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金融业青年 转当小贩卖椰浆饭

黄灵赐(左)和吴锦瀚在去年8月正式当起小贩卖椰浆饭。 (李健玮摄)
黄灵赐(左)和吴锦瀚在去年8月正式当起小贩卖椰浆饭。 (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让默默耕耘的小贩及许多每天到小贩中心解决三餐的国人振奋不已。

《联合晚报》先后推出两个系列的《小贩周记》,深入发掘及报道小贩中心特色,向读者介绍超过60档既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档口。

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第三系列的《小贩周记》新鲜登场,请小贩畅谈他们手艺如何传承创新,以及他们对创业守业的坚持。
 

从金融领域转战小贩行业,两名年轻人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标下厦门街熟食中心摊位,正式进军小贩中心,创业卖“Spice & Rice”椰浆饭。

两个同在银行业工作的好朋友黄灵赐(31岁)和吴锦瀚(35岁)在去年3月,看准冠病期间小贩中心的摊位标价会受影响,于是大胆尝试竞标厦门街熟食中心的摊位。

黄灵赐受访时说:“其实我们在一年多前就想要自己创业,对年轻小贩来说,摊位的地点和租金是关键因素。由于我们都在中央商业区上班,所以对这个小贩中心很熟悉。”

两人选中的档口位于熟食中心一楼,根据国家环境局的网站记录,此档口的上一手摊主月租标价是约4000元,那是在冠病暴发之前的价格,而两人在去年3月得标的租金明显低了许多。

黄灵赐受访时表示不便透露租金,只说:“租金明显减少,这有助我们在创业的起步阶段减少成本负担。”

20210117_76683102_20210117qu6a4763e_Medium.jpg
炸鸡椰浆饭是“Spice & Rice”的招牌菜。 (李健玮摄)

他们从去年8月开始经营,味道传统又精致的椰浆饭大受好评,从一开始朋友们前来支持,接着在口语相传下渐渐打出口碑,不少顾客尝试后都回来再光顾。

黄灵赐说:“当看到有回头客时真的很开心,那是对我们的一种肯定。”

随着顾客数量增加,两人发现档口储藏空间不足是小贩生意的一大挑战。此外,厦门街熟食中心的顾客群主要是靠午餐时段,晚上只剩几档煮炒摊位继续营业,人潮不如下午。

他说:“我们发现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的地点好,晚上又有顾客,所以在去年12月尝试竞标,结果成功以更低的价格标到一个摊位。”

新档口解决了存放货物的难题,两人也打算在农历新年之后,中午在厦门街熟食中心卖椰浆饭,晚上到牛车水大厦熟食中心卖印度煎饼,进一步发展他们的小贩事业。

用社交媒体打开知名度

用社交媒体打开知名度,接下来计划搞促销吸引更多在市区工作的顾客。

黄灵赐指出,档口的市场营销主要是靠社交媒体如面簿和Instagram推广,年轻顾客前来用餐时也会帮忙“打卡”。然而几个月下来,两人发现一个现象,那就是这个小贩中心的熟客市场比想象中更难开拓。

“在这里工作的人前来吃午餐前,其实都已经知道要吃什么了,不会随便尝试其他新食物。我们打算接下来搞一些促销,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尝试我们的食物。”

从银行走到小贩中心,黄灵赐说,自己很能够适应这个身份和职业的转变,不管未来的发展会有多大成果,这行业带来的挑战和满足感,将为他的人生旅程增添不一样的体验和色彩。

20210117_56272288_20210117qu6a4875e_Medium.jpg
两人用心准备每一盒椰浆饭,希望获得顾客喜爱。(李健玮摄)

用外婆参峇秘方 古早结合创新

用外婆留下的参峇秘方,研发创新与古早味结合的小贩美食。

黄灵赐指出,外婆的参峇酱(Sambal)是他从小吃到大的熟悉味道,在外面很难吃到同样的味道。

他说:“外婆把参峇的做法传给我妈妈,妈妈传给我,我就想把这传统的味道推介给更多人吃。”

虽然在味道上追求传统的古早味,但两人在椰浆饭的制作和搭配上却勇于尝试,两人花了接近一年的时间,到本地各著名椰浆饭档试吃,并进行各种尝试,总算创造出结合古早味和创新元素的椰浆饭。

“我们的其中一个不同之处是选用印度米,因为煮出来的效果很好,跟参峇及其他配料也很搭。”

新加坡小贩文化申遗成功,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让默默耕耘的小贩及许多每天到小贩中心解决三餐的国人振奋不已。《联合晚报》2019年1月到8月,以及2019年11月至2020年9月,先后推出两个系列的《小贩周记》,深入发掘报道小贩中心特色,向读者介绍超过60档既好吃又有故事的小贩档口。由于读者和小贩反应热烈、欲罢不能,《联合晚报》采访团队“接二连三”,从2020年12月起的每周二,推出第三系列的《小贩周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