是导游转行的选项之一。

《联合早报》采访两名在疫情中接受培训以转换跑道的前导游,请他们分享自己如何在培训中获益。

色彩鲜艳的上衣搭配深色长裤,原本是杨阳工作时的标准着装,但他现在上班时却是根据保安公司的规定,作全身“黑噜噜”打扮。

20201231_zbssg1_Large.jpg
不少保安公司要求保安人员穿上黑衣黑裤,所以杨阳(左)当代班保安的时候,全身上下是“黑噜噜”的。(受访者提供)

本地导游杨阳(56岁)从今年初旅游业因冠病疫情彻底停摆后,只能赋闲在家。“当时旅客完全不能进来,我们的收入彻底归零。”虽然当局提供了一系列的援助措施,但游客回流的日子遥遥无期,长远下来导游的生计还是没有着落。

今年3月,杨阳代表一群导游向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求助。黄志明当时建议导游接受培训提升技能,到仍有空缺的领域暂时就业,其中就包括保安业。心态积极的杨阳接受了黄志明的建议,并召集十几名同行一起准备报名上课。

从头开始的导游们想取得保安从业资格,就得完成三个单元的培训,掌握应对保安事故、巡逻与守卫,以及辨识恐怖威胁等“基本功”,才能申请执照吃保安人员这碗饭。

不料,冠病阻断措施4月份生效,包括培训课程在内的非必要服务都被迫暂停,他们想上课都没地方去。杨阳说:“我们急都急死了,但没办法。”

阻断措施解封后,各机构开设的培训课程开始恢复,由于保安课程大受欢迎,这群无团可带的导游等到8月初才有机会上课。杨阳和同行上的是职总恒习的部分时间夜间课程。他们周一至五上课,周末则考试。

计划未来开设保安公司

杨阳今年9月已经完成基本保安课程的三个单元,取得保安员执照,开始当起兼职保安。他曾在公寓、购物商场、小型办公室以及大型写字楼代班,累积了一定经验。一次商场里发生客户和商家的纠纷,保安没有执法权力,但杨阳也成功介入调解,并帮忙拨电报警处理。

他说:“我就是在课程中学到如何有耐心、有技巧地处理情况。”

目前杨阳已经完成高级课程,但根据保安业职业发展框架的设计,从业者须累积一定经验之后才能获得擢升。对此杨阳并不在意,因为他最终的目标是完成最高级别的文凭课程。

杨阳计划未来自己开设保安公司。受访当天,和他一起上课的好几名前导游到场为他加油打气。他们都说,以后要让杨阳聘用他们当保安。

杨阳也透露,今年开始当保安并不是他第一次转行。2003年沙斯肆虐时,旅游业也首当其冲,当时他曾经转当司机,也卖过甜品,但最终还是回到导游这个行业。经验丰富的他,已经在这个行业33年。“我认为可以代表国家接待游客,很有意义。”

他也说,通过培训掌握的新知识、新技能也能转移,旅游业复苏之后预计也可派上用场。“比如了解机场安全检查是如何进行的,以后带团就可以更好地向团员说明应注意的事项,避免通关时耽误时间。”

保安业采纳渐进式薪金模式

保安业2016年起成为本地全面采纳渐进式薪金模式(Progressive Wage Model,简称PWM)的其中一个行业。在这个框架下,保安可划分为五个级别——初级保安人员、高级保安人员、保安监督员、高级保安监督员和保安总监。

除了为各级保安人员定下最低薪金之外,PWM也包括建构技能阶梯,让从业者了解他们想要获擢升,须接受哪些方面的培训,以及累积多久的工作经验。

除了保安总监以外,每个级别的保安人员都有最低薪金,并会不时调整,让保安人员的工资能持续增长。

带着其他行业经验加入 培训后对保安业改观

“我们已经熬了一个多月,现在靠储蓄度日。如果省着点用的话,这笔钱最多能维持三个月。”

今年3月,黄建贤(52岁)和杨阳一起向黄志明求助。他之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自己已经完全没有收入。“职总的关怀基金提供的补助主要用来应付日常开销……虽然只能顶住半个月,但总比没有好。”

20201231_zbssg2_Large.jpg
冠病疫情暴发之前,黄建贤(黄衣者)是一名导游,在这个领域工作了12年。(受访者提供)

职总也通过自雇人士培训援助计划伸出援手,为参加培训课程者提供每小时10元至11元的培训津贴,这对已经决定上课的黄建贤来说,又是一个推动因素。

他说:“上课取得资格之后,未来可能淡季当保安,旺季旅客回流时再当导游,这样我的生活会更有保障。”

不过,9月已取得保安资格的黄建贤至今仍未入行,除了因为他目前还是一名数码大使之外,他也想一鼓作气读完所有保安课程,“我大概明年中就会开始当保安吧!”

他说,培训课程在晚上进行,对他来说非常合适。“我今年4月开始当安全距离大使,6月中旬则转任数码大使,我就是利用数码大使的工余时间进修保安课程。”

黄建贤2012年才入行当导游,之前曾经在资讯科技业工作,数码大使的工作对他来说得心应手,但他仍然对成为保安感兴趣。他说:“培训让我对这个行业改观,很多人原本以为保安只是看门的,但这个行业现在出现很多新面孔,他们带着各行各业的经验加入,是提升这个行业形象和作风的机会。”

想要取得保安资格就得通过考试,采用模拟场景模式进行的考试,考官通过角色扮演观察学员应对各种保安事件的方式,再通过口试了解对方对相关培训环节的掌握。黄建贤说:“考试很严格,要全对才能过关,不能犯错。”

重新划分培训分量  降低学员学习难度

提供保安课程的培训中心Knowledge Tree的培训与发展经理吴科林(Collin Goh)受访时解释,采取这样的考核模式,是为了帮助英语表达能力不强的学员掌握内容,避免他们因语文能力不强吃亏。“我们不是考语文,而是让他们表达遇到情况时会怎么做。这样就知道他们是否熟悉标准操作流程。”

此外,将完整培训分解成容易掌握的分量也降低了学习难度。吴科林说:“如果学员无法一次过完成考核,也可以重修之前的培训内容,准备好了再参加考试。”

他也说:“一些接受培训者在线学习可能有难度,遇到技术问题就不知道怎么解决,面对面的培训更适合他们。”

【本文由精深技能发展局呈献】 

20201231_zbssg3_Small.jp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