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健伦吕丽芳: 隔空教儿上网课挑战大

字体大小: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小时候不甚体会、不当回事,长大后却感受至深。

各国应对冠病疫情的封锁措施阻断了许多游子的归家路。回家团圆,成了他们在辛丑牛年这个特殊的农历新年里,最朴实又奢侈的愿望。华文媒体集团旗下zaobao.sg、《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以及两家电台UFM100.3和96.3好FM,与马来西亚《星洲日报》联手举办“好想回家过个年”活动,邀请与亲人分隔两地的读者分享他们对亲人的思念。

三位读者凭着感人思乡情获选,得以将春节“爱心礼包”直接递送给马来西亚的亲人,而亲人也能同时把他们的爱心包裹寄送来新加坡,礼物交换全程由两家新闻室协助达成。我们也通过采访,了解这三位游子过去一年的经历与哀思。

许健伦吕丽芳: 隔空教儿上网课挑战大

一道长堤分隔两岸,父母在这头,孩子却在那头。

对于来自马来西亚的夫妻许健伦(39岁,工程师)和吕丽芳(35岁,销售执行员)来说,过去的一年是不幸的。因为疫情,他们无法定期回槟城和两个七岁与三岁大的儿子团聚;吕丽芳的父亲期间因病过世,她也无法回国奔丧,陪他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但对两人而言,他们也还算幸运的是,因为吕丽芳的母亲可帮忙照顾孩子,让夫妻俩能全力在本地拼事业。每天一早上班前和晚上回家后都与孩子视频通话,看着屏幕,夫妻俩见证了从不怎么会说话的小儿子,变成伶牙俐齿的顽皮“小瓜”。

隔空教在槟城读小学一年级的大儿子上网络课程,成了夫妻疫情期间最大的挑战之一。吕丽芳说:“当地学校不开,改成在家学习。但老人家不懂网络,孩子从小也少接触科技产品,我们要从零教起。不能面对面接触更增加难度,只能通话时各准备两台手机,一台用来视频,一台用来展示如何输入符号、下载应用和网上交作业,很不容易。”

入选“好想回家过个年”活动后,夫妻俩送出的其中一份礼物,是一台新手机,替换吕丽芳母亲仍在用的旧机,使两地连线更顺畅。另一份礼物,则是乐高玩具。许健伦说:“拼乐高是我的爱好,也是我和孩子的亲子活动。”

两个孩子自出生就一直生活在槟城,与新加坡相距700多公里。许健伦和吕丽芳过去每月至少一次乘坐飞机回家看孩子。

吕丽芳分享道:“星期五放工后乘最早的班机出发,星期日搭深夜最晚的班机回新加坡,睡个觉又开始一周的工作。累是累,但不希望错过和孩子一起的每一分钟,也不想错失他们成长的每一个重要时刻。如果我们提前几个月看到特价机票,还会连续几个周末回去。”

算了算,这些年光是花在机票上的费用,至少有五位数。

为抗击冠病疫情,马来西亚去年3月18日实施第一轮行动管制令,也断了夫妻俩每月回家的念头。

随后我国开始病毒阻断措施,吕丽芳一度有了辞职回家的冲动。“我接受不了和孩子这么多个月的分离。但冷静下来后,想想孩子还小,我得做工养家,还是忍了下来。”

采访最后,吕丽芳许下了她的新年愿望。“过去的一年我错过陪伴亲人的离去,孩子的成长,有很多遗憾。我的新年愿望是疫情快快过去,游子尽早和家人团聚。相信这个愿望不只属于我,也代表了很多人的心声。”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