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码大使及家人鼓励 七旬摊贩学用手机 开通摊位电子付款

75岁的邓伈涞(右)和姐姐邓细妹在亚逸拉惹巴刹经营蔬菜摊位40多年,她去年学习使用手机后,也为摊位开通电子付费选项,下来希望通过翻译应用,学习简单英语同外国顾客沟通。(饶进礼摄)
75岁的邓伈涞(右)和姐姐邓细妹在亚逸拉惹巴刹经营蔬菜摊位40多年,她去年学习使用手机后,也为摊位开通电子付费选项,下来希望通过翻译应用,学习简单英语同外国顾客沟通。(饶进礼摄)

字体大小:

75岁的邓伈涞从未用过手机,但在女儿和数码大使的鼓励下,从拨打电话和发短信等一步一步地学习使用智能手机,并在短短三个月内为她的蔬菜摊位开通电子付费选项。

邓伈涞和姐姐一同在亚逸拉惹巴刹经营蔬菜摊位40多年,一向不谙使用数码科技的她,主要的沟通工具就是住家和店里的电话座机。

她受访时说:“我之前总觉得这些数码工具很复杂,担心有了手机后会忘记放在哪里,所以就干脆完全不用。”

不过,随着政府大力推动摊贩数码转型,并出动数码大使走遍全岛小贩中心,积极鼓励摊贩开通电子付款选项,邓伈涞也开始尝试。

有两名数码大使去年8月到访她的摊位,并很热心地向她讲解电子付款的好处,经过他们约一个月的力推之下,她渐渐心动。

“我姐姐已经80岁,记忆力较不好,所以只能由我去学。当时觉得尝试新的东西,不论能否学会,都有一定的好处。”

邓伈涞因此主动要求女儿为她购买一台智能手机,让女儿很开心,马上带她去选购。“我一开始都不敢乱碰手机,担心不小心按错就需还钱,幸好女儿一直鼓励我放心去用,我才比较有信心。”

她每周一次也会到民众俱乐部接受一对一指导,学习各种智能手机的功能,例如使用WhatsApp平台和通过“合力追踪”应用等。

她也很感激数码大使的持续教导,包括鼓励她用手机拍下摊位售卖的各种蔬菜和家中煮的菜肴后,用WhatsApp发送给他们,让她有机会在日常生活中多用这些技能。

经过约三个月的学习,邓伈涞去年底顺利开通了蔬菜摊位的SGQR码,方便顾客扫码付款,自己也能通过NETSBiz应用查询交易记录。

她说,如今发现电子付款相当好用,之前顾客若忘记带现金,她都会让他们先欠账,日后再还,但现在顾客能立即扫码付款,非常方便。

“现在一个星期能有五六个电子付款交易,我也发现其实很多顾客都会用,他们习惯后都比较喜欢这个付款方式。”

由于邓伈涞对手机和电子付款还不太熟悉,使用起来比较缓慢,但顾客都能理解,甚至有顾客告诉她可以慢慢检查,如果没有过账,他会特地回到摊位再付一次,令她很欣慰。她说:“起初我觉得自己这把年纪才来学数码,别人会笑我,不过既然决定尝试,就要慢慢学到会为止。”

邓伈涞下来希望能通过翻译应用,学习简单英语来与外国顾客沟通。

“我有来自日本和菲律宾的顾客,之前我们总是得比手画脚,才知道他们想买什么,以后希望能多学习一些英语,方便做生意。”

小贩联合会主席盼借科技带动生意

小时候得经常到父亲摊位帮忙的记忆,曾让许崇裕(62岁)发誓不当小贩,但他如今不仅当了40多年的小贩,更是努力推动小贩数码化的小贩联合会主席。

许崇裕自1980年代从美世界迁至金文泰三道第448座小贩中心,经营“雪山”炸香蕉和炒粿条摊位。

金文泰中心巴刹小贩联合会主席许崇裕(中)和理事们黄宝兴(左起)、張福辉、许振西,以及黄雄遊齐力鼓励摊贩采用电子付款,以此带动小贩中心的生意。 (庄耿闻摄)

他透露,自己懂事以来,除了上学,其余时间都在父母的摊位帮忙,让他相当反感,因此他中三时就发誓不会当小贩。他服完兵役后曾尝试打工,却无法习惯办公生活,才决定当回熟悉的小贩。

许崇裕忆述,星网电子付款公司(NETS)2014年到小贩中心推广电子付款时,他是首几个愿意尝试数码化的摊贩。

该小贩中心最初只有约18个摊位采纳电子付款,但不少摊位因反应不佳而陆续退出,直到政府去年开始加大推广小贩数码化的力度,让身为金文泰中心巴刹小贩联合会主席的他也决定为此尽一分力。

“我把小贩中心数码化当成一个挑战,希望鼓励越多摊贩采用电子付款越好,从而打响小贩中心知名度,带动生意。”

这个计划也获得小贩联合会理事们的支持,他们会趁小贩中心例常清洗的空档,为摊贩们举办有关开通电子付费选项的工作坊。许崇裕也担任小贩中心的“数码热线”,摊贩只要有问题都能询问他。

数码小贴士:如果遇到数码难题,可到哪里求助?

  1. 到附近的新加坡数码转型社区援助站,有提供一对一指导,这些援助站一般设在民众俱乐部或公共图书馆
  2. 报名参加资媒局举办的学习之旅,学习使用手机和扫码付款
  3. 通过Zoom视讯会议参加线上数码诊所的一对一指导课
  4. 询问数码大使

【本文由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呈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