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反对党议员也支持 国会通过紧急法案限用防疫追踪数据

维文昨天在国会指出,他相信所有新加坡人以及全体国会议员都能认同,快速与有效的病例追踪是我国应对冠病的关键。图为盛港勘宝坊商场入口,访客以“合力追踪”登记入场。(唐家鸿摄)
维文昨天在国会指出,他相信所有新加坡人以及全体国会议员都能认同,快速与有效的病例追踪是我国应对冠病的关键。图为盛港勘宝坊商场入口,访客以“合力追踪”登记入场。(唐家鸿摄)

字体大小:

主管智慧国计划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国会辩论法案时坦承,政府较早前没有阐明警方可通过刑事诉讼法索取“合力追踪”用户数据是错的。他表明愿为这项沟通上的疏忽承担全责,并对造成民众恐慌与焦虑深表遗憾。

国会昨天在大多数反对党议员也支持的情况下,通过一项紧急法案,限定冠病防疫追踪数据只能用来调查严重罪案。这是要在确保警方有效执法与保障公共安全,以及保护公众个人隐私之间,求取平衡。

主管智慧国计划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国会辩论冠病(临时援助措施)(修正)法案时坦承,政府较早前没有阐明警方可通过刑事诉讼法索取“合力追踪”(TraceTogether)用户数据是错的。

他表明愿为这项沟通上的疏忽承担全责,并对造成民众恐慌与焦虑深表遗憾。

法案将对政府上个月在国会针对合力追踪数据权限做出的口头承诺,构成约束力,确保警方只有在调查包括恐怖主义、谋杀、绑架和贩毒在内的七种严重罪行时,才能申请使用数据。

昨天通过的法案也进一步涵盖在全国各个地点已推行的SafeEntry访客登记系统数据,及部分行业工作人员使用的“蓝色通行证”(Blue Pass)数据。

维文重申,合力追踪能否发挥效力取决于民众的信任,他会坚持透明地向民众交代过失,即便这让政府处境尴尬,或须付出政治代价。

他在吁请大家支持合力追踪的使用时说:“大家大可因为我的失误感到生气、失望,但千万不要因此放弃这个追踪系统可给予您与家人的保护。”

“我们这么紧急地通过这项法案,也为消除新加坡人的任何疑虑,说服大家数据将获得完善保护,只有在适当时才会使用。这样我们就能专注于继续抗疫。”

在所有18名参与法案二读辩论的议员中,唯独代表新加坡前进党的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反对修订。

反对党领袖、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阐述了该党支持法案的立场。他指出,紧急通过的法案将显著缩小警方在刑事诉讼法下使用数据的权限,可更好地保护国人的隐私权。

维文特别感谢工人党没把冠病应对政治化。“这不像在其他国家,单是戴不戴口罩都能是一种政治表态,足以形成分歧。”

他在回应梁文辉时则提醒,反对党不该随意将合力追踪的使用错误定义为“两难局面”(dichotomy),因为政府维护警方办事权限,不一定与个人保护隐私对立,两者之间可以取得平衡。

“不论白天黑夜,人民能安心和安全地在街上行走,因为大家非常信任警方为了保护公共利益,会在法律权限内尽一切努力掌握所有信息,防止罪案发生或破案。”

目前有逾八成国人参与的合力追踪,以及其他追踪科技,可让追踪冠病病患接触者的时间从四天减少至一天半。维文相信所有新加坡人都能认同,快速与有效的病例追踪是我国应对冠病的关键。他也形容自己是“科技乐观主义者”(techno-optimist),追踪技术取得的突破让他兴奋,导致之前沟通上出现盲点。

维文也交代他从去年10月底发现警方有权使用合力追踪数据后采取的行动,并回应议员针对数据使用的提问。

他也接受宏茂桥集选区议员娜蒂雅的建议,承诺政府将定期公开有关合力追踪数据使用的报告。

国会已经休会,并将在本月16日复会,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及财政部长王瑞杰到时将发表新财政年的政府财政预算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