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暂停与德马韩 互惠绿色通道安排

我国早前与七个国家开辟互惠绿色通道,允许公务和商务人员往来。(档案照片)
我国早前与七个国家开辟互惠绿色通道,允许公务和商务人员往来。(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我国外交部昨早发表声明指出,从明天午夜12时01分起,将暂停与马来西亚、韩国和德国的互惠绿色通道安排,为期三个月,政府将在暂停期限尾声重新评估这些安排。

鉴于全球冠病疫情回弹,从明天午夜12时01分起,新加坡将暂停与马来西亚、韩国和德国的互惠绿色通道安排,为期三个月。

我国外交部昨早发表声明指出,政府将在暂停期限尾声重新评估这些绿色通道安排。已获准在这些互惠绿色通道下进入我国的旅客,可继续入境。

我国将继续关注全球情况,因应局势调整边境措施,以减低病毒从境外输入和流入社区的风险。

我国与马国及韩国的互惠绿色通道于去年8月和9月开放申请。德国是首个与我国开通互惠绿色通道的欧洲国家,两国于去年10月达成共识。

根据安排,旅客在启程前和抵境时都必须接受冠病检测。旅客可查询SafeTravel网站了解最新边境措施。

我国早前与七个国家开辟互惠绿色通道,允许公务和商务人员往来。

其中,与日本和印度尼西亚的互惠绿色通道已因当地实行相关入境禁令而暂停。计划从这两个国家来新的旅客也暂时不能透过绿色通道申请入境。

与文莱及中国安排不受影响

除了马国、韩国和德国,其余两个与文莱和指定中国大陆省市(上海、天津、重庆、江苏、浙江和广东)的绿色通道安排目前不受影响。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受访时说,互惠绿色通道带来了商务便利,却也是病毒突破防线的窗口。“我认为这能有效降低病毒从境外输入的风险,任何开放的渠道都会带来出现新病例的风险。”

我国近日接连出现受B.1.1.7变种病毒感染的病例,日前更有三人是在社区受感染,他们都曾在同一天到过星耀樟宜或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

源自英国的B.1.1.7变种病毒传播力更强。临床微生物学与传染病学亚太学会会长淡马亚教授指出,这些病例最有可能是从境外输入病例身上感染变种病毒,因此政府收紧边境措施的最新举措,是“从更广泛的层面认可互惠绿色通道安排的不足之处”。

至于三个月的暂停期限,梁浩楠说,目前其他国家的寒冷天气有利于病毒生存,进入5月份就会比较暖和,北半球国家能更好地对抗病毒。“鉴于马国和韩国目前还没开始接种疫苗,若届时当地疫情仍未受到妥善控制,我国还可考虑延长这个期限。”

截至上个月26日,约有2500人通过互惠绿色通道入境我国,当中有两名来自日本的旅客在接受抵境检测时确诊染病。

卫生部长颜金勇本月初在国会以书面答复盛港集选区议员何廷儒的询问时也透露,通过七个绿色通道入境的人当中,约835人从马国、文莱和印尼入境,另有1640人来自中国、韩国和日本,15人来自德国。

新马两国除了互惠绿色通道,去年8月也同时启动周期性通勤安排,让在对岸连续工作至少90天的长期证件持有者回国度假,然后再跨境工作至少90天。这项安排本月初扩大至马来西亚籍的新加坡永久居民。

据《当今大马》报道,柔佛新山士都兰区州议员曾笳恩和再也州议员廖彩彤昨天表示,担心若马国疫情持续加剧,这项通勤安排也会暂停,甚至重演去年边境全面关闭的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