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有红绿蓝还有紫粉?带你了解近年这些新加坡水道为何会变色

本地多处水域曾出现水体变色事件,其中包括本周圣淘沙升涛湾南部水道水体变成紫粉色(左)、滨海湾部分水面在2015年出现绿潮(中)以及裕廊西一处排水沟在2015年曾经一度变成红色。(早报制图)

字体大小:

据《联合早报》昨天(14日)报道,圣淘沙升涛湾南部水道在本月6日至9日期间,出现多条死鱼,发出阵阵腥臭,同一水域水体在12日出现颜色变化,呈现一片紫粉色,引起公众高度关注。本地水域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水体变色事件。这些年,新加坡到底还有哪些水域曾变过色,让zaobao.sg为你一一梳理。

2021年1月:圣淘沙升涛湾南部水道变粉红色

pink2_1_Small.jpg
圣淘沙升涛湾南部水道在本月12日出现颜色变化,呈现一片紫粉色。(取自面簿)

针对本周的这起最新水体变色事件,国家环境局发言人受访时指出,没任何迹象显示是工业或海洋污染影响该水域,而同一时间段内,本地其他公共海滩也未出现类似情况。“目前环境局与国家公园局共同协助升涛湾管理有限公司调查死鱼及水体变色的原因。”

《海峡时报》引述新加坡国立大学属下热带海洋生物研究院(Tropical Marine Science Institute)专家解释,指水色变化的现象是海藻蔓生(algae bloom)所致。过去几周,新加坡许多时候有滂沱大雨,光照条件下滑,促使海藻增长,影响水质,也间接导致多鱼身亡。

本月9日起,国家环境局已从该水域提取多份圣淘沙升涛湾南部水道的水样本,待分析结果揭晓。

2015年11月:滨海湾中央岬水域变“草场”

al1_Small.jpg
滨海湾中央岬(The Promontory)附近的滨海湾水域就出现“绿潮”(图/海峡)

本周的事情或许会令一些公众想起“赤潮”或“红潮”(red tide)这个现象。其实,不同品种的藻类可导致水面变成红色、绿色或其他颜色。2015年11月中,市中心滨海湾中央岬(The Promontory)附近水域就曾出现“绿潮”,当时就被一些网民指像足一片“草场”。

ping_mu_jie_tu_2021-01-15_164212_Small.jpg
2015年,滨海湾中央岬附近水域因藻类蔓生变色,有本地网民指绿潮看似一片草地。(面簿截屏)

除了滨海湾中央岬附近水域,克兰芝蓄水池(Kranji Reservoir)也曾在2016年8月及2017年10月出现过“绿潮”,而部分新加坡水道也在2017年10月头受“绿潮”影响。据当时报道,有受访读者称,当时的河水散发臭味。

my_post_8_Small.png
部分新加坡水道于2017年10月初受“绿潮”影响。(图/海峡)

2015年7月:裕廊西沟渠一片血红触目惊心

sm.htred_.27072015_61737_pm_1_Small.jpg
2015年7月,裕廊西62街第601座组屋楼下的排水沟变得一片血红。(图/新报)

2015年7月,《联合早报》曾报道过裕廊西一处排水沟水体变红的事件。公用事业局当时发表文告说,排水沟很可能因有机溶剂和染料流入,水体才会被染红。

当年,有居民看到排水沟变色后,把当时的情况拍下:

Red water flow at Jurong West St 62 canal. Don't know what had happened.

Posted by Salleh Ahmad on Saturday, July 25, 2015

2002年9月和2014年5月:多处水沟摇身成“蓝色多瑙河”

3d8838da_Small.jpg
2002年9月,实乞纳大水沟从景万岸地铁站直通东海岸河口的水面,有两公里长的水面被染成宝蓝色。(图/新明)

2014年5月,《联合晚报》曾报道碧山的民昌坡、高华弄和高华大道等道路附近的水沟,水体呈现奶蓝与碧蓝色的事件。国家环境局当年调查后表示,怀疑有人将蓝色染料倒入水沟里,河水经检测发现没毒。

更早之前,《新明日报》曾在2002年9月报道过实乞纳大水沟变宝蓝色的事件。当年,从景万岸地铁站直通东海岸河口的水沟水面,曾出现两公里长的“蓝色多瑙河”,蔚为奇观。

当时有公众怀疑,海上大船倾倒染料或废水,涌进实乞纳大水沟,造成河水变蓝。不过,国家环境局调查后表示,怀疑是有人将蓝色染料倒入水沟里,河水经检测也发现没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